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二十章 送礼
第二十章 送礼



更新日期:2014-02-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红楼。
“不知道该说是在相府耽误了你这么多年,还是该说你实在是练武的奇才,短短两个月的时间,说现在的你算得上顶尖高手还是有一点难度的,不过绝对是少有的高手了。”
“还是不够,”越重华喝了杯茶,“我虽然没有和凤楼澈交过手,不过他的速度我是见过的,就是一瞬间。”
“我说你怎么总提凤楼澈啊?”红绫无奈,“和他才认识几天啊,三句话都离不开凤楼澈。”
“你这话像是吃醋一样,”越重华轻轻笑了,“我见过的这些人,也就是他和琴瑟的身手是高手。虽然没见过他们真正的实力,但是我感觉凤楼澈比起琴瑟还是差着一些的。怎么说,凤楼澈的速度的确很快,而琴瑟给我的却是深不可测的感觉。”
“所以就选琴瑟吧,你的安全就有保障了。”
越重华摇头,“也许以前的我还是太天真了,总以为与世无争就可以安静的过一生。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些事,是躲不开的。”
“我看你现在也与世无争的。重华,你就承认了吧,你就做不了像我这样泼辣的女人。”
重华哑然失笑,“谁告诉你不泼辣就是与世无争了?我只是习惯了安静,我不是什么都不知道的闺阁千金。其实,有些事,只是单纯的不愿意相信罢了。”
“那你打算怎么做?要不要联系你父亲的朝中好友?”
“不用了,”重华放下茶杯,轻轻靠在椅背上,“知人知面不知心,况且我也不想把事情闹得太大。”
“对了,”红绫凑上来,“琼华太后不是提起过你的身世吗?既然你的身份非同一般,也许你就是哪一国的公主郡主呢。”
“琼华太后也只是猜测,而且哪一国会丢了皇族都不找吗?”
“那就是兰陵?”
越重华没有回答,这段时间她在尽力的回忆着忘记的事情,她似乎看到一个银色的身影,很亲切,好像隐约看得见很温柔的笑容,很……像哥哥。她摇摇头,大概是太想念哥哥了。“不会吧,再说吧,不要说那个了。”
“那你到底是想怎么做啊?”
重华刚要说话,忽然响起了急促的敲门声。红绫不耐烦,“谁啊?”
没人回答。
“谁啊?谁啊?”红绫不悦,“我休息了,我……”
还没说完,来人把门直接推开了,红绫的脾气一下就上来了,看着面前一身黑衣全身杀气好像在死人堆里走出来的人,竟然也不由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
越重华站了起来,“无影?”
红绫意外的看向她,“他是谁?你认识?”
“红绫,这是无影,凤楼澈手下第一杀手。无影,这是红绫。”
无影没说话,完全无视了红绫,把一把匕首拿了出来,指向了越重华。
红绫一惊,这是凤楼澈的第二兵刃——蛇蝎!一个闪身,如同一道红色的魅影一样挡在了越重华身前,“你要做什么。”
无影完全没什么好心情,说好的救出了越止戈就把蛇蝎给他,没想到被自家王给骗了。这好,转手又送了越重华。侧身越过红绫,惜字如金:“王给你。”
“给我?”越重华犹豫着接过。
红绫一下睁大了眼睛,“凤楼澈这是把蛇蝎送给你了?”
无影面无表情,“王给你。”
越重华皱眉,“我已经有戮屠了,你家王怎么办?”
无影干脆没了回答,转身要走。
越重华一把拉住了他,被无影很敏感的闪过,他从不允许人近身,除了凤楼澈,只有王一个人是特例。
越重华也理解,淡淡地说:“拿回去吧,告诉凤楼澈,谢谢。”
也不知道为什么,无影一生中第一次想说很多话,想告诉她凤楼澈多在乎她,想让她到凤楼澈身边,如果可以,他想直接拉着她到凤楼澈面前。嘴唇动了动,无影转过身,“王说给你,让你记着他。”
“我会感激的。”
“他不是让你感激,”无影似乎对于自己的解释而纠结,但还是继续说了,“王一直在等你。他怕你忘记他。”
红绫不悦,可不能让凤楼澈的手下把重华骗了去,“怕?东天王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干不出来,还会怕?回去告诉东天王,想在我们重华身上打什么鬼主意,还是趁早收了吧。”
无影一个冷眼看过去,就算红绫识人无数也不由心里一惊,这已经不是杀气了,而是死气,一种极其绝望的死气。无影收回目光,没有人能在他面前说王,尤其是在王喜欢的人面前。
越重华推了推她,“好了,红绫,你等等我,我去见见凤楼澈。”
“重华!”
“无影奉命而来,我不能让他交不了差,也不能收下蛇蝎。无论他有什么计划,有什么阴谋,蛇蝎是他最后保命的东西。”越重华暗暗皱眉,这个凤楼澈,总有惹她生气的本事。凤楼澈仇家无数,多少人想要他的命,他倒好,把保命的东西给她送来了。
“我陪你去。”
“不行!”无影直接否决。
“真的不用,”越重华拍拍她,“放心,我会保护自己的。如果真的有事,我也会逃回来的。”
红绫犹豫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小心为上。”
越重华笑了,“无影,我想去见见凤楼澈,可以吗?”
“当然。”无影转身就带路。他是替凤楼澈高兴的,他和凤楼澈不仅是王与下属的关系,也不是因为凤楼澈救过他的命,给了他如今的一切荣誉,而是生死之交。

注:流年最近有些事耽误了更新实在抱歉,补上两章。祝大家新年快乐万事如意,和相爱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