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四十八章 风云起
第四十八章 风云起



更新日期:2014-05-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自然会保护好她,不过这与你无关。”那人看着渊祭的眼神几分怜悯,“渊祭,既然你明知道她不会属于你,为什么还要这样纠缠?难道一定要等到她站在你面前明明白白地告诉你,她不爱你?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难道会杀了她吗?”
“你做好你自己该做的事情就够了,”渊祭琥珀色的瞳孔一颤,“你最好不要动什么非分之想,否则,代价就是千万倍。”
那人最好看了渊祭一眼,说:“渊祭,你真可怜。”
第一次没有多说什么,让那人直接离开。渊祭俊美如九天之神的眉眼皱起来,近乎僵硬地缓缓蹲下身,喉咙里发出受伤的小兽一样嘶哑的难过的声音。“祁瑾……”
 
处理完政事,北冥傲月有些疲倦的靠在王椅上,“你可以出来了。”
祁瑾从屏风后走出,“当这个北皇,很累吧。”
“更多的是身不由己。”
“再身不由己,也不该伤害一直相信你的人。”
北冥傲月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你要的已经做到了,接下来你想做什么?”
“向四国公布冥世的存在,让所有人知道他们最大的威胁,渊祭。”
北冥傲月点头答应,语气中不无感慨,“祁瑾,你终于也学会了伤害别人了。”
“我和你不一样,”祁瑾看着北冥傲月,眼底一片清明。“渊祭是杀不死的,所以我才会行此举。”
“但是,不是因为谁强大就活该承受得多。”
“我知道我自己在做什么。”说完,祁瑾又走回了屏风中。她没有那么大的能力可以保全所有人,既然注定要辜负一些人,索性就只能把伤害降到最低。可是,很多年以后,祁瑾为了现在做的这个决定后悔不已,她忘了,渊祭再强大,也是人,不是神。人的心,总是会冷的。
 
“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没给我查到从离开那日丫头去了哪家客栈睡了哪张床吃了什么用了哪个盘子就不要见我。”凤楼澈斜倚在狐狸皮椅子上,手拍的桌子随时有碎掉的危险。
怎么就会这样,好端端的一个人,一下子就像人间蒸发了一样。药被人先夺了去,眼下祁醉性命垂危被人带回了他的溯世,离魅和红绫也受了不轻的伤暂时留在这里养伤。该死的几路追兵追杀,活像狗撵兔子一样,慢了半步就再也找不到他的美人丫头了。天知道他东天王凤楼澈还没吃过这种亏,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实在是要气死他了。
拿着一叠子情报的无涯从来没这么头疼过,“王。你必须要回东穹了。”
“找到了美人丫头,我当然就会回去了。”凤楼澈不满地转了个身,那帮蠢货真是日子过的太舒坦了些,还能传出来什么他死了的胡话。这个无涯也是,手里的情报网感情都是吃素的,真是不愿意看见他。“赶快给我查,别站在我眼前,挡光。”
无涯哭笑不得,“王,已经查出来了。祁小姐现在在北冥,皇宫。”
凤楼澈一个翻身,抓着无涯的衣领晃个不停,“丫头怎么会被北冥傲月那个东西抓走!还不赶紧去给我救人,在这碍我的事干嘛!”
“王!”无涯好不容易从凤楼澈的魔爪下逃脱了出来,他们家王的这副脾气是越来越坏了。“祁小姐不是被抓走的,她是自己去见北冥傲月的,是为了利用北冥傲月挑唆四国一起抵制忘川的势力。”
听明白了事情,凤楼澈的脸色才好了半分,“定是丫头找不到我才去找那个北冥傲月的。无影,立刻接丫头来我这。忘川那什么不老不死的老东西我对付不了,这四国的蠢货我还摆弄不了。”
“是。”
东天王凤楼澈是谁?是我行我素杀伐决断的狐狸,自从认识了祁瑾之后接二连三吃了多少明里暗里的亏,冥世也就算了,四国哪能欺负到他头上来。就算是渊祭亲来,就算打不过也总要让他出出血,他凤楼澈哪里有不占便宜只吃亏的事情?!想得美!
一直担心的事有了着落,凤楼澈才安下心来。一把拉过铜镜,心疼的摸着自己有些憔悴的绝世容颜,“啧啧,都怪祁醉。”
一连阴了许久的天总算转晴,日夜跟随在凤楼澈身边的无眠也忍不住长呼了口气。饶是这么多年对着这张喜怒无常的脸也没有这样累过,“王终于有时间关心你的花容月貌了?”
没搭理他,“在水里泡了那么久,又被追了一路,气死我了。”
“王?”这天下都快大乱了。
“救了离魅一命,抢他点药材应该不算亏他的。我真是一个光明磊落的好人。”
“王!”祁瑾这么一折腾,立刻就是天翻地覆啊。
“无眠,去,把我的血燕端过来。”
无眠一下把要说的话噎到了嗓子里,这个王!摇了摇头,什么时候他们家王能离开镜子,才真正是天下大乱了。
 
“主上,您帮帝渊祭……”
“我不是帮他。”笼罩在墨色大裘中的人低了低头,“我只是要得到我要得到的。”
“可是,她并不是我们一定要得到的。”
沉默了很久之后,才传来那人的声音,“一个宝物,总会有一群人争逐,但既然是宝物,就算不是我们一定要的,若是被别人得到了,岂不损我威严。”
“那,您是要利用帝渊祭?”
“是,又怎样?”
“但凭主上吩咐。”
那人似是轻笑了一声,“若是我得不到她,怎么办?”
“主上没有得不到的东西。”
“但是她,毕竟是人,还是一个聪明的人。”
“主上不是说过么。得不到,就毁灭。”
“嗯。”那人又笑了,“我倒是忘了自己说的了。”
又是良久的沉默,久到那两个人都近乎站成了雕像。笼在大裘中的人声音有难以察觉的孤寂,“苍寻,你会支持我的吧。”
“主上知道,无论主上做什么,苍寻必誓死追随。”
他点了点头,不再说话。
想着刚才问过苍寻的话,总觉得忘了问一句什么。摇了摇头,算了,不会的。
他想问苍寻,若是有一天,他不忍心毁了那件得不到的东西,又该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