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二十五章 世上再无越重华
第二十五章 世上再无越重华



更新日期:2014-02-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北冥傲月也不点破,点头,“原来是祁先生的妹妹,本皇薄待了。来人,赐座。”
越重华根本不想留下,直接说:“还是请北皇品尝吧。”
北冥傲月点头,像是要透过斗笠看看她,接过茶盏细细的品尝,“梅花雪煮茶,祁小姐果然品位高贵。”
越重华轻笑,说过的给北冥傲月的惊喜,没想到是在这种场合,以这种身份,不知道是造化弄人,还是阴差阳错。“既然礼已送到,祁瑾告退。”
“小瑾。”祁先生拉住了她,“陪哥哥坐下,一会儿我们一起回家吧。”
越重华一愣,这个祁先生进入角色倒是挺快的,这么自然。她倒是实在不自然了,刚要说话,就感觉一股力道把一把匕首塞进她的手中,带着她一个转身直接刺向北冥傲月。越重华大惊,她很清楚,这是有人暗算她,借她的手杀北冥傲月。
就在这快的一眨眼的时间,在场的高手却是看清楚了。凤楼澈挥袖站起就要拦住,她身边的祁先生更快,拉着越重华的手一用力阻住了力道。暗算她的人反应极快,似乎是算到祁先生会出手,一道强风,那人直接握住了越重华的手,一掌劈开祁先生的手,带着越重华刺向了北冥傲月。
北冥傲月想躲已经来不及了,速度太快,力道太强。凤楼澈不知道来人是什么力道,不能赌在阻拦上,一咬牙按住椅子的把手借力挡在了北冥傲月身前。
整个过程只发生在瞬间,等人们看清的时候,那个一身黑色劲装的人抓着越重华的手腕,匕首一半没入了凤楼澈的胸膛。
凤楼澈一动,“嘶——”有点疼,多亏了用内力拦了一部分,不然真没准就死在这了。凤楼澈撇撇嘴,他这是为了他家丫头,这给北冥傲月挡一下子死在这里,死了脸都没地方摆了。算起来,北冥傲月还算他半个情敌呢。
“王!”无双四人赶紧过来。
“楼澈!”
祁先生和越重华同时惊呼,这亲近的称呼让在场的所有人都一愣。
“快!拿下刺客!快!”
“凭你们。”那人转过头,狂傲不羁,一身黑色劲装,黑色披风,高束长发,镶嵌了黑色宝石的发冠,剑眉鹰眼,英姿飒爽,北冥修月。“本王还不知道,你们也有这忠心护主的时候。”
“王爷,不,北冥修月,你犯下重罪,皇上仁慈,只是废你为庶人。现在,你竟公然行刺皇上意图谋反,证据确凿。”
“我意图谋反?”北冥修月哈哈大笑,转身看向北冥傲月,“北冥傲月,你说,你告诉他们,我为什么要杀你?你告诉他们,当年我犯了什么重罪?你怎么不敢说了?这么多年,你做过多少亏心事,你害我,害越家,午夜梦回,你就不会做噩梦?”
“皇上,北冥修月公然行刺,谋反之心昭然若揭,臣恳请皇上将他就地正法!”
“我看谁敢!”琼华太后。
“臣等参见太后。”
琼华太后走到中央,叹口气,“傲月,你对你弟弟狠下毒手,他是你亲弟弟啊!我本以为你真心喜欢重华,会手下留情,没想到你变本加厉。国君本应仁慈宽厚,你坐在那个位子上,情何以堪啊!”
“母后,修月的事我自会处理。母后若没什么事,还是回去静修为宜。”
“本宫今天就要揭开你的真面目,让文武百官评论你该不该坐在那个位子上!”
北冥傲月没有一丝慌乱,拂袖站起,“本皇的确对不起皇弟,今天本皇就要把真相公之于众。”
原本平静的生辰宫宴,在北冥修月出现的一瞬间危机四伏。没有人妄言,只能听到北冥傲月平静的声音,“当年下旨废除修月是本皇迫不得已而为之,当年越相多次谋害修月,本皇这里证据确凿。为了保护修月,本皇只能让他远离皇城。今天的事本皇一概不追究,修月依旧是北冥战神,再封亲王以慰本皇愧疚。越相,谋害王爷,罪无可恕,但念及已经殒命,就不再追究了。”
“那我呢?”越重华站起身,摘下斗笠。她本不想再提这些,但是北冥傲月,就在她的面前,说父亲犯下的是灭九族的大罪。她,不甘。“诚如皇上所言,我父亲谋害王爷,请问皇上的证据在哪里?若真如皇上所言,谋害皇亲是灭九族的大罪,我越重华尚站在这里,皇上想如何处置呢?”
“重华。”北冥傲月皱眉。
“丫头,”一直没被注意的凤楼澈装的一脸委屈,“你都不管我。”
“怎么样了?”
“疼。”凤楼澈委屈,“我们回去。”
“我……”越重华叹气,“好,你忍一下。皇上,如果有证据,重华在别府恭候。如果没有证据,还请皇上给重华一个合理的解释。重华告退。”
无双和无涯扶起凤楼澈,祁先生看着凤楼澈懒散的衣服皱眉,“快点回去,不要随便动他。”
越重华快步跟上,被北冥傲月一把拉住。
“皇上还有事么?”
“重华,不能留下吗?”
越重华深呼了口气,“其实,我今天,没想说这些的。皇上,我以为我们可以安静地走下去。但是,当你下了杀心的时候,你就该知道,不可能了。现在,我只想说,停手吧,不要再伤害更多的人了,尤其是一直相信你的人。”
北冥傲月握紧了她的手,“重华,给我一次机会,让我证明我爱你。”
越重华看着他的手,这是第一次他拉住她,可惜。她轻轻摇了摇头,“北冥傲月,如果这之前你对我说这句话,我会感动到落泪。只可惜,世上再无越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