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兰陵错 > 正文 > 第五十章 联姻
第五十章 联姻



更新日期:2014-09-2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渊祭捻出瓷瓶里面唯一的一颗丹药,放在鼻下闻了闻。是解药不假,却有股子奇怪的味道。这颗解药,他出动了所有的黑影卫,竟然没有找到,原来是落到了殊乐的手里。看来,这一年,殊乐也没怎么闲着,给这药加了点东西。
左手捏住这颗药丸,右手一瞬间蕴满了忘川之力,想把药丸中那些奇怪的东西吸出来。看着自己的指尖有点变黑,渊祭皱了皱眉,却没有停。反正他是百毒不侵,什么毒还能毒过忘川的曼陀罗?可是,药丸中的古怪却一点没有减少的趋势。
渊祭收了手,指尖的黑色如潮退去。殊乐,好本事。
“无影。”
渊祭笑笑,大步走了进去。
看着面前如同神降的美貌,祁瑾有点头疼。无影是四国中人,是对手。渊祭不更是敌人吗?“无影,你这易容的……”
渊祭一脸无辜,“忘了,一个月之内洗不掉了。”
事到如今,祁瑾还能说什么?“一路小心。”
“没什么可小心的。”
祁瑾哑然失笑,也是,顶着一张渊祭的脸,四国冥世中哪个敢那么有胆量的招惹?这无影,胆子实在是大。
 
启程溯世。
渊祭对天下地形何等熟识,本来几天就能到的地方,硬是让他晃到了正好不多不少二十天。一路上因为这张过分俊美的脸引起的不断风波,终于在溯世的边界城门外,到达了高潮。
与此同时,因为凤楼澈的心情而危险了一年的东穹,也终于因为无影的回来,而达到了危险的顶峰。
 
东穹奢侈而诡异的王宫内。
所有在底下候着的官员都心惊胆颤的低着头,心跳随着凤楼澈敲打在红宝石桌案上的指尖有节奏的颤抖。这样的杀气,是只在凤楼澈刚即位的时候才有的。
他不能怪无影,毕竟对手是渊祭。怪只怪自己愚蠢,竟然一年的时间无知无觉,被渊祭用幻瞳骗无影寄回的消息骗了。精明如凤楼澈,竟然栽了这么大的跟头。
气氛压抑,一旁的女子终于起身了。一身端庄的藏青色的宫袍,九凤琉璃簪挽发,绝色女子。“王弟。”
下面众臣见摄政王开口,提到了嗓口的心终于缓了缓。
凤楼澈慵懒得抬手,“王姐,我不会怪无影的。”
摄政王长公主凤清音面色有些尴尬,却说不出什么了。
又是良久的沉默,一切寂静被宫门的侍卫打破,“报——!南皇携南阙郡主到!”
凤楼澈心烦得抬起眼,东穹与南阙素无往来,这怎么突然就来了,还带了个郡主?想着,看向了一旁的王姐凤清音。
凤清音尴尬的笑了笑,“王弟,我忘了和你说,南皇曾提及与东穹和亲,我就答应了。”
凤楼澈真是一个头疼的四个大。这些年,他左防右防,防得就是自己王姐突然给他联姻。好在四国之中只有南阙有两个郡主,一个是南皇沐连城同父异母的妹妹沐絮,一个是远房的妹妹沐云裳。此番,若是沐云裳还好,若是沐絮,真是有些棘手了。
见状,凤清音忙喊了一声,“东天王迎南皇进殿!”
“东天王迎南皇进殿!”
“东天王迎南皇进殿!”
一声接一声的通传,凤楼澈无奈了。斜倚在王椅上,等着沐连城的到来。
金色帝王纹龙袍,金色发冠,南皇——沐连城。身后的女子一身大红嫁衣,凤冠霞帔,意图昭然若揭。
凤楼澈,典型的装傻,“哟,什么风把南皇吹到了我东穹来了?这新嫁娘,莫不是南皇的新宠,到我东穹寻个拜堂成亲的地方?”
凤楼澈身后的无双无眠憋着笑意,不敢多说。明明是来联姻,让他们家王一句话说成了沐连城的皇妃,这不是故意给那郡主难看吗?说得难听了,这可是乱伦。
凤清音无奈,只得站起,“王弟就是爱开玩笑。郡主,本宫王弟言语冒犯,希望不要放在心上。”
郡主轻点了下头,没有说话。
凤楼澈眯起眼,轻轻笑了,“看来,南皇此行是为了与我东穹联姻而来吧?”
南皇沐连城一直站着,也没有说什么。东天王凤楼澈喜怒无常,可是四国人尽皆知的。看来,这联姻一事,他是不喜的。可是,人已经送到了这里,如今局势复杂,他必须与他联姻,才能多重保障。
“正是。本皇有妹,正当妙龄,听闻东天王至今未娶,小妹一直对东天王爱慕有加,愿伴在天王左右,举案齐眉。”
“哦?”凤楼澈笑,“不知本王哪里能让郡主爱慕有加?”
此话一出,莫说无双等人,台下的众臣都忍不住想笑。人家南皇说爱慕有加是客套话,自家王就这么大大方方的承认了。两个人见都没有见过,哪里就能爱慕有加。
沐连城一噎,正不知道怎么回答。身边的女子落落大方的行了个礼,“小女子沐絮,听闻东天王飒爽英姿,四国敬仰,言必行行必果。摄政王已经答允了沐絮的婚事,料想东天王必不会出尔反尔。”
凤楼澈瞥了一眼神色剧变的沐连城,哈哈大笑,“真是太有意思了!本王还是第一次被人逼婚,当真是有趣的紧呢。”
“如果天王与我南阙联姻,东穹必将更加昌盛。天王有何心愿,南阙必将全力相助。沐絮与天王同心同德,想必天王一代英雄必能怜香惜玉,如沐絮所愿。”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凤楼澈大笑,“南皇,你这个嫡妹,真是有趣啊。”
沐连城皱了皱眉,依然微笑,“天王喜欢,就是沐絮的福气了。”
“可是,”凤楼澈满不在意的欣赏着自己的指甲,“本王不喜欢啊。”
沐连城不满,“东天王是在戏耍本皇吗?”
轻轻摇头,凤楼澈优雅的换了个姿势,“本王何时说过喜欢了,又何时说过没有王后了。本王又何时说过,会和你南阙联姻了?”
凤清音有些急了,“楼澈!”
凤楼澈眼底的阴戾一闪而逝,“王姐,东穹,据我所知,只有一个东天王,就是我,凤楼澈。”
“王弟!”
埋在更深处的眷恋让如此危险的凤楼澈多了七分温柔,“本王,毕生,非祁瑾不娶。这天下,我只会遂了一个人的心愿。终有一天,我一定会让祁瑾心有所愿,世有所变。”凤楼澈轻轻俯身,“沐絮,你,不要让本王讨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