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十五章 一骑绝尘
第十五章 一骑绝尘



更新日期:2014-01-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阿野?你在这里做什么?”
“小姐,您可算回来了。哟,奴才见过皇上。”
北冥傲月点点头,“找你们小姐有什么事?”
“回皇上,我们少爷说要找小姐,说是有话要对小姐说。”
“哥哥也真是的,什么话让你告诉我不就是了。”越重华微笑,看看北冥傲月,“皇上,那我今天先回家吧。”
“今天天晚了,明天再回吧。”
“哥哥从没有找过我,想必是有什么要紧的话要嘱咐我。阿野陪我回去没事的,皇上放心。”
“那本皇陪你回去。”
“不用了,皇上明天还要上朝,我明天就回宫。”
“好吧。”
告别了北冥傲月,越重华和阿野向越府走去。北冥傲月看着越重华的背影,紧握的拳骨节泛白,重华,明天你还会回来吗?我知道,这一放手,不知道再见,会是什么情景。
越重华和阿野一路说说笑笑,忽然听见杂乱的声音,原本寂静的街道慌乱一片,连空气都变得炙热起来,远远看见,浓浓的白烟和冲天的火光,那是越府!
“哥哥!”越重华脑子一片空白,慌慌张张的跑过去,一个没注意险些被长长的裙摆绊倒在地。“哥哥!”任由阿野把自己扶起来,接着跌跌撞撞的向越府的方向跑去。才分开几天,怎么会这样?有时严厉有时慈爱的父亲,还有宠着她如宝的哥哥,谁能告诉她,他们没事。
偌大的越府,刚刚换上了“肃王府”的崭新烫金牌匾已经在火焰中狼狈不堪,她能看见的,只有一片火光。映在她瞳底的,只有盛放的火花。“哥哥。”越重华突然不要命的扑了进去,阿野跪在地上,死死的拉住她的腿,“小姐,不能进去送死啊!少爷已经不在了,你不能再进去了!”
“胡说!哥哥一定在等我!”越重华拼命地挣扎,没有焦距的瞳孔只有死死的固执。“你放开我!放开!”
“小姐!”阿野死死的拉着越重华,这是越家的最后一个人了,不能再死了。
此时的越重华也不知哪里来的力气,就凭手臂,硬生生的推开了阿野,朝大火就扑了进去。
“丫头!”突然出现的声音心疼的无以复加,“别犯傻!”
“你是什么人!”越重华被一股大力抱住,怎么挣也挣脱不开,心里越来越急。“滚开!滚!”
“我是凤楼澈,丫头,我是凤楼澈。”情急之下,也顾不上暴露身份了,一把扯下面具,那双邪魅的眼里是从未有过的焦急和心疼。
“不认识!”越重华拼了命的向凤楼澈身上打去,“你放开我!放开!放开!”
“丫头,听话,你哥哥没死,我把你哥哥救出来了,和我走。”
“我不信!你放开我!”越重华再也没有任何能力去思考,她只知道,她的亲人在里面,把她当作珍宝的越止戈,不管她是谁,他都是她的哥哥。越重华用尽了全身的力气,回头就给了凤楼澈一个耳光,这是她生平中第二次打人,打的都是一个人。
“丫头!”凤楼澈无奈,他太低估了越止戈的在她心中的重要性。“你听我说,我用性命担保,你哥哥平安无恙。”
终于冷静了一些,越重华问出了心里最深的一句话,“谁放的火。”
凤楼澈一怔,原本想告诉她的真相,现在突然不想告诉她。他宁愿她什么都不知道,宁愿她还做那个单纯的喜欢北冥傲月的越重华。“我……”
越重华完全冷静了下来,不再大喊,不再挣扎。那双清澈的眸子,平静如水,看着面前的凤楼澈,微笑,“是北冥傲月吧。”
“你知道?”
凤楼澈的反问给了她毋庸置疑的答案,她轻轻笑着,眼底却明显有东西在变化。这不是她早就知道的答案了吗?只是没想到这么快罢了。
她不问,不说,不是不知道,不是不明白。她一直都知道,那双曾经给她温暖的手沾满了鲜血,那个时而会对她微笑的人从来都没有想放过越家,她从来都知道,只是不愿意相信。人就是这么奇怪,总是去相信自己愿意相信的,却忽视不愿意去相信的,但是忘记了,无论愿不愿意,这些事都会发生,嘲笑她的天真。
“丫头。”凤楼澈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越重华依旧微笑着,就算她做他想要的皇后,就算越家安分守己,他也不会放过,是她太高估了自己在他心中的地位,是她错了。
“丫头,”凤楼澈皱眉,“你难过就哭出来。”
“我累了。”
凤楼澈勉强的笑了一下,“好,我带你回家。”
伸手,把越重华抱进怀里,把她的头埋在自己肩膀。下一个瞬间,眸子一凛,刹那间杀气凛然,“无影,这里的任何一个人,都不要留下。越重华,悲伤过度,已经葬身火场。”
“是。”
跨上马背,一骑绝尘,红袍如血,凤楼澈紧紧拥着怀里的人,像拥着襁褓间的婴儿。
从此,世间再无越重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