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社会|历史 > 楼兰迷城 > 第一卷:诅咒 > 第一章:血色玉佩
第一章:血色玉佩



更新日期:2014-01-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道光二十年九月,荒无人烟的沙漠中,有三个男子正牵着骆驼行走在大漠之中,骆驼似乎是有些累了,便停下来歇脚,这三个男子也止住了脚步,朝着地上盘腿而坐。

    “老刘头,你个怂东西。我们跟你走了这好几个月了,还没见上宝贝,你那消息准不准呐!”一个身着青衫的青年朝着一旁一个相貌约有四十来岁的男子问道。

    但见那男子微微一笑,说道:“庞公子急什么呀!我老刘头哪次是让你空手而归呐?”

    “对,对,庞兄弟啊!老刘头这贼东西也不知从哪弄来这些藏宝图,每次咱们去准有好货。”只见一个大汉将辫子往脖子上一缠啃着干粮说道。

    这时只见那身着青衫的庞公子向老刘头靠近了几分。

    “老刘头,你干支锅有多少年啦?”

    “嗯,这个,我祖上代代为官,从顺治爷年间开始干支锅,时间也不算长。我只是打小就跟族中的长辈在土中钻,现在我是单干。”

    只见那个大汉喝了口水哈哈笑道:“这大漠可大着呢,老刘头,咱们这次是在哪块支锅啊?非得跑到这鸟都不拉屎的地方来。”

    此时的老刘头也拿过一张饼吃着,一听大汉这样问,老刘头咽下了口中的食物,缓了半天才说道:

    五月天山雪,无花只有寒。

    笛中闻折柳,春色未曾看。

    晓战随金鼓,宵眠抱玉鞍。

    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

    “老刘头,你他娘的卖什么关子。”只见那大汉不耐烦的说道。

    此时只见那庞公子猛地站起,“愿将腰下剑,直为斩楼兰。直为斩楼兰,楼兰,莫非我们此次前去的便是那曾经名胜一时的楼兰?”

    老刘头微微点了点头,“没错,正是楼兰。”

    “楼兰,楼兰国不是已经消亡了么?据说曾经在一夜之间全部消失了啊!”大汉一脸的诧异。

    老刘头哈哈一笑,“你们朝那里看。”

    顺着老刘头手指过的地方看去,两人眼中只是一片土堆而已。

    “难道就在这里?”大汉似乎有些不信。

    “没错,就是这里,我们已经到了。今天在这里干,收获肯定不少哇!”

    转眼便到了晚上,这一晚的月色很亮,空气中吹过几丝凉爽的风。

    “二位,抄家伙吧!”

    此时老刘头一脸的凝重之色,朝着两人说道。

    老刘头拿着锄头在地上点来点去。

    “朝这里挖。”

    三人的挖掘工具在老刘头的手指方向挖着,突然,只听咣当一声脆响,似乎是碰到了什么坚硬之物。

    老刘头缓缓蹲下了身子拨开了两旁的沙土,一个圆形的石状物映入三人眼中,此时三人的眼中均露出了喜色。

    “行啊,老刘头,今晚可发大财了。”只见那大汉举着火把哈哈一下道。

    石块很重,三人费了好大的力气才把石块挪开,只见下面一个圆洞直通地下,三人相互看了看。

    “我先下去,你们随后跟来。”

    老刘头把手中的火把给了那庞公子说道。

    只见这墓室中在主室两边各有一盏长明灯,墙壁各处都镶嵌着大小不一的夜明珠,一条长长的地毯直接通到了中间的棺木旁边。

    三人的眼睛已经直了,在这墓室的墙壁上全是壁画,且壁画上的美女栩栩如生。

    老刘头举着火把仔细看了看四周,这墓中除了棺材和那些壁画以及夜明珠别无他物。

    顺着地毯一直走向了棺材,映入三人眼中的是一口纯金打造的棺木,而这棺上的盖子却是透明的白玉雕成,里面躺着一个身着官服的青年男子,在这口白玉棺盖上,一片血红色的玉佩极是惹眼。

    “乖乖,这里面埋得是谁呀?”那庞公子看了看棺中之人大惊道。

    老刘头伸手就去拿那块玉佩,可是却拿不下来。

    “老十,匕首给我。”

    那大汉从怀中摸出一把匕首递给老刘头,顺着玉佩的边缘,老刘头小心翼翼的撬着,只听一声脆响,血色玉佩弹了出来打在匕首上发出悦耳的声音。

    只见这玉佩通体血色,里面似乎有液体正在流动一样。那大汉与庞公子一使劲掀开了这白玉棺盖,只见里面的人似乎刚睡着一样,在其身边有无数的宝石翡翠,两人张开袋子就往里装,只听一声怪响,那棺中的尸体猛地睁开眼睛。老刘头大叫一声不好,三人便向外奔去。

    眼见就到了洞口,只见一道石门“咚”的一声落了下来,把跑在后面的庞公子与大汉和老刘头隔在了两处,只听里面几声惨叫便没了声息,从那石门缝隙处渗出一片片鲜血,老刘头只感觉脑中一片空白,便倒在了地上,不省人事

    (注:文中“支锅”一词指代盗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