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三十章 渊祭
第三十章 渊祭



更新日期:2014-02-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当一个完美的不能再完美的却不认识的男人突然抱住你还认真地说不让你离开,该怎么办?
越重华是敏感的,她对于人的情感的感觉是很准的。她知道,这个人是真的担心、害怕。她自认自己没那个本事让一个又一个如此完美的男人飞蛾扑火,“公子,你认错人了。”
“我认识的就你一个人,怎么可能认错?”
“你能先放开吗?”越重华无奈,“我快喘不过来气了。”
那人立刻放开手,琥珀色的眸子看着她,“你真的不认识我了?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未婚夫,你真的忘了?”
“未婚夫?”重华彻底无奈了,“公子,我想你真的认错人了。”
那人眼色一黯,“你都忘记了,怪不得我找了你这么久都找不到。”
越重华忽然想起了那件事,“是你杀了杨沃?”
那人冷哼一声,一派目中无人的狂傲,“就他还值得我动手。”
“那出手打伤楼澈还下毒的人是你吧?”
“楼澈?他是你什么人?”眼底寒光一闪,毫不掩饰的杀意。
越重华实在不能不震惊,刚刚还那么伤心却能在这几句话之间杀气四溢,这个人,的确是危险的。可是,凤楼澈性命攸关,她深呼了口气,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了找你。”
越重华是真的生气了,“你怎么能那么任性?你要找我就来找我,为什么还要伤人?”这人是绝不屑于说假话耍阴谋的,这么干脆的答案在她的意料之内,可偏偏就是这样的干脆让她无奈。
“他在你身边,我不允许有人抢走你。你是我的,谁也不能靠近。”
“你是谁?”
“我是你未婚夫。”
越重华皱眉,“名字?”
“渊祭。”渊祭一直看着她,目光中尽是痴迷的眷恋,“祁瑾,答应我,再也不要离开我了。”
“我不是祁瑾,我是越重华。”越重华叹气,难道是因为祁醉真的有一个妹妹,和自己长得很像?
“你就是祁瑾,我绝对不会认错。”渊祭说的坚决,他怎么可能认错他的妻子。“你忘记了的事情,没关系,我们重新开始。”
“渊祭,我不管你和祁瑾之间是怎么回事,现在,把凤楼澈的解药交出来。”
渊祭迷恋的眼神一瞬间受伤,有点不可思议,“祁瑾,你怎么能这么说?你让我救一个不相干的人?我不会让任何人再把你带走了,我绝对不会再放手了。上一次是殊乐,现在是凤楼澈,我绝对绝对不会让任何人再抢走你。”
越重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对于一个把自己认错还如此痴迷的人,她无言以对。
这样的痴情,越重华不无感慨。有祁醉这样的哥哥宠溺,有渊祭这样的未婚夫痴恋,祁瑾,是幸福的吧。渊祭虽然随心所欲,却拥有着世间最纯真的一颗心。“渊祭,我就算是你的未婚妻,也不是你的所有物。凤楼澈是我的朋友,他因为我受伤中毒,我真的很愧疚。我希望自己可以帮到他,请你救他。”
“你让我救,我救就是了。不要说‘请’这个字,太伤人了。”渊祭偏过头去,笑笑,他的妻子不欠别人的,他伤的,他来还就是。
“我……渊祭,你那天为什么要把杨沃扔到我们面前,还有这块令牌,都是什么意思?”
“你只要知道,我是最爱你的人,绝对不会伤害你,就足够了。这个药是解药,杨沃只是第一个,等到事情都发生了之后,我们会再见,到时候,你就什么都明白了。”渊祭笑,眼底尽是深深的挚爱。
“渊祭!”越重华惊讶,这是什么诡异的功夫?好像在瞬间就消失了。这个渊祭,到底是什么来路,要做什么。
“小瑾?”祁醉赶了过来,“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是被渊祭带到这里来的。”
“渊祭!渊祭!”祁醉身边的人,就是杨府大少爷杨盛听见这两个字,好像看到了世间最可怕的东西。
祁醉一把抓住他,“还想跑!”
越重华疑惑,“怎么回事?”
“杨盛杀了他弟弟,一会儿我带他去解释清楚。小瑾,你见到渊祭了?没事吧?”
有点不理解他极少有的惊慌,越重华还是摇摇头,“我没事,渊祭给了我凤楼澈的解药,你看是真的吗?”
祁醉接过,闻了闻,语气中也是疑惑,“是真的解药。怎么回事?渊祭到底和你说了什么?”
重华摇摇头,“没什么,那你先忙吧,我去给楼澈送解药。”祁醉的反应太反常,但是渊祭对她是真的没有恶意。现在,她并不相信祁醉,只相信自己。
“小瑾,有事一定要和我说,我是你哥哥。”
越重华犹豫一下,轻轻点了头,向返回的路上走去。
回到了酒肆,无双给凤楼澈吃了解药,好在凤楼澈内力深厚,调息过了就没有了大碍。
看见越重华脸色复杂的靠在床边,凤楼澈挥手让无双和无眠退下,支起身子坐起身,声音有点哑,却该死的性感,“怎么了?”
“你醒了。”重华笑笑,“再休息一会儿吧。”
“解药哪来的?”
“渊祭给的。”
“渊祭?又是什么人?”凤楼澈不悦,他才昏迷不到两天就冒出来一个男人。这种感觉,很不爽。
“你伤才好,别问这些了,再休息一会儿吧。”
凤楼澈抓住了她的手,“丫头,你有事瞒着我。”
“我今天有点累了,不想说了。”
凤楼澈干脆掀开被子坐起来,“我才昏迷了一天,你怎么就这样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你不是也有事瞒着我吗?”越重华淡淡地问,这个从来不相信别人、从来不会让其他人接近她的凤楼澈竟然那么相信祁醉,还说祁醉是第二个不会伤害她的人,不该解释什么吗。“楼澈,我们是朋友,但不是没有秘密。”
“我没有事瞒你。”
“其实我就是祁瑾吧。”
“你知道了?祁醉告诉你了?”凤楼澈显然有些惊讶。
越重华微笑,却有些悲伤。原来真的是这样,所有的事情都得到了解释,她只是因为和祁瑾长得相像就成了替身。“你也是因为我是祁瑾才接近得我吗?”
“我不是。我是那天偶然遇见你的。”
“好了,我有点累了。”
“丫头,到底怎么了?”凤楼澈感觉有点憋火,丫头虽然不怎么相信自己,但这种明显的隐瞒是从未有过的。“还是什么渊祭和你说了什么?”
“没事。你先休息吧,睡一觉,醒了再说。”
越重华按下他的手,转身走了出去,不再回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