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作品相关 > 序章 阴差阳错
序章 阴差阳错



更新日期:2014-01-1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们都不知道,在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遇见什么人,说了什么话,都可能改变最后的结局,这就是命运从未停止过的阴差阳错。
  我们无法掌控自己的命运,甚至无法改变自己的命运,每当我们自认为改变了命运的时候,命运往往会和我们开一个天大的玩笑,让我们为这所谓的改变付出惨重的代价;每当我们自认为会得到想得到的东西的时候,命运往往会大度的让我们得到,然后给我们致命一击。这就是命运,它用翻云覆雨的手掌把我们每一个人玩弄于股掌之上,像一只绝顶聪明的猫逗弄一只濒死的老鼠,在老鼠极度痛苦的时候施舍一分希望,又在老鼠自以为苦难结束的时候迎头一击。
  人的一生像一局棋,一局让人无法反悔的棋,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人的一生更像一场戏,一场让人身在其中的戏,你方唱罢我登场;人的一生更像是一场赌博,一场让人深陷其中的赌博,没有人能赢到最后。强极则辱,情深不寿。太在意反而不能得到,太执着反而容易失去。曾有一刻,以为会是天苍地久,最终,却恨不能一夜白头。
  宰相千金,未来皇后,却在一局没有人能看的清的迷局里越陷越深,四帝四皇牵扯其中,新仇还是旧恨,怎样的爱才能恨之入骨,怎样的情才能打动人心。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谁才是真正的操控者。皇族世家,隐藏帝王,六年前,六年后,孰是孰非,孰对孰错,缘起缘灭,缘生缘尽,山河无疆,命格无双,韶华倾负,荡气回肠,兰陵一错两茫茫,平沙指点笑君王。
  开世九百九十九年,九月,九日。
  这一天注定是最不平凡的一天。
  阴云密布的空中,一道霹雳划破天际,昏暗的天色下只有好像随时会断了的喘息声,脚步匆忙,女孩拼命的奔跑着,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她知道必须要跑下去,跑下去才会活着。她不知道,在她身后的不远处,一个男子也在拼命的追着,华贵的长袍凌乱不堪,他只知道,一定要追上她。在他们的中间,是一群黑衣的追兵。一时间,昏暗中只有杂乱的脚步声和喘息声,紧张的揪着人的心。
  又是一道霹雳划破天际,几乎闪瞎了人的眼,昏暗的天色下只有好像随时会断了的喘息声,脚步匆忙,一男一女互相搀扶。黑暗中,隐隐传来女子压低了的声音,“你伤怎么样?”
  “没事,快走。”
  “对不起,是我连累了你。”
  “墨帝君别说这个了,躲过这批追兵回去就安全了。”
  女人深深呼了一口气,“别叫我帝君了,今天帝君就是我的儿子了,我和你本来没什么关系,为什么会帮我?”
  “渊皇为人,我们其他三帝与他积怨已深,理应如此。”
  “可是你妹妹联姻……”
  “小心!”话音刚落,男子一闪身袍袖一翻打飞了暗处射来的一支箭,后退两步跪倒在地。
  “祁帝君!”女人看了看男子,一皱眉,这是重伤晕过去了,眼看埋伏在这里的一群追兵围了过来,怒极反笑,“好,我墨子琊技不如人,输给了渊皇,我认栽。回去告诉渊皇,我墨子琊宁死也不愿意见到他。”
  “夫人此言差矣,我家主上对夫人一往情深,甚至包庇了夫人必死之罪,夫人怎可如此无情,而且还和祁帝君联手,夫人就不怕连累了祁帝君吗?”
  “威胁我,”墨子琊冷笑一声,“别忘了,他可是四帝之一,如今已经重伤,如果杀了他,怕是渊皇也会棘手七分。”
  “属下并不想为难夫人和祁帝君,请夫人随属下回宫。”
  “痴心妄想!”墨子琊笑着,看了看身边昏迷的男子,低声说:“祁帝君,多谢,不过,不能再连累你了。”说着,纵身一跃,万丈悬崖,瞬间吞没了她的身影。
  “夫人!”那一群下属一惊,“这……”
  为首的下属摆摆手,“快回去禀报主上,加派人手寻找夫人。”
  “那祁帝君怎么办?”
  “祁帝君和主上同为四帝,如今夫人已死,定是有人继位,不能杀他。快,回去禀报主上。”
  “黑衣卫听令!”一黑袍人突然出现,像是踏风而来,身法诡异,他手中拿着一块黑银令牌,“主上有令!不许伤害夫人一点毫毛,违者,杀无赦!”
  第三道霹雳瞬间好像是要把天空劈作两半,两座宫殿,两个年轻的男子一步一步走上金龙宝位,几乎是同一时刻的,他们的手摸上了龙椅的把手,袍袖一挥,阶下跪拜尊崇,“恭请帝君登基。”
  第四道霹雳纵横而下,紧接着就是瓢泼大雨,那力道好像要把天空打出窟窿,然后又重重地击到地面。这样大的雨,还是掩不住浓重的血腥味。大雨中,年轻的男子一头银发妖娆,嘴角的微笑危险,修长的手穿过最后一个人——龙椅上的人的身体,“我说过的,所有挡我路的人,都要死。”
  一道滚烫的血液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他漫不经心的抽出手,以缓慢的近乎诡异的速度转过身,看着他脚下蔓延的血路,看着偌大的殿上一地的尸体,然后坐在沾满血腥的龙椅上,淡淡地说:“本该属于我的,我也本该拿回来。”
  阶下,一金发男子微笑着半跪在地,“臣拜见海皇。”
  第五道霹雳打下,好像要把整个天空拦腰斩断。雨渐渐地小了,女孩还在拼命的奔跑着,没有目的地,没有方向,好像根本停不下来。身后的追兵越来越近,女孩的脚步越来越乱,好像随时会摔倒。
  眼前的路越来越黑,是没有力气了吗?女孩揉了揉眼,再睁眼时,她看清楚了,前面,是悬崖,深不见底。“啊——!”一个惊慌之下,女孩刹不住狂奔的脚步,就那样脚下一滑,身体慢慢地被崖顶吞没,然后彻底消失在了那片黑暗中。
  “小瑾!”一个惊呼,追兵身后的男子拼尽了全力,在下一个瞬间,就像一道银色的流星跃过所有追兵,跟着少女跳入了悬崖。
  在所有追兵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疾风忽至,一个黑袍男子,像是踏风而来,身法诡异,他手中拿着一块黑银令牌,“黑衣卫听令!少主有令!不许伤害祁姑娘一点毫毛,违者,杀无赦!”
  两道几乎相同的命令,都差了那么一点。命运的手掌,从来没有停止过阴差阳错。没有人知道,在什么时候,在哪里,遇见什么人,说了什么,会改变什么。
  这一天,是所有人故事的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