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青楼公子 > 第二卷 剑鞘名江湖 > 第一节 四大高手
第一节 四大高手



更新日期:2014-03-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嘭!”
   方桌发出了一声巨响,那四人仿佛是被惊到一般,竟然无一人动。“嘭!”终于不能在承受桌上酒杯的重量,桌子分成了四瓣带着酒杯和靠在桌上的长刀倒向四处…“哈哈,好小子!”四人中的一名大汉大笑道。“有本事来打我啊。”也不等四人反应,夜天拉起白柔直接冲向门外。“哼,想跑?”抬脚蹬起了地上的长刀,长刀直直地飞向了夜天二人,
  “叮!”
  长刀的刀尖直接被一柄古剑撞碎掉落在地,“我是让你追我,快追。”嘻笑的对大汉叫唤两句之后,夜天又“迅速”的向外跑去,“追!”大概是四人中的头领,对其他三人下了一个字之后奔向门外…“天哥哥真坏,那几个人的功力不够怎么就这么戏耍他们啊。”白柔坐在路边大树的树枝上说,“这可不是我欺负他们啦,我想问问他们点事他们不理我,这不是找打。”夜天用一个自认为是无辜的语气说道,白柔刚想反驳什么四名大汉却是已冲了上来,长刀一甩道:“你怎么不跑了?”夜天坐在树枝上居高临下说:“这里没人了,我还跑什么跑啊。”“你跑不跑和有没有人有什么关系?”“我怕你丢脸啊。”一息之后…四道刀影向夜天劈去,“叮叮叮叮!”四声连贯而又急促的金属碰撞声,四把刀尽被一柄未出鞘的剑拦下。“你们就这么点本事吗?”夜天轻蔑一笑,四人见此也不在隐瞒什么了。“布阵!”刚刚下令追的大汉怒吼道,四人均匀的站在了夜天的四个方位,“我不得不承认我们的确不是你的对手,不过很遗憾到此为止吧。四象两仪阵。”最后一句是对另外三个人下令,不过夜天此时也是很惊讶。鬼谷经上不是说四象两仪阵早已失传千年之久,怎么会在这四个武功平平之辈所得。不过夜天也是没有闲心再往深处想了,四道流光飞舞着向夜天刺来,“哼!”清出一声一招“破笋成竹”抖开了马上就要逼身的流光,四道流光相撞在空中,“哈哈,再来。”夜天看着空中所对的流光大笑,突然间,夜天浑身汗毛一立,顺势向前就地一滚,紧接着刚刚夜天所站的位置出现了一个大坑,好险。夜天暗叹了一声,抬头在看,夜天顿时一愣,刚刚的四人气息暴涨不说,周围的景色似乎也有些模糊不清。夜天慌了。本以为所谓的阵法不过是靠着一些步法让几个人的剑法结合,谁知道不是这么回事。“小子,这四象两仪阵中之人的内力会如四季一般轮回不断,你还是趁早自裁吧。”四人中的一个偏瘦的说道。
   “看来你们是不见棺材不落泪了。”刚刚站起来的夜天冷笑道。身的白衣上粘的些泥土略显狼狈,不过从平稳的气息上看人倒是没受什么伤,这倒是让阵外不远处竖耳聆听的白柔放了口气。“哈哈,我倒是看看你怎么翻身。”那个偏瘦男子大笑。夜天却是没收到什么干扰,轻出了口气,没出鞘的问天剑竖在面前,“折水清莲”。手中的剑鞘顿时入盛开莲花一般四散而开,暴指向夜天四周。“哼!”四人同时一弹,四道流光指向夜天。
  “嘭!”
  狼烟四起,
  再看,
  四人的武袍皆是化作了由一条条的细密刀口组成的破布。中间夜天,刚刚身上粘的灰土已被刚刚的剑气震落,夜天又恢复到了刚刚的一袭白衣…
   “呼!”夜天重重的叹了口气,剑鞘一抖赶忙支住了要倒下的身体。“天哥哥,你怎么样了?”白柔已是从树上飘了过来,“没想到我的这怪功小成却还是差点栽在这。”“天哥哥已经很厉害了,他们四个单打都不是天哥哥的对手,但是组成的四象两仪阵可以与当世一流高手一拼了。不过天哥哥为什么非要和他们过不去呢?”夜天尴尬了,总不能说是看他们不爽吧!“因为…”“噗!”夜天太喜欢这个吐血的大汉了,刚好转移了白柔的注意力。
   “你与北狂白笑是什么关系?”那人刚醒便看着夜天大喊,“北狂白笑?这是谁?”夜天却是没有注意到身后的白柔的浑身一颤。“其实你误会我了,我只是刚入江湖,不懂些武林中的规矩,见四位大哥身怀内力,想必是武林中人,所以便是有意打听一番。至于刚刚所说的北狂白笑,我也确实不认识的。”夜天用着尽量平缓的语气说道,不过心里就不一定了…将信将疑的大汉盘坐起来,“你若让我等恢复内伤我们便先暂且相信你。”也不等夜天答复便是直接开始运气疗伤…片刻其他三人也是相继醒来,但是看到运功疗伤的大哥和夜天,一旁“闭目养神”的白柔,想了想只能将大哥围在中间三坐下来。
   “呼!”夜天和大汉同时吐出了一口浊气。“我暂且先相信你了。”看着和自己一样疗伤的夜天,大汉也是暂且先放下了戒心,“这就对了。在下夜天,不知…”“罗浩。”“那罗大哥可否指点一番?”“哈哈,”罗浩也是豪爽之人,“夜少侠怕是刚出师门吧,现在的江湖可不是一捧清水。”“罗大哥此话怎讲?”夜天心中大惑,三年前自己刚入鬼谷山时虽不知江湖中事,但是从青楼里也没少偷听,虽然各门派有些摩擦可总体还是平平静静的。“夜少侠不知啊!自从朝廷中的第一高手王东那个老太监一死,他手底下的小太监也都开始争斗起来,一个个为了讨好皇上都说什么太平无事,渐渐的皇上也不知江湖中事了,更别说操控了。这江湖没了上边压的大山自然就乱了,现在更是准备推选武林盟主脱离朝廷的暗控。”“这王东不是号称天下第一高手吗?怎么会…”“放屁!”罗浩不等夜天说完便打断道“那是江湖上的几位高手懒得争那些虚名罢了,现在武林上的四大高手东龙西杀,南醉北狂那个不是动动手指便能灭掉王东那个狗太监的。这王东说来也是霉运当头,刚刚杀了夜狂夜大将军,夜将军的结拜兄弟闭关近二十年的白笑便出关了,听到夜将军的事后,那可是二话没说直接孤身一人杀进了皇宫,一剑削了王东的狗头。而且据说当时还把王东的头摆在了皇上的桌前与皇上一谈,武林上的几位兄弟也因此送他北狂的称号了。”我怎么不知父亲交了这么一位高手,夜天此时心里也是在飞转啊,“那其他三位呢?”似乎是说到了罗浩的明了处,这平时不多话的汉子也开始了“要说这东龙萧逸那传闻可就神了,据说是什么神龙转世,不过此人倒是没堕了他的名号,降龙十八掌也是练到了大成之境,将丐帮帮主之位一传倒是快活了几分。这西杀妖的名号可不是瞎讲的,刺手楼楼主杀人怎么少得了,怕是没有一万也有八千了。据说当时朝廷派兵三万围剿刺手楼,妖带数十人直接吞下全部。后来皇上也是看这刺手楼没有与朝廷作对,再加上非剿灭定是元气大伤,所以也没再出兵。南醉也是这四人之中最为神秘的,我也只知有其人罢了。连名字都不知。”仿佛是遗憾,不过夜天能感到罗浩的失望。
   此时那三人相继醒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