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强盗的婚礼 > 默认章节 > 第二章 一千零一夜
第二章 一千零一夜



更新日期:2011-04-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个故事,已经是第13次讲给阿勇听了。

       阿勇会象刀一样把我拥在怀里,怀中同样的温暖如春,在我讲到动情的时候,他会紧紧地箍住我,生怕我冷了似的。

       阿勇会哄我入睡,轻吻我的额,他甚至和刀一样抱着我入眠,但从没有动过我。

       他说他只是喜欢听我讲故事,仅此而已,我太丑了,他看不上。
       那个寒风满街的晚上,当我想从楼顶上往下跳的时候,阿勇救了我。

        我甚至都没有想过,那么晚的时间,那么冷的天气,阿勇跑到那个对他来说陌生的楼顶去做什么。
        阿勇不要我对他好。每次我帮他扣扣子,想帮他换洗衣服的时候,他会象兔子一样弹得远远的叫我别碰他。
         阿勇不象刀。他会不定时地冒出来,有时候就是大白天的,也会把我拖到床上,搂着我,要我讲故事给他听。开始的时候,他很认真地听着,时不时还问我几个问题,到了后来,都是没讲到分手的那段他就睡了,好象很困很困,好几天没有踏实睡过的样子。阿勇睡着的时候身体常常抽搐,象是经历着什么可怕的事情,于是睡得时候他总是将我搂得紧紧的。开始的时候,我稍微动一下就能把他惊醒,到了后来,我叫他起来吃饭他都懒得搭理。
          我不知道阿勇是什么人,也不知道他和我是什么关系,就这么一直在一起,象一千零一夜里的女郎,每天都给他讲着我的故事,我的书。而他,除了时不时给我送来生活用的钱和物品,就只是搂我入怀睡觉而已。他不要我做他的女人,却又要养着我,宠着我,一直到阿信的出现。

那天早上,阿勇突然闯进我的房间把我从被窝里拉了出来,“走,跟我去买衣服。”
  我睁着惺忪的睡眼机械地穿衣服,洗脸,刷牙,然后被他拉着出门。
  街上,阿勇生硬地把我的手放进他的臂弯里,我顺从了,并把脸贴在了他的胳膊上。透过路边橱窗的玻璃,我看到阿勇一脸狡黠的笑。
  我们买了很多东西,阿勇看起来特别精神,给我买完给他自己也挑了好几件。最后,当穿着灰蓝条纹和配着粉色衬衣的他出现在穿衣镜上的时候,我真的都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了。第一次发现阿勇有着这么修颀的身材,如此笔挺的腰板,微黑的皮肤衬出朗星一样的眼睛和雪白的牙齿,一频一笑之间额前的头发有节奏地上下拨动着....阿勇对着失神的我做了一个刮鼻子的姿势,我才如梦方醒。
  “老板,就这套了,把我的旧衣服打包吧。冷颜,你想什么呢?”
  “没什么,...呵呵,我们走吧。”
   一对情侣在家人的陪同下径直走向离我们不远的婚纱店,我的目光立刻就被那里的各种婚纱吸引了。阿勇拉着我的手,侧身对我说“去看看吧。”
   我惊叹地摸着外面模特身上的一低胸蕾丝花边的婚纱羡慕不已,好美。阿勇看我迷恋的样子,叫来营业员说,“把这个打包。”
   那营业员一错愕,恭敬地对我们说,“这件婚纱总共下来是一万八千八百八十八块,请先生结完帐再给您打包吧。”
   我说,“其实我一点也不喜欢这种款式,露得太多了,走吧。”然后不由分说拉着阿勇离开了。
   我知道,阿勇的身上没那么多钱。但他这样子,我真的很开心,很满足。一种叫幸福的东西从阿勇的手指间传进了我心里,让我拖着它漫无目的地跑了很久,很久....
   天黑了,杭州城里华灯初上,四处都明晃晃的,我们吃完饭,不知不觉又转到了那家婚纱店,此时那个模特儿身上的婚纱显得更加迷人,我忍不住隔着玻璃又多看了几眼。
   “别看了,你不是不喜欢吗?”阿勇带一点调侃的味道对我说。
   “你不觉得很漂亮吗?”我的目光还是舍不得离开那件婚纱。
   “切,算了啊,人长得丑,穿多好看的衣服也一样是丑的。”阿勇昂着头向前直走。
   自尊心受到强烈的打击,我使劲甩开阿勇的手,几乎是咆哮着对他说:“你就长得很好看了?长得不好就不能穿婚纱了?我不仅要穿婚纱,还要刻着我的名字的钻戒呢。我知道你口袋里没钱了才说不喜欢的,你了不起是吧?告诉你,现在你就是买来放在我床上我也不希罕!”
   泪水,就在那一刻不争气地流了下来。我知道阿勇一定在那里楞着看我,硬起心肠向家的方向跑去。
   家,如果那里还算是我的家。我需要一个地方,埋葬的我悲哀,埋葬那些男人可恶的字眼。
   我把自己埋在了被窝里,蜷缩成一团,冷极了的样子。刀,我恨你,我恨你们!你们说那些话的时候可知道,我的心在流血!你们可知道被自己最爱的人嫌弃是种什么样的滋味?玩弄一个爱你的人会让你们很开心吗?很得意是不是?我不是你们的洋娃娃!不要你们玩!
   窗外突然飞进来一只黑色塑料袋,随后一个人从外面翻了进房间,粗暴地把我从被窝里拉出来。“为什么不开门?”
   我倔强地拧过脸不看阿勇,可他的劲太大了,把我的手反拧了过来,我痛极了,就用另一手抓他。就听阿勇突然一声惨叫。这才发现,他的手受伤了。
   “你怎么了?”我带着哭腔问他。
   “楞着干嘛?快找绷带给我包扎啊。没见过你这么笨的。”阿勇没声好气地。
   “哦。”我急急忙忙找到绷带和药水,流着眼泪给他包扎,伤口象是被玻璃划破的,一道道的,很深,让人看着就心痛。
   包扎完了后,阿勇坐在床上,把那黑色塑料袋冲我扔了过来。袋口露出雪白的一角,是婚纱!
   看着我惊愕的眼神,阿勇笑了:“穿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