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四十六章 凤凰涅槃
第四十六章 凤凰涅槃



更新日期:2014-03-1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兰陵酒肆。
“哥哥?凤楼澈?”祁瑾皱了皱眉,人都去哪里了?
“怎么会这样?”祁瑾心底涌上不安,“是不是他们被困在兰陵禁地了?”
“不会。”凤筠央摇头,渊祭是不会把祁醉落在禁地的。“再进去找找。”
两个人找遍了酒肆,一个人都没有。昔日偌大繁华的酒肆,现在,空无一人。这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
“走,回山庄。”
“怎么了?”
“先回去再说。”如果他没有猜错,那事情就复杂了,但愿不是他想的那样。
两个人身形闪动,全力冲山庄跃去。刚落到地面,就看见黑影一闪,墨风跪在他们面前,“主子,请速回宸陵。”
“发生了什么事?”
墨风看了一眼祁瑾,没有说话。
凤筠央不悦,“说。”
“溯世帝君帝祁醉被溯世两位长老带回溯世,现在溯世和忘川联手兵压宸陵、浮屠,扬言要平分忘川大陆。”
“祖韶。”凤筠央一向淡漠的侧脸带上了几分锐利,“沄逸是怎么做的?”
“千相已经暂时安排了防守,战敖也已经在边关坐镇,幸好溯世和忘川相连,我们和他们中间隔着一个浮屠,目前暂无大碍。千相请主子即刻动身回宸陵主持大事。”
凤筠央没有点头,也没有摇头。溯世和忘川联手,的确是必须回去的。可是,“凤楼澈呢?”
“他,下落不明。”
“你回去吧,”祁瑾微笑,“群龙不可无首。”
“你呢?”
“我还要留下来,一来要寻找楼澈、离魅还有红绫,二来也可以牵制住渊祭。”
想了想,这的确是最好的办法了。有祁瑾在这里,渊祭就绝对不会回忘川。“你小心。”
“嗯。”
 
凤筠央离开的第五天。
一切看似平静,但祁瑾知道,在不为世人所知的忘川大陆,早已是惊涛骇浪。想了五天,总不能这样一直在这里无所事事。现在是有她在牵制着渊祭,一旦她回到忘川大陆,或者和凤筠央在一起,依渊祭的性子是会把整个天下搅成浑水的。
看着凤筠央留下的地图,溯世、忘川、浮屠都和西海紧邻,溯世又和北冥一衣带水,宸陵的上方就是南阙,斜上方就是东穹。指尖轻点着古老的地图,凭浮屠、溯世、宸陵联手都对付不了忘川,如今溯世的两个长老又和忘川联手,浮屠态度不明,若和溯世没有了联姻关系更可能反戈一击,到时候,宸陵就真正危险了。
既然这样,就不能在忘川大陆这里打什么主意。这里,不是她的地盘。要乱,就干脆天翻地覆,让四国也牵扯进来。反正东穹是凤筠央的家,东穹是落不下的,只是,凤楼澈那家伙……提到凤楼澈,祁瑾就忍不住头疼。他那个性子,若是知道了凤筠央的事之后不定会闹出什么。北冥,北冥傲月和北冥修月两个明争暗斗正天昏地暗,还是等事情缓和一些再说吧。那么,就只有西海了。
打定主意,收拾东西准备起身。正要离开的时候,听见了一个温润如玉的声音,“请问,祁醉在么?”
淡淡的薄荷气息,少了几分刺激的凉意,多了几分薄薄的温和。这个人的气息,和越止戈很像,又分明有着不同。祁瑾看着出现在酒肆门口的人,云纹的一席白衣,外面披着银白色的披风,俊美的容貌藏在宽大的兜帽之下,却一眼就看得出是个俊美的男人。“你找祁醉有事吗?”
“我是他的朋友,有一件东西要送给他。”
“他现在不在酒肆。”
“我知道。”即使看不到,祁瑾就感觉他轻轻笑了。那人摘下银白色的兜帽,一刹那,祁瑾感觉时间似乎静止了。
她看过太多惊艳的男子,出色如凤筠央、凤楼澈、渊祭这样的都没有过如此感觉。她的身边,神一样、妖一样、魔一样的男子,各式各样。可眼前的这个男人,是她见过的最无法形容的男人。
这个人天生带着仙一样不食人间烟火的气质,可望而不可即,美得飘渺。而细看时,却带着隐晦的邪佞。这样一个集纯净和邪气于一身的人,实在是独一无二。
“你是?”
“我是他的朋友。”那人微笑,“既然他不在,我就改日再来吧。”
“如果不急,我可以代为保管。”
那人轻轻摇摇头,重新笼上兜帽,“我走了。小瑾,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看着有些忧伤的背影,祁瑾心中涌上一股心疼。这个人,太像越止戈了,却比越止戈还让人担心。直到那个人的身影消失在视线里,祁瑾才想起来,她竟然忘了问他的名字。不过,会再见面的,她知道。
不再多想,整理了东西,抬脚走出兰陵酒肆,迎面竟然碰上了两个人。“小石头,桃花酿!”
面前两个狼狈不堪的人就是小石头和桃花酿。“公、公主,找到帝君了吗?”
“你们没有看见哥哥吗?”
小石头摇头,气喘的匆忙,“那天我们逃出来不久,杀阵就开启了。出来,没看到帝君。”
“那东天王呢?还有西海皇,你们有没有看见他们?”
桃花酿连连摆手,“都没看到。公主,您,这是要去哪里啊?”
“我打算去西海,和离魅联盟。”
“我们都已经打听了,东天王没回东穹,西海皇也没回西海。现在东穹是长公主凤清音摄政,西海是摄政王离湛摄政。”
“怎么会这样?”把两个人领进酒肆,祁瑾深深皱起了眉。原本以为他们是回去了,这样下落不明生死未卜,看来是不能去西海了。
“公主,帝君是被两位长老带回去了,我们,也会去吧。”
“不行。一旦我回忘川大陆,我就会成为他们威胁哥哥的筹码,也会把渊祭引回忘川大陆,到时必定是一场鏖战。”
小石头撇了撇嘴,“我们和忘川平分忘川大陆,也挺好的啊。”
祁瑾斥责,“绝对不行!就算忘川一家独大,如今又溯世、浮屠、宸陵和四国牵制,忘川也难免吃亏。一旦忘川大陆剧变,溯世是不可能和忘川相抗衡的,到时只能沦为附属。”
桃花酿点头,“公主说得对。”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
“拉拢四国。百年来,忘川大陆与四国之间有天险相隔,只要我们守住兰陵,忘川再强也不能对我们怎么样。进可攻退可守,至少有一条退路。现在,东穹,西海踞守东西是可靠的,接下来就是南阙和北冥。”
桃花酿指着地图,“南阙与宸陵接壤,但是南皇沐连城是个阴险狡猾的角色,和我们又完全没有关系。”
“那么,就是北冥。无论是北冥傲月还是北冥修月,都必须想办法说服他们。”
小石头只得答应,“那我们什么时候去北冥?”
“桃花酿,小石头,给你们半个月的时间,找所有和北冥有关的情报。十五天后,我们必要拿下北冥。”
“是。”
隐约之间,祁瑾身上的尊贵气质就这么显露了出来。以己之名,凤凰涅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