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四十七章 渊祭的警告
第四十七章 渊祭的警告



更新日期:2014-03-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冥。
几个月过去了,如今的天下危机四伏。忘川大陆,忘川与溯世联手厉兵秣马,却因为两大帝君的不出面暂缓了进攻;浮屠帝君一夜之间消失下落不明,唯有宸陵帝君坐镇一方。再观四国,东穹东天王失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暂由长公主凤清音主持朝政,却也有各地强势诸侯有了反心,本来东穹地势险恶强者芸生,因畏惧东天王凤楼澈才会安分,如今凤楼澈消失许久更有传言凤楼澈已死,这些人也开始不安生了。西海海皇离魅同样失踪下落不明生死未卜,摄政王离湛总揽大权暂闭西海以防外侵。北冥,北皇北冥傲月与战神北冥修月两边对垒,一边是众忠心的皇帝心腹,一边是琼华太后和战神的拥护者,不分上下明争暗斗。唯有南阙最为安静。
然而,就在北冥兄弟僵持不下的时候,琼华太后病倒了。
“查的怎么样了?”
大红色的长裙转过,祁瑾摘下面纱。
“回公主,琼华太后是积劳成疾,加上这两年心情忧郁才导致突然发病病情汹涌,北冥修月已经把琼华太后接到自己府上了。至于北冥傲月,没有任何动作。”
“日夜监视北冥修月王府,一旦发现北冥傲月出宫,立刻告诉我。”
“是。”小石头答应了,嘿嘿一笑,“公主,我们在这红楼呆了几个月了,今晚正好有夜市,我们出去逛逛吧。”
“夜市?”
“是啊。”
“那就晚上见吧。”
祁瑾卸下妆,让小石头和桃花酿离开,疲惫的叹了口气。也许,今晚就会见到故人了。北冥傲月……真是一个尴尬的再见。
 
夜市。
“公、小姐,小姐,你看这个,真有意思。”
“这个好看。”
……
看着难得如此兴高采烈的两个人,祁瑾有点意外,“这些,你们在溯世没见过吗?”
“六年前溯世元气大伤,帝君就禁止了所有庆祝一面铺张浪费。溯世,就像个大坛子,哪像这里这么热闹。”
“那你们好好玩吧,我自己走走。”
“我们要保护小姐安全啊。”
“不必,这里是北冥王城,不会有危险的。你们去吧,我想一个人静一静。”
“是,小姐注意安全。”
看着桃花酿带着小石头被人群淹没,祁瑾拢了拢月牙白的披风,朝另一个方向走去。
“你是什么人!”
“皇上,别来无恙。”
“重华?!”笼罩在一身黑色长袍下的人惊讶,“你回来了?”
“皇上,有事相求,不知道能不能换一个地方说话。”
“跟我来。”
看着熟悉的地方,唯一一次北冥傲月说了实话的地方,祁瑾笑,“皇上带我来这里为什么?”
“我曾经在这里问过你,如果有一天我做了让你伤心的错事,你会原谅我吗。你还没有给我答案。”
“既然皇上知道是错事,为什么明知故犯呢?”
“我以为,你会原谅我。”北冥傲月的声音哑了几分,“重华,你真的不能原谅我吗?”
“皇上,我们还是说正事吧,相信一个月前匿名送给你的那张地图,你是不会忘记的吧。”
北冥傲月明显的一怔,“是你给我的?”
“是的。那就是真正的天下。”祁瑾直视着他,“我是溯世的公主,祁瑾。我这一次,以溯世公主的身份,与你联盟。”
北冥傲月沉默了一会儿,“你为什么确定我会和溯世联盟?”
“一场大战在即,如今只有两个阵营供你选择。一,与我为敌,二,与我联盟。如果是我们输,天下势必在忘川掌握之中。如果是我们赢,彼此制约牵制,百利而无害。除非,你有什么本事能和渊祭平起平坐。”
“看来,这套说辞,你是早想好了。”
“这么通俗易懂的事情,我还不至于想太久。”
点头,北冥傲月笑了,“你知道,我不会与你为敌的。”
“会不会与我为敌,我不知道。但是,皇上的野心,我是再清楚不过了。”
“重华。”北冥傲月皱眉,“你相信我,就算我动越家,从来没想过伤害你。越尚,是利用你的身份,想有朝一日制约我。”
“皇上……”
“别叫我皇上。就算因为你是溯世公主,也不该叫我皇上。”
“北冥傲月,你错在自私。越尚利用我,是我和他之间的事。那我哥哥呢?碧漪呢?那些无辜的人呢?”
北冥傲月没有回答,祁瑾说得对,他是自私的。可是,越尚害北冥修月的事,千真万确,他只有这一个弟弟,绝不能被伤害。
“北皇,如果没有其他的事了,我就先走了。”
“重华,对不起。”
“这句对不起,你应该对我哥哥说。”祁瑾看着他,似乎有些无可奈何,“北冥傲月,无论你想做什么,你为了什么,我只想说,别再伤害无辜的人了。”
“重华……”北冥傲月犹豫了很久,终究开了口,小心翼翼,“真的不能留下吗?”
祁瑾笑,摇摇头,转身离开,“我说过,世上再无越重华。”
北冥傲月一手扶住身边的树,轻轻靠上。冰凉的空气飘过低声的呢喃,“祁瑾……”
 
“少主,需不需要我……”黑衣人说着,左手在空中划下凌厉的弧度。
渊祭紧紧闭上眼,苍白的脸色尽是痛苦,“不必了,你们退下吧。”
“少主重伤未愈,主上再三交代绝不能离开半步。”
“我说的话轮得到你反驳!”渊祭扫了他一眼,“还不滚!”
“是,是,是。”
倚着树干坐下来,渊祭紧紧抱着自己,像一只作茧自缚的蛹。他狠狠地捶着地面,没有任何内力的疯狂的捶打,直到双手鲜血淋漓。“祁瑾,你为什么要和我为敌!我想保护你啊!我只想保护你啊!为什么!为什么!”
“因为,你带给她的,只有负担。”淡淡的声音响起,空气中,薄荷的香气。
“滚出来!”渊祭站起,“敢在我渊祭面前装神弄鬼!”
“如果是平时的渊祭,我一定不敢。不过,现在你身负重伤气息凌乱,你还有多少反击之力呢?”
一席双龙戏珠的银色曳地长袍,外罩黑色大裘。
“什么人,报上名字。”渊祭不屑的扫了一眼。就算他渊祭只有一口气,就没有人能在他手里讨到什么好处。
“我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祁瑾。”
几乎是一道黑色的光,刹那间渊祭冰冷的手就捏住了那人的喉咙,动听的声音却更像是来自地狱。“我告诉你,这天下,还没有人能碰我渊祭的逆鳞。你,想怎么死?”
那人无所谓的笑笑,“渊祭,你最大的缺点就是自负,太自负。”
“我不是有耐心的人。”
“那你会有耐心的时候,对这个。”
渊祭还没说话,一阵冰冷直袭上他的心脏。夜色下,一管玉色的箫抵住了他的心脏。
看着对面人淡然的笑,渊祭眼中闪过戾气,刚要说话,一口血止不住的喷涌而出,手也松开了。
随手擦去嘴边的血迹,渊祭笑了,“真是,难得遇见这么有趣的人了。”
“我的荣幸。”
“的确是你的荣幸。”渊祭笑,“看来,你是打算试试天下第一兵刃的威力了。”
“这个我自问还没有这个本事,如果你没有给祁瑾,也许现在吐血的就是我了。”
“你找死!”听到‘祁瑾’两字,渊祭周身原本慵懒的不屑的气息刹那间杀气四溢,那种近乎绝望的死亡之气让那人都不由后退了一步皱起了眉。
渊祭看着他的眼神就像在看一个已经死了的人,“我可以直接告诉你,只要我想,杀了你比碾死一只蚂蚁都简单。”
“看来,你是说真的了。”
“只要你给我保护好祁瑾,我就不动你。如果你敢打她的一点主意,我一定会让你因为来到这个世上而后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