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魌神众 > 第一卷 婴灵篇 > 第一章 湘西大雾
第一章 湘西大雾



更新日期:2013-11-2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雾。
   湘西的山川,层层叠叠,高大的乔木和低矮的灌木占满了整个山道。
   这世间,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路也就有了。
   山路,穿过被雾气包裹的山林。能看到的也只有眼前的四五米。
   大雾中,远远地能听到摇铃的声响。隐约闪烁出一团烛火。人影渐渐清晰。走在最前的人青衣道观,头戴紫冠,右手将引路灯捧在胸前,左手轻摇铜铃。 铃声中,身后的“数人”顺着声音缓缓而行。
   “那群人”走的很慢很慢,像医院里复健的老人。迟钝而又沉重。 被厚厚的黑纱从头顶盖住,身后的人双手搭在身前的人上。像骆驼的峰,鳞次栉比。人群后跟着一道童。十来岁的模样,稚气未脱。
    最前的人双手被系上粗绳,另一头绑在了道士的腰际。
    道士的铃声突然停下,道童正在出神中,一下撞在人那群人的后头,一屁股坐在地上。
    前方的树干上靠坐着一个人。
    人一身黑衣长跑。巨大的斗篷帽盖住脸,侧身靠在树干上,一条腿踩在树干,另一条在空中晃荡。手里撒着成窜的纸钱。
    在下永州茅十八,赶脚路过贵宝地。不知阁下可否行个方便。
    道士抬头作了个揖。
    人不语,继续撒着纸钱。
    不知阁下姓甚名谁,做的是哪家买卖。
    哼。
    人终于开口,但这样不知道算不算是说话了。
    阁下笑什么?
    人站起身,直直的站在树干上。
    都已经这个年代,就不要再说这些过时的东西。那些留下,你们走吧。
    听声音是个男子,声音浑厚有力。年纪不大。巨大的帽檐下,带着一黑一白的面具。道士显然意识到来者不善。握着摇铃的左手伸向身后的宝剑。触到剑柄时。嘴唇本能的跳动一下。
    我要是不呢?
    冤家宜解不宜结!
    谁!
    道士本能的喊出声。大雾中缓缓走来一队人马。片刻就已到跟前,七人一字排开。蓑衣斗笠,贴剑抱臂。
    道士一惊。虽是大雾,但能遮掩如此强大的灵力。显然觉不好对付,又抬头看看树上之人。不知和他们又是什么关系。
    你们是谁。
    道士的剑早已出鞘,后退中一不小心,打翻了放在地上的引路灯。顿时漆黑一片,只有一个个矗着的人影。其实区区一根蜡烛也照亮不了什么,只是天空中,月亮恰巧被黑云遮住。
    你们从哪里来?
    墨城。
    道士手里的剑哐当掉地,他认得这声音,就是他喊得那句冤家宜解不宜结。墨城,竟是墨城!
    你......们来这里......干嘛。
    道士显然无法再故作镇定。
    来救天下苍生。
    救天下苍生?
    正是!
    救天下苍生与我何干。
    既是天下苍生,自然包括你,也包括树上那位,中间那人斗笠上台或是抬头看了一眼。
    怎么救?
    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哼,放下屠刀,成佛?我看是成鬼!
    中间那人刚要答辩,却见树上那人身影早已不见。
    若放下屠刀就可成佛,你们墨子也不会2000多年都无功了。
    一个苍老沙哑的身影从人队后面传来,众人看向道童,道童急忙摆手又摇头。
    一双大脚从道童身边跨过,踩到道童的手指,痛的道童哇哇大叫,抬头看去时,鼻尖差点被刀刃削去。
    大刀巨阙!你是鬼斩役!
    七人中,一直说话的那位声音发出一丝颤抖,就像刚才那时听到他的声音的道士。但很快就平静过来。
    阁下为何不说,2000多年来我们也未曾放弃过。
    男人沙哑的笑声听起来显然是不削。男人上身是一件退色的皮甲,下身牛仔皮靴,跟道服蓑衣打扮的众人比起来,反而感觉是穿越而来。
    罢了罢了!道不同不相为谋,都走吧。男人摆摆手,却没有人动。
    看来是非要一争。
    你见过何曾退缩的墨子。
    呵,你又何曾见过退缩的鬼斩役! 
    谁呀!
    听到敲门声,屋内亮起一团灯火。叽叽嘎嘎的响了半天,木门这才发出转动的摩擦声。  
    开门的是一个中年汉子。身材高大,站在面前的时候比我高了一大截。
    男人上身赤膊,露着胸毛。下身穿着一条破损的四角裤衩,身上有多年不洗澡留下的臭味。诧异的打量着我们。
    你好,我和女朋友迷路了,想在你家借宿一晚。我们可以付钱。
    我怕男人不肯,急忙补充道。
    谁呀!
    里屋又传来一女人的声音。我刚要开口再解释一遍。男人却先吼了一句。
    过路的,睡你的觉!
    男人看看我,又看看身后的赵倩。赵倩朝男人迷人的笑笑。我看到男人的瞳孔瞬间放大。
    进来吧。
    走进里屋,我和女人对视了一眼,女人急忙拉起被子遮在身前。我不好意思的侧开头,担心的瞟了男人一眼,好在男人没注意。女人身上只穿了件肚兜。这东西在城市里很难看到,没想到穿在女人身上竟是如此诱人。身边的赵倩狠狠的捏了我一下。
    你们就在这间屋子里将就睡一晚吧。男人把我们带到隔壁一间小屋。里面有股淡淡的潮味。
    道完谢,我把钱塞给男人,男人推说不要,但最后还是收下了。关上门,我劳累的坐在床上,后仰的躺下。要不是被赵倩脚上踢了几下,我真差点睡着了。
    哎!
    干嘛。
    我没好气的瞪了她一眼。
    你刚在吃我豆腐哦?
    有么?
    你说我是你女友,刚才准备房间的时候也不说要两间。是不是打算趁我睡着,来个霸王硬上弓。
    我苦笑了一声。赵倩这样发嗲有时还真让我受不了。但我早已不是三年前那个可以被他耍着玩的青涩状态。他打的欠条要是肯还,以一天三次计算,可以干到我三十岁生日。
    睡过去一点。
    赵倩推推我,我不耐烦的挪了挪。   
    外面一道闪电后,跟着几声闷雷。片刻大雨就把瓦片打的啪啪直响。我暗暗庆幸总算没淋到。
    不知道是不是赶路太累,没多久,我的身体越发疲倦的。上下眼皮打转正在似睡不睡中。下身大腿突然感觉一阵剧痛,一只手在我正要大叫时用力捂住我的嘴。我睁开眼睛。赵倩摇摇头,示意我不要讲话。左手指指窗外。闪电中我看到一个臃肿的身体半蹲在门外。
    在一看,赵倩指着窗外的左手,分明握着一尖尖的发簪。我欲哭无泪,这东西是我去年送的生日礼物。难道这就是自作孽?男人开始敲门,见屋里没反应。一把推开门。闪电中我看到男人狰狞的面孔,长满赘肉的两腮挂在两边。男人右手握着菜刀,左手拿着一根竹管。
    是迷香,难怪?我心里暗想。
    男人走到我们跟前。看了看我身边的赵倩,又看看我。然后把巨大的菜刀举过头顶。我心里暗骂,本能一下叫出声来。男人被我这突然的一叫吓的后退了几步,我也急忙跳下床。
    你们没昏掉?
    昏了的话,岂不是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男人放肆的大笑起来,原本的小眼睛挤得都看不见了。
    那又怎样,还不是要死。
    男人举着刀冲了过来。赵倩几步上前,本想打落男人手里的刀,不曾想男人的力气实在太大。手一扬,赵倩就重重的摔在墙上。男人快步向我冲来。我小心的避开男人劈下来的刀锋。
    呵呵,这么小的地方,你能逃到哪里去,我拉起地上的赵倩转身刚要朝门外跑,却看到那穿着肚兜的女人站在门外,手里窝着镰刀。
    男人归我,女人归你!
    女人看着我,舔舔嘴唇说道。
    我心里突然一阵温暖,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人看上我!闪电中,女人暴露在外的肌肤看上去格外的雪嫩。那突起的双胸。仔细似乎还能看到那两个......正在发春中,女人的镰刀一下飞来。
   不许动!
   碰的一声枪响。我看到赵倩吃力的举着枪。我心想姑奶奶,你倒是早点拿出来啊。那对夫妻愣了一下。
   不想死的话,把刀扔掉,蹲下。快点。男人哼了一声,一个箭步冲了上来。
   几声枪响后,那臃肿的身体像一块巨大的岩石.重重的撞击地面。连地面也似乎跟着晃动。女人发出一丝惨叫。狠狠地瞪向我们。
   我分明看到女人的眼睛,冒着绿色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