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三十九章 妖精男人
第三十九章 妖精男人



更新日期:2014-02-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这就是兰陵禁地?”打量着面前的野外一样的地方,祁瑾不解,“也没有什么特殊,为什么说只有三天时间?”
琴瑟解释道:“这里面生长着天下剧毒的奇花异草,阵法眼花缭乱,还有禁地守护兽坐阵,是天下最危险的地方。你所看见的未必是真实的,三天之后,整个阵法会把这个地方封为死地,到时候只能困死在其中。”
“你的意思是,三天之后就算渊祭保护我,我也出不去了。”
“我不知道,”琴瑟摇头,“渊祭从来没有用过真正的实力。”
祁瑾笑笑,“琴瑟,如果我能出来,就把你的名字告诉我吧。”
一刻的犹豫,琴瑟点头,“自己小心。”
祁瑾转身要进禁地,琴瑟叫住她,“祁瑾。”
“嗯?”
“这个拿着,如果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就拨动它的琴弦,也许可以救你一命。”
第一次见面时琴瑟的琴。祁瑾微笑,也不多问,轻轻点下头,“好,多谢。”
看着祁瑾一个人进了禁地,墨风开口:“主子,那是神音。”
“嗯。”琴瑟微笑,水晶雕刻的精致眉眼柔和了弧度,“红绫很快就到,神音琴和戮屠匕首保命,还有三张煞牌,禁地里面有祁醉和楼澈,渊祭也快到了。应该,不会有差错了。”
墨风忍不住上前一步,“主子,她是祁瑾。”
沉默了一会儿,琴瑟才轻轻地说:“毕竟是我让她进的禁地,如果出了什么差错,我没办法和祁醉交待。”
“主子,您是在担心她。”
看了看真的急了的墨风,琴瑟缓缓收回目光,好像是在墨风说话,又像是说给自己听似的,“我们一会儿跟着祁瑾进去,这是最后一次帮她。等渊祭找到她,我们就离开。”
“主子!”
不再多说,琴瑟笼着曳地的宽大红袍,走进禁地。
——————————分割线—————————————
走了不到半天,祁瑾就发现这兰陵禁地里真的到处是毒,无论色彩斑斓还是单色,这奇花异草无一不是剧毒,只一小颗就能让银簪子好像能滴出来黑水。
祁瑾是心细如发,很快就发现这里果然是阵法遍布,如果不作记号只能原地打转,作了记号也找不到正确的路,干脆什么都不管只是一路向前走去。她是不知道祁醉身上的伤用什么解药,现在就要找到祁醉和凤楼澈,安全的找到解药,然后尽快离开。
正想着,肩头被人一拍,祁瑾一惊,“什么人!”回头一看,竟然是红绫。这真是又惊又喜,“红绫?!”
“我接到你的信,就来了。”红绫笑,“好啊,原来是兰陵城主的亲妹妹,还是什么溯世的公主。这身份,呦呦,可比那什么相府千金高贵的多。”
“你怎么知道我来这里了?怎么找到这里的?”
“不是你写信画了图告诉我的吗?”红绫从袖子里抽出来一卷羊皮卷,“喏,我找了好久,才迟来了一会儿。”
接过羊皮卷,上面的字娟秀雅致又柔中带刚,看得让人神清气爽,的确是自己的字迹,又不是出自自己之手,是什么人能模仿到这种程度?“这是谁给你的?”
“一个叫墨风的。”
“琴瑟?”祁瑾笑,“这个琴瑟,也不是那么不近人情。”
“就是你提过的那个琴瑟?”提到琴瑟,红绫一下子来了兴致,“上次还说只有一面之缘,这回好了,看来琴瑟对你的事很关心嘛。”
“胡闹,这地方还是他让我来的。没有你,怕是我都出不去。”
“这琴是?”
“琴瑟说到了最危险的时候,也许可以反戈一击。”
“重华,不不,祁瑾,我看琴瑟对你是真的上心的。”
“琴瑟为人神秘莫测,这种藏了太多秘密的人,是不可能真的对什么人什么事上心的。红绫,以后不要再提这些了,我只想找到祁醉问个清楚,然后安安静静地过我的生活。”
“好,不提。”红绫答应得爽快,“走,找你哥哥去。”
两个人抬脚刚要走,就听见有人喊:“公主!公主!”
公主?这四国除了东穹长公主凤清音之外,可没有能担得起公主二字的人。难道凤清音也来了?如果真是她,凤楼澈也就好找多了。
转过头,两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挥着手气喘吁吁的,竟然是直奔祁瑾来的。“公主,你等等我们啊!”
祁瑾一怔,“你们,在叫我?”
那两个少年急忙点点头,三两步跑了过来,“公主,你走的也太快了。”
“你们是谁?”
稍大一点年纪的男孩笑,“公主,您可能不认识我们。我们是奉帝君之命留守兰陵的线人,我叫桃花酿,这是小石头,本来留在兰陵酒肆,听说渊祭帝君也来了禁地,特此正要通报帝君。”
“你们找得到祁醉吗?”
“公主该称帝君王兄啊。”小石头挠挠头,“帝君找什么,我们也不知道,也是瞎找吧。”
“嗯,那我们快走吧。”
一路上四个人倒是热闹了很多,也不觉得这阴森森的地方骇人了。祁瑾问桃花酿,“王兄,是个什么样的人?”
桃花酿笑,“帝君啊,在溯世里一句话都不愿意多说,这六年里,我们是能躲多远就躲多远。一到公主以前的寝宫里,帝君就一个人轻轻地笑。后来有了公主的消息了,帝君到处寻找,每次听到一点线索都开心得不行,虽然总是失望,不过还是从来不放弃。直到把公主接回来了,帝君越来越有人情味了。”
“这六年,祁、王兄一直在找我?”
“可不是嘛,”小石头接过话,“为了把住兰陵这个唯一和四国接壤的地方,帝君和渊祭帝君都正面碰上了。”
“哦。”祁瑾点头,“那你们一直在兰陵酒肆?”
“不是,我们这都换了好多人了。”小石头一笑龇出来两排小白牙,“这兰陵是唯一和四国有关联的地方,还有那三位帝君的线人,帝君不放心,总是派人来看。”
“你们是说,兰陵其实有很多四帝的人?”
桃花酿摇头,“不。为了避免四帝的身份暴露,只留了最重要的人在这边。浮屠那边殊乐帝君的线人就是杨家,不过出了事之后换没换就不得而知了。宸陵那个不为人知的帝君的线人是云家,至于渊祭帝君,行踪诡异,就没有人知道是什么了。”
杨家、云家,祁瑾若有所思。正想着,看见前面温泉阻挡了道路。“这就是尽头了?”
红绫摇头,“这温泉很诡异,好像不对劲。”
“怎么?”听红绫这么说,祁瑾就知道她一定是看出了什么。
小石头惊讶地一指,“公主!这温泉的泉眼是红色的!”
果然,汩汩地冒着泡的泉眼涌出来的水竟然都是血红的颜色,偏偏流向四方就变成了清澈的透明色。云雾升腾,也看不清温泉里面还有什么东西。红绫要往前走,被祁瑾拦住了,“我们来只是找祁醉和凤楼澈,既然诡异,就离开另寻道路。”
拉着红绫刚要离开,就见温泉哗啦一声翻涌,隐约一个人形冒了出来。红绫再大胆也不由吓了一跳,往后退了三四步,“水妖?”
银色的长发妖娆华丽,那个人从温泉中走出来,越来越近。一身紫衣敞着,露出白皙如玉的胸膛,瓜子的脸形,棱角分明好像桃花色的薄唇,一肌一容如同玉琢,深邃的瞳孔隐隐闪着紫色的光。好妖娆的……男人?!
红绫睹人无数,祁瑾见过的男子更是一个比一个如同日月星辉。温和如越止戈、孤傲如北冥傲月、尊贵如祁醉、邪魅如凤楼澈、惊艳如琴瑟,还有冷峻如利刃的北冥修月、俊美如九天之神的渊祭、恍如谪仙的离湛,这些人各有千秋,竟然还有这样如妖精一样的男人。
凤楼澈更多的是邪魅,他的狠是谈笑间杀伐决断的嚣张。而这个人,更多的是妖冶,他的狠是不露锋芒的阴戾。如果说凤楼澈是狼一样的狐狸,那这个人绝对是最华美的毒蛇。
祁瑾皱眉,这个人,是谁?
“看的呆了?”魅惑的声音,好像一张口就能夺了人的呼吸。
这个人,太妖了,就像绝美的曼陀罗花,美得让人窒息,美得随时可以夺了你的性命。“离魅。”
那人一闪而过的惊艳然后就轻轻笑了,抖抖湿漉漉的衣服从温泉里走上来,“不愧是曾经的相府千金,兰陵城主的妹妹,很聪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