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科幻小说 > 穿越时空 > 第一卷  宇宙探秘 > 第2章  闯红灯(二)
第2章  闯红灯(二)



更新日期:2013-11-2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卫生间门打开,王红梅走了出来。
  金龙抬起的右手停住了半空中,稍一迟疑,急忙放在了头上挠起来,不由自主的“嘿嘿嘿嘿嘿……”傻笑起来。
  看罢这一切,王红梅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她笑呵呵的看着金龙:“刚才我怎么听见有个傻小子在打自己耳光。你听见了没有呀?”
  “听见了,打得还挺响呢。看来是那个家伙自己找打。”金龙面不改色诚心不跳,说话一点都不带脸红的。真称得上是死猪不怕开水烫。
  “以后遇到这样的事情赶紧制止,他难道不明白这样做会有人心疼?”王红梅似真似假的说:
  金龙拍了拍床示意王红梅坐下:“老婆,你不会生我的气吧?”
  “有这么一个真心爱我的人在身边,我高兴还来不及呢。哪能会生气!来,奖励一个!”王红梅说着,在金龙脸上亲了一口,而后,脑袋顶着他的额头:“好了老公,明天见!”
  没待王红梅离开,金龙冷不丁一把将她拉到床上,顺势搂在怀里。
  “你想干什么?放开,放手啊……”王红梅连起几起没有挣脱开金龙,最后无奈地放弃了挣扎。
  金龙紧紧地抱着王红梅,不知过了多久,他说:“老婆,你现在乐意要孩子吗?”
  “这个问题我还没有考虑过。不过……”王红梅思索了一会,笑道:“嘻嘻,有个孩子肯定很好玩!”
  “既然你也喜欢孩子,那今晚就别睡沙发了。”金龙来了个直截了当。
  王红梅翻了个身,温柔的看着金龙一眼:“我这种情况,能行吗?”
  听她的口气似乎是在问金龙,又好像在问自己。看来这个王红梅也是个十足的性盲。
  “你没有见过咱二叔家那头母牛吗?一发情就‘吊线’,这时候交配就能怀上犊子。”金龙不懂装懂的说:
  看来金龙并不比王红梅知道得多,也是一个二百五。
  所谓的“吊线”是母牛在发情期间,分泌出来的一种透明粘稠物质,挂在屁股后头拖着老长。俗称“吊线”。
  “那是牛。人能和牲口比吗。”王红梅根本不相信金龙的话。
  “都是动物呀。”金龙据理力争:“只是牛是周期发情,人是天天发情罢了。
  王红梅越听越不像话了,用力推开金龙:“你才天天发情呢。什么狗屁理论,狗屁不通!”
  “怎么,你不相信我?”金龙假装生气起来,脸一板,转过身去。
  王红梅信以为真,脸贴着金龙后背上,羞涩地说:“老公,不要生气了。我听你的还不行吗!”
  “哈哈,这就对了!”金龙见阴谋得逞,高兴地翻身搂住王红梅,得意忘形的说:“我还给它起了个好听的名字,就叫‘闯红灯’!”
  真是两个活宝,百分之百的是两个性盲。不懂得可以问呀,网上一查不就知道了。这么简单的问题……让人鄙视。
  夫妻两个相拥而眠,开始了他们的“违规”之旅——“闯红灯”!
  天刚亮,王红梅醒了过来。两口子都是习武之人,都有早起晨练的习惯。
  王红梅看了一眼还在熟睡的金龙,露出来小女人幸福的微笑!她撅起小嘴在金龙唇上“唔——”了一阵儿,一个翻身坐在床上,无意间看到了身下,茫然一皱眉。冷不丁粉拳举起来,重重的砸在金龙肚子上:“我让你‘闯红灯……’”
  “干嘛那你?”金龙一骨碌身爬起来:“你想谋害亲夫……”
  王红梅瞪他一眼:“交警队送‘罚单’来了。”
  “罚单?我还没有买车哪儿来的罚单?”金龙一头雾水,却还是四下里寻找起来。等他踅摸了半天也没有看到罚单的影子,忙问:“罚单在哪儿呀?你拿过来我看看。”
  穿好衣服的王红梅向床上一努嘴:“被子底下。”
  金龙信以为真,急忙一掀被子……床单上,斑斑血迹映入眼帘。金龙看罢多时,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嘿嘿,看来任何违规行为都要付出代价的呵呵,几十块钱就这么糟蹋了,可惜呀……”
  “心疼了吧。都是你造的孽!”王红梅反唇相讥。
  “我倒不是心疼那点钱,只不过是一条床单而已。让我郁闷的是,我金龙做事处处小心,可还是在不知不觉中吃了一回哑巴亏。唉——世事难料呀!”
  “哑巴亏,你吃什么哑巴亏了?”王红梅问:
  “这不是明摆着吗。”金龙郑重其事的手指着床上:“你看看,这种情况下你让我怎么能知道我的老婆是不是‘破烂儿’呀?根本无法证明。也没有办法取证。只有选择默认。你说我冤不冤呀……”
  王红梅拿起枕头没头没脸的砸向金龙:“我叫你‘破烂儿’,我叫你‘二手’。我叫你的嘴没有把门的……”
  金龙“哈哈”大笑着一把抱住王红梅:“老婆,以后谁要是说咱们是‘破烂儿’咱不依他……哎——哎呦!”金龙还没有说完,腰间一阵剧痛传来,不由地喊叫起来。
  王红梅不依不饶,掐上了就不放手,痛的金龙一个劲儿求饶。
  “这只是给你一个教训,看你以后还敢不敢胡说八道!”王红梅不忍心再掐下去,慢慢的松开了手。
  金龙也松开了搂着王红梅的双手:“好了老婆,不要再闹了。赶紧梳妆,以会儿我们出去练练。昨晚上没有分出输赢来,今儿个一决高下……”
  “你想把我气死才高兴是不是?”王红梅气的一跺脚,一把把金龙推在床上,赌气的坐在梳妆台前。
  金龙顺势躺在床上,拉了床被子枕在头上:“你知道人生的最大乐趣是什么吗?”不等王红梅回答,金龙继续说:“那就是枕着被子看媳妇!”
  “不说话没有人把你当哑巴。”对于这个一向爱耍贫嘴的金龙王红梅实在拿他没办法。唯一可行的就是别让他闲着,免得他满嘴里冒热气。王红梅想到这里,便说:“你是不是应该打扫一下‘战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