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四十二章 海皇离魅
第四十二章 海皇离魅



更新日期:2014-03-02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祁醉!”终于找到了祁醉,却看不到凤楼澈。祁瑾皱眉,“凤楼澈呢?”
祁醉倚在树下,他的伤比他预料的还要厉害。一路走来,旧伤已经发作了。“楼澈下水了,重华,你怎么来了?”
“别说那些了,找到药了吗?”
祁醉摇头,忽然看向祁瑾,“他都告诉你了?”
犹豫着点点头,“嗯。”
“他还告诉你什么了?”
“忘川大陆的事,还有,你,真的是我的,王兄吗?”
“我……”祁醉的声音哑了几分。曾经,在溯世的朝堂之上,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的藏下所有情绪。而现在,面对寻找了六年的妹妹,面对他可以付出一切的妹妹,竟然哽咽的说不出一句话。
这样的反应,已经给了祁瑾最真实的答案。小石头笑,“帝君,都找到公主还伤心什么啊?”
祁醉连连点头,谈笑风生的溯世帝君哭得像一个孩子,“我,是开心。”
祁瑾眼睛也湿润了起来,试探着叫他,“王、王兄?”
祁醉又是摇头,“小瑾,你是叫我哥哥的。”
“哥哥?”祁瑾试探着叫了一声,被祁醉一把抱在怀里。祁醉用力地抱着六年不见的妹妹,好像生怕一松手,怀中的人就会消失。“小瑾,小瑾……”
“哥哥。”
“行了行了,”离魅偏过头去,声音里带上了尽力掩饰的沙哑,“还出不出去了,婆婆妈妈的。”
亲情,在离魅心里,是一道迈不过去的坎。他的亲人,把他抛弃了十四年,直到六年前十四岁的他,还是少年的他,亲手杀了所有的亲人,只留下了一直陪在他身边的小叔离湛。
祁醉点头,“下面应该有危险,凤楼澈都下去了一天了。”
“一天?”祁瑾惊讶。
“我的伤下不了水,楼澈聪明绝顶,就算有危险也不会丧命。这么长时间,应该是找到了路。”
“水里?”离魅笑,水里是再没有人比他熟悉的了。到了水里,就没有人能杀得了他西海皇。“我下去,你们在上面等着。”
想了想,红绫清了清嗓子,“早点把药带回来,晚了我们就走了,让你自己死在这里。”
离魅笑,“本皇心怀慈悲,断不会让爱妃年轻守寡。”
红绫一脚踹过去,“谁是你爱妃!”
“看来爱妃已经把自己认定是本皇的人了。”离魅笑的很是欠揍,“乖乖等我回来。”
不等红绫下一脚踹过来,离魅已经如游鱼一样下了水。离魅是水中霸皇,他要说是第二绝对没有人敢自称第一。水,就是他的老巢。有人说,离魅在水中,就是杀不死的王者。
三年前,曾有背叛离魅的亲信要暗杀离魅取而代之。只凭离魅一人,没有逆水三叉戟,没有帮手,没有任何提前得知的情报,在偌大的西海,硬是让上千人葬身西海,而离魅却毫发无伤。这就是海皇。
祁瑾放下心,他们要做的就是等待,以及,保护好自己。
 
凤楼澈看着最后一个通道,咬了咬牙,他就这么倒霉,把死路走了个遍?这短短一天时间,他已经在生死线上打了十几个滚了。体力已经透支了,凤楼澈甩着一头的水,他的脸啊……这一天都要泡肿了,多亏这里还有换气的地方可以恢复一会儿体力。
最后一条路了,凤楼澈深呼一口气,脚一蹬又一次下了水,朝着最后一个通道游进去。脚下已经碎石一片,几次逃出生天,内力耗费殆尽。拼尽最后的力气游了进去,胸腔里涩涩的疼,没有太多内力的支撑实在不能在水中久留。速战速决,但愿这口气用完之前能找到出口。
眼前的颜色越来越斑驳,水蛇?什么鬼东西?难道这地方本身就是一条死路?一口气没有憋住,凤楼澈一张口就吐出来几个泡泡。那群水蛇瞬间朝这边涌了过来,凤楼澈连忙憋住呼吸,那群水蛇又不在动作。
该死的,凤楼澈紧紧皱眉,他要在这里就这么一动不动的等着?天知道这群东西什么时候能离开。各色的水蛇就在他的眼前,甚至有的好像直勾勾的看着他想观察清楚究竟是不是活物。
几乎感觉不到的波纹轻轻散开,有人?凤楼澈想转身又不敢,这时候下来的人应该就是祁醉,可是,祁醉,没有这么好的水性。银色的发丝随着水波漂到自己眼前,离魅?!
只见离魅那妖魅的容颜真的像是漂到自己眼前一样,离魅看着凤楼澈憋气难受的样子挑眉,得意。
凤楼澈气的想跳脚,这个离魅怎么没被水蛇发现咬上一口,却不知道离魅的动作就像水草一样,那群感知能力弱的水蛇怎么会发现。
离魅不慌不忙的欣赏着凤楼澈敢怒不敢言的憋屈表情,银发妖娆,半点没有想救他的意思。凤楼澈狠狠瞪他一眼,示意他赶紧解决。
水中,是离魅的天下。离魅在水中慵懒的伸了个懒腰,随手捏死了十几条水蛇,动作妖娆妩媚的如同妖精。凤楼澈气的恨不得咬死他,这一个呼吸间又吐了一个泡泡,体力越发消耗了去,不由得有些窒息的下滑。
离魅眼底光华一转,竟然凑上嘴来。凤楼澈立刻明白了,这是要用嘴渡气?该死的,他凤楼澈这是被一个男人调戏吗?再也顾不上什么水蛇不水蛇,一把拽出来靴子里的蛇蝎,寒光凛冽。
离魅摇头,真是鲁莽。这些水蛇是那么好摆脱的?一面塞给凤楼澈一颗药丸让他保持体力,一面把他推上去,用诡异的手法一个个把水蛇掐死。那群水蛇好像睡着了一样,根本察觉不到离魅的动作,就在盲目寻找凤楼澈的时候丧了命,抽搐了几下沉入水底。
解决了水蛇,离魅脚轻轻一蹬浮上水面,迎面就被蛇蝎招呼了一下。离魅一个侧身躲过,瞥了一眼掉落的一缕银色发丝,“我说东天王就是这么对待救命恩人的?真没礼貌。”
凤楼澈哪有什么好气,“你怎么来了!”
“拜人所求,顺便捞到了一个爱妃。”
“该死的你!”凤楼澈一听就火了,他还不知道他离魅打什么算盘,“我警告你,丫头是我的!”
微微一愣,离魅明白了,坏主意打响了。“啧啧,可是我的爱妃已经答应了啊。”
“现在就滚回你的西海!”说到祁瑾,凤楼澈可没什么耐性。他昏迷了一两天就被人带走了丫头,这下水一天又被这个妖孽勾搭上了,这怎么行!
“哈哈,”离魅笑得那叫一个得意,“看来,我们风流无双的东天王也有被一个小丫头俘获的时候。”
凤楼澈拧干衣服上的水,很是认真地说:“离魅,我们之间什么都好谈。丫头,你动不起。”
连连点头,相处多年,离魅还是知道这只狐狸的底线是惹不起的,“我说的爱妃又不是祁瑾,是祁瑾身边的红绫。”
“他们都来了?”
“嗯。刚目睹了一场兄妹重逢的画面,我就被踹下来了。话说你怎么会弄的这么狼狈?”离魅扫了一眼,看见了他左手露出的森森白骨,“我要是不下来,怕见到的就是尸体了吧?”
“这水,很古怪。下面的路,都是死路。”
“死路?”离魅挑眉,“你下去了一天到底要找什么样的东西?值得你这么拼命?”
“祁醉的药。一定在这里,无论是什么,一定是能救他的药。”
“你在这等着,或者回去,我下去看看。”
“谢了。”知道离魅在水里的本事,凤楼澈也不多说。时间不多了,眼下先要回去看看祁醉怎么样了。又撕了一条布包裹上左手的伤,朝返回的路游了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