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二十一章 依靠
第二十一章 依靠



更新日期:2014-02-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无影没有用轻功,越重华也不催促,静静地跟在他身后。她知道,红绫是为了她好,她何曾没有动摇过,但是,她的直觉告诉她,相信凤楼澈。不知道为什么,她就是认为,凤楼澈是不屑说假话的。
她想了想,问:“无影,凤楼澈为什么不回东穹?”
问完她就后悔了,无影怎么可能把这种机密告诉她。无影却没有多意外,而且还回答了:“王在等你。”
“等我?”
无影索性停住了,“王来北冥是为了参加北冥傲月的封后大典的,他天生畏寒,小时候经常受伤,体弱多病。这次来北冥本来就是游山玩水,遇见你之后就都变了。他说知道你一定有什么计划,要带你一起走。”
“受伤?体弱多病?”越重华有点惊讶,凤楼澈是钦定的皇子,倍受宠爱。在东穹,本有两位皇子,长子凤筠央为庶出,母不详,听说早早就搬出了皇宫做一字并肩王,几乎没有露过面。而嫡子凤楼澈虽为幼子,却是真正的天之骄子,极受前东天王与王后的宠爱,其宠溺程度与琼华对爱子北冥修月的宠溺不相上下。这样一个已定的皇子,东穹所有的希望,怎么会经常受伤?
无影似乎感觉自己说得太多了,摇摇头,“有些事,不是你认为那样的。”
“嗯。”越重华不再深问,皇室是最复杂的地方,隐藏了太多的秘密,而偌大的四国,又有谁没有秘密呢。
无影走了两步,又停住了,“我希望你能给王幸福,不要欺骗他,不要离开他。”
无影突兀的一句话让越重华有些尴尬,“这……无影,你可能误会了。我和凤楼澈只是一面之缘,我和他……”
“当我没说吧。”今天的无影已经都出乎他自己的意料,收住了话题,继续走了下去。
 
还是从前的地方,越重华挑了挑眉,这个凤楼澈真的就在这里一直等自己了?
刚走进去,就听凤楼澈邪气入骨的声音,好像只是这声音就能多去人的魂魄。“送去了?”
“嗯。”
“很好,本王赏你点……谁!”极其敏锐的察觉到除了无影之外的其他的人,凤楼澈一个闪身到了门口,尖锐的杀气在看到一身白裙的越重华只好变成掩不住的狂喜和不敢相信,“丫头?!”
越重华微笑,“嗯,是我。”
凤楼澈大步走了过来,好像有千言万语想说又不知道从何说起,只是笑着,妖魅潋滟。
“披个衣服吧,还凉。”越重华看着面前这依旧是衣衫不整的凤楼澈,无奈,这个家伙,唯独对自己的事不上心。顺手把他的衣服理了理,口气有些埋怨,“不是怕冷吗?”
冰凉的手一下握住越重华的手,凤楼澈绝美的眼底流光溢彩,“丫头,你关心我?”
越重华实在不知道怎么回答,好歹他也救过她一条命,顺手帮他理一下衣服就激动成这样?后来,当她知道了凤楼澈的理由的时候,她的心酸伴随着心疼永远无法释怀。可惜,那是很多年之后,她才知道,每个人都应该有被原谅的权利,因为是经历让他们变化。可惜,那已经是很多年之后了。
凤楼澈笑,“走,跟我进去,里面暖和。”
越重华也笑,跟着他走进去,“你打算在北冥呆到什么时候?”
“这要问你了,”凤楼澈很是自觉的任由越重华把披风给他披在背后,“你什么时候走,我什么时候走。”
“东穹就没事要你处理?”无奈,越重华就没见过这样不负责任的君王。
“什么事都用本王,还不如本王帮他们领俸禄。”凤楼澈这话说得那是一个理直气壮,每年大把的金子银子发出去,他可心疼。要是什么事都用他,不如他领银子,保证十天的事他半天就能做完。
越重华笑,“还有半个月就是皇上的生辰了,我打算在那天和他把话说清楚,然后就是有事和哥哥、琴瑟问清楚,就没什么事了。”
“嗯?”凤楼澈完全没听后半句,越重华叫北冥傲月‘皇上’,叫他名字,这就是不同啊。看来,对北冥傲月,他可以放心了。再就是琴瑟了。
“我说,我打算在他生辰时和他把话说清楚,然后找哥哥和琴瑟问一些事情,就没事了。”
“嗯?”凤楼澈有点心虚的看着没了好脸色的越重华,又听了半句,丫头叫琴瑟也是名字,果然这个琴瑟不是好东西。看着旁边越重华的脸色越来越差,凤楼澈有些讨好的笑了笑,“最后一遍,就一遍。”
“我说,在北冥傲月生辰那天和他把话说清楚,然后找我哥哥和琴瑟,然后就没有下一步打算了。”
顾不上计较这次又叫了北冥傲月名字的事,凤楼澈算是听出来了,“丫头,你没打算和我回东穹?还有,和北冥傲月有什么说的?如果想报仇就杀了,不想就直接走。还有,和琴瑟有什么问的?你有什么想知道的,我给你查。”
“我不想再依赖别人了,我想自己查清事情的真相。”
凤楼澈皱眉,“我不是别人。”
越重华轻轻叹了口气,“楼澈,我们都不是小孩子了,你是东穹的王,你有你的事要做,我也有我的事要做。无论你想不想接受我的感谢,我都要感谢你的救命之恩和救哥哥的恩情。这一次,我想了很多,我想依靠自己,才是最长久的。没有人能陪在我身边一辈子,我想靠自己,你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