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二章 鬼斩役
第二章 鬼斩役



更新日期:2013-1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别动,否则,否则。
    没错,再敢向前,你老公就是你的下场。
    女人恶狠狠的等着我。慢慢向前。
    赵倩,快开枪,快开枪,赵倩。
    叫了几声见赵倩没回答,转过头一看,赵倩不见了?赵倩这小贱人学会穿墙了么?不会这么不讲义气逃跑了吧。正在幽幽气愤中一低头,赵倩嘴唇发白躺在了地上。正要去扶,身后传来女人尖锐的咆哮。感觉急促的脚步就在身后。
    转身的时候,血溅的我满脸都是,呆呆的看着门口那面具男。脚下女人被拦腰掰成两节。血潮湿一片。
    你早来点会死么?你知不知道我衣服新买的么?你......
    够了够了。
    高天取下面具,摆摆手,半年没见,还是那么啰嗦,随手丢下手中断开的纸人。纸人飘飘荡荡掉在了女人化开的血水里。
    阿弥陀佛,本想饶你一命。无奈你已成魔。
    成个屁魔,我看是成精。
    我转身我床前走了一步。脚一颠,差点没站稳。扶着床沿坐下。
    你怎么了?
    还不是赵倩这小贱人怕我不好好学习,仿效古人来个锥刺股。对了,赵倩。
    两人把地上的赵倩扶起来,小心的放在床上。
    他怎么样?
    没事,刚才摔了一下,休息一会就好了。
    高天点点头。看了看四周。
    找什么?
    找哪里有油。
    厨房。
    我看着高天的背影。无奈的摇摇头,这年头当巫师的台阶越来越低了。简直成收容所,让这种脑瘫患儿再就业。
    秋落!
    干嘛!我没好气的回答。不会连油和盐都分不清吧!
    过来看,你看。
    高天指着灶头旁的水缸,我睁眼看去,两人一下都沉默了。水缸里,堆着大大小小的躯体肢干。紧紧塞在一起。去除了内脏,每个一节划上一开口,洒满了盐晶。那断肢分明是一条条人手人腿。
    高天,你知道么。乱葬岗上的狼,眼睛是绿色的。知道为什么么。它们会把埋在地下的死人刨出来,吃掉。一点不剩。这样长年累月的话。
    话还没说完,外屋就听到敲门的声音。
    对了,我忘记很你说了......
    透过纸窗我朝外瞄去,大雨中,长长的人队旁,站着一头戴斗笠,穿着蓑衣的人。看身影是个男子,声音听上去有些岁数。
    就是他?
    高天点点头。
    小心!
    高天一把把我扯开。窗户在中间笔直断开。
    是刀气。
    阁下既然在此设局。就出来一叙吧。
    我用力一推高天。隐约中听到高天骂娘的声音。
    道士呢?
    死了。
    墨子呢。
    死了。
    那道童呢。
    我见他年幼。
    哦。
    给了他一痛快。
    我心中叹了口气,那线索岂不是断了么。
    茅十八原本只是个酒肉道士,守着一座叫仙风观的危楼。平日里接点白事,偶尔驱驱魔,骗骗一些老太婆混口饭吃。观里就他加一个寄养的徒弟和一个看门老头。去年不知是谁找他应了赶尸的活。因为湘西丘陵阡陌,交通自古不便,因此一直流行赶尸的风俗。早已见怪不怪了。所谓赶尸就是应本家的要求,将客死他乡的亲人送回家乡安葬。至于如何赶尸,外人一直不得其法,就算看到尸队,哪怕再好奇,也因为忌讳避之唯恐不及。所以一直充满神秘色彩。要说茅十八有多少本事。那也是雾里看花,有可能确实是个酒囊饭袋,但也可能真人不如相。毕竟他的师父仙风真人确实是个高人。而且早先确实以赶尸为生。
    阁下是何人?
    那男人沙哑的嗓音传来,一下把我拉回现在。
    路人。
    哼,呵呵。男人满声轻蔑。
    阁下可见我此刀。
    高天点点头。
    此刀如何?
    不错。
    用此刀取阁下人头可否。
    高天笑笑,怕是不能。
    我在屋内趴着窗户。心里暗骂,你们是拍武侠片啊,哪那么多废话。吐槽中,一股腥味袭来,身后被一个巨大的黑影覆盖。我一侧身。整堵土墙撞出一个洞来。男人的身上从几个窟窿里淌着血。尖尖的獠牙从口中露出。眼睛冒着绿光。抖掉尘土,看向我。
    据说,一个人如果常年吃人肉的话,就会变成人魈。
    我后退了几步,瞟了一眼床上的赵倩。视线就急忙回到男人身上,防止他突然冲过来。
    哪来的猪妖,这般恶心。
    男人回头咆哮的朝向那沙哑声音的来源。有一声咆哮中冲了过去。
    据说胖的人,最讨厌别人说他是猪。我吁了口气,总算离我暂时安全了。
    斗笠男不紧不慢的打开腰间的葫芦,顿时,那男人化成一团血水。再仔细看去时。雨水中,分明有一只半透明的神兽。
    是水麒麟。那男人已在水麒麟的腹中蠕动。水麒麟渐渐办成了红色,在雨水冲刷中又换回水样。水麒麟转头看向高天,一跃而起。高天侧步一躲,却不知何时,斗笠男的大刀已在身后举起。高天从怀中掏出纸钱,扬手撒开。
    哎,兄弟,你自己留着花吧。别扔了。
    我在屋内摇摇头,感叹自己这个月又要增加一笔开销。
    高天扔出的纸钱,反物理的如同铁片,发出金属板的撞击声。斗笠男刀锋外开八字,把纸钱打飞。水麒麟站在他身后,发出一记虎啸。
    高天从怀里掏出几个巴掌大小的纸人抛向地面,双指贴于唇前,念动口诀,纸人像有生命般站起,向前缓慢走动。说也奇怪,没向前走一步,纸人就大一圈,脚步越来越快,纸人也越来越大,没十来秒,那十来张纸人就变得和真人般大小,2D也变成了3D立体。
    纸人在水麒麟的巴掌下一个个瘪了下去,其他的被斗笠男的大刀削去。高天在十米开完不停地撒着纸人像不要钱一般。我突然觉得高天要是搞殡葬业做金童玉女多好,这手艺全浪费了。
    水麒麟一跃着地时突然散开不见,正在寻找时猛地从积水的地面里跃出。前爪架在高天肩膀。高天被重重按在地上。
    哎,兄弟。
    正在我心痛钱的时候,身后听到脚步声。不会那女的也诈尸吧,回头一看。是高天。
    我指指窗外(其实已经变成窟窿),那是你,你是谁?
    高天木讷的看看我。
    不要放弃治疗啊。
    再看窗外,水麒麟下的高天,化为一堆烂纸。
    我在纸上面涂了层油,聪明吧。高天洋洋得意的看着我。
    不要意思,我只想弱弱的问一句,你的衣服不套在纸人外面么。
    高天搓搓肩膀,是哦!阿嚏。
    水麒麟一声呼啸,悻悻的走来,两团雾气从鼻孔喷出。
    回来。
    斗笠男扛着大刀,打开葫芦,水麒麟成一道磷光。
    .
    什么?
    男人没回答我,转身走入林中。身影在雨中模糊消失不见。
    你醒了。
    赵倩睁开眼,本能的一下坐起摸向腰际。一睁开眼,眼前突然并排站立的数人,是谁都会吓一跳。三人互相点点头。我和高天抓着黑布的两个角一拉。
    黑布下,站着七个女人,准确的说是七个孕妇。女人都闭着眼睛。高天探了下鼻息,点点头。赵倩嘴角上扬抑制不住兴奋。正要和我拥抱庆祝却被高天叫住,真是不解风情。
    等等,高天掰开女人的嘴,手指伸了进去,取出一块黑色的木块。有一脸焦急的伸向一下一个。取出黒木的女人瞬间倒在地上,高天的脚下丢着六块黒木。最后一块在手中捏成粉碎。
    这叫炭金木,使用一种古树煅烧而成。放在尸体口中可以延迟尸体腐化。要是活人的话。
    要是活人怎么样?赵倩看高天沉默不语,急忙追问。
    要是活人一直含在口中,会中炭毒,处在一种半寐的假死状态,虽然能听懂一些简单的指令,比如说随着铃声前行,但跟行尸走肉没有区别,而且,而且,高天狠狠的一拳打在木桩上。一但炭毒太深,七八日后就会毒死过去。
    房间里沉默了好久好久。
    半年前,我们曾经发现一具全身发黑的女尸,女尸的肚子被剖开,从骨盆和子宫的开口来看,应该是个孕妇。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再取活婴。
    三人又一次陷入沉默。
    我低头看着那一个个隆起的肚子,难道对他们来说她们只不过以一个个暂时的容器么?而那腹中又一个个鲜活的生命又算什么呢?
    临玉县双子镇。
    我想起那斗笠男临走时的话语,反复念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