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传统武侠小说 > 青楼公子 > 第一卷 苦修入武道 > 第三节 拜师上山
第三节 拜师上山



更新日期:2014-01-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再回到夜府,夜天此时也是疲惫不堪了。“但愿没在这里设防吧。”夜府此时已经没了牌匾,空荡荡的门洞还在等待着它的新主人…

   门上上了锁,夜天只得翻墙进去了。后空翻落到了草丛里,打量了一番确定了没人,夜天才走了出来直奔书房。“希望那里还没被发现吧。”夜天推门而入,房间里已经什么都没有。夜天走到了墙角,回想起了以前父亲所说“天儿,以后若是夜家遭难,你无论如何也要把这里的东西取走。”这里到底是什么?父亲非要让我带走。”夜天按照父亲当时所说的那样打开了角落里的暗格,还好还在。看到暗格里长长的木盒,夜天松了口气,这是什么东西。好奇心的驱使下,夜天打开了木盒,一把剑。“看上去倒像是个古董。”看着手中的长剑,夜天自言自语道。“还真是那把啊!”夜天忽然被背后的声音惊醒,有人!我没察觉!夜天瞬间拔剑,但愿这剑还锋利吧…

   转过身夜天傻了,两件事:面前的老人正是昨天救了自己的人;手里的剑拔不懂!!!“别费劲啦,问天剑是那么容易就能才出来的吗?”夜天此时才注意到剑鞘顶端两个乱七八糟的字,倒是有点像问天。再抬头老人不见了,紧接着手里一轻,再低头问天剑也不见了,抬头老人正拿着问天剑把玩。抬手抽出,剑冷,剑上则是一珠金色似是流体,四处游动,细望才知只是反光而已。

   夜天惊讶地不知如何了,他知道老人对他没有恶意,不然以老人的功力怕是打个喷嚏自己都接不住,他惊讶的是老人能抽出剑,看起来很是轻松…“想报仇吗?”老人将剑插了回去说。夜天听到这,心中有事一阵悲凉,夜家只有我一个了。“想!”说罢夜天便向老人跪下“请…”“我说要收你为徒了吗?”夜天心中一动,刚想再说“哎,算了还是收了你吧。记住啊,是你非让我收你为徒的。”夜天虽没听懂老人的话,不过还是拜师礼向老人重重的磕了三个响头…

   夜冰寒啊夜冰寒,现在你的孙子变成了我的弟子,说到底我还是比你小了一辈啊,只是我若不收就是真对不住你了。老人心中默念着。“你怎么知道我能教你什么东西啊。”“因为师父拔出了问天剑,这就证明师父的内力已经是极为雄厚了。”“呵呵”老人轻笑道:“你怎么不问问我是谁?”“只要师父能教会我武功,是谁又如何?”这一句话说的很危险,但是夜天在赌,他赌老人不会与他计较语言上的无理,要么便是老人一直都在装他的慈眉善目…“哈哈,好个无理小辈,正和我胃口。”若是夜天刚刚恭恭敬敬的,老人还未必会收他。呼。夜天心中也是长舒了一口气,刚刚若是输了就没命了。“为师鬼谷子,记好了,以后你也是有背景的人啦。”鬼谷子半开玩笑道。夜天突然从老人的话中感到了一种别样的温暖…

   “师父,这剑…”夜天从刚刚老人的神态里看到了老人对自己手中这把剑的别样感情,自己拔都拔不出来,留它何用。“你拿着吧,我可用不起啊!”夜天不懂,但见师父眼中的坚定也不再推让。“一身伤舒服吗?”“啊!”还没等到夜天反应过来,鬼谷子便将他一指激晕,喃喃道:“当个师父还真是不省心啊,伤筋动骨一百天,有你受得了。好不容易带着柔儿出来玩几天又要回去了。”声音还未消散,人影却早是不见了踪影…

   “这是哪啊?”夜天迷茫的打量着四周,普通的小木屋,刚刚不是还在夜府吗?“师弟,你醒啦!”还是那天的女子,不过现在已经是同门了。“师姐,这是哪里啊?”夜天看着左手上的绷带好奇地问正吃饭的女子。“鬼谷山啊。”鬼谷山?已经出城了吗?正想着要站起来,不料白柔,就是那女子却像是什么都看到了似得,“爷爷说你不能动。”说着从碗里用筷子甩过一块肉来,直接砸进了夜天的嘴里,夜天傻了,要不是她还闭着眼,夜天都会忍不住以为她以前都是装的。“师姐,你的眼睛?”“哦,吓到你啦。我已经习惯了。用耳朵就好了。”“柔儿,你师弟醒了没有。”声音不大,但是夜天感觉好像是千里之外传来的,“醒了,爷爷。”同样不大的声音,很平静,但是夜天感觉这声音至少穿出了数百米…

   “这么想出去吗?”白柔好奇地问夜天。废话,老子来这三天了,天天光在这躺着了,夜天心中正大骂着。“好吧,我陪你出去玩玩。”“哈哈哈哈,啊,好疼。”“不至于啦,内伤都好了,只不过是左手还没张好啦。”夜天无语…

   好高,这是夜天的第一感觉。烟雾缭绕在自己的脚下,望去只能看到一个个探出云海的山头。此时白柔一身白衣的站在身边,美!无色画中仙。

  九重云海几头山,雾染衣绸杏白颜。

  凡间哪得逍遥处,妄想仙伴路更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