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出租半边床 > 第三卷 分居不分床 > 第三章 熟悉是罪过
第三章 熟悉是罪过



更新日期:2013-12-1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结婚时间久了,慢慢的一切平淡了,也会吵,也会抱怨,也会慢慢的平淡,久而久之就淡了,淡了就淡了,如遇感觉有时候连吵架的心情都没有了,就像一场雨下一下它就停了,不停还能怎么样。
   再浪漫的恋人,都会变成庸俗的夫妻,都会变成现实的亲人或者甚至变成互相折磨的仇人。
   原来一天好几个电话,现在几天才打一个电话,原来一个电话能打一个多小时,现在一个电话连一分钟都没有,原来的时候,你临走之前,他会给你的包里装上饮料和水果,并且把你送到车站,在你上车后车都开了,他还会站在原地向你挥手,而现在,你走了,他躺在床上的被窝里,连眼睛也不愿意睁开,含混不清的说一句话:“路上小心点!”接着就继续睡,有时候,连这一句话都省略了。
   爱,已经成了一种习惯!
   每到周末,他就会换一身脏衣服扔到洗衣机里,当然也包括其他的脏衣物,虽然洗衣机是全自动的,就是按一下按钮这么简单,可他还是留给她回来洗;然后买一堆菜扔到厨房,等着她做饭吃,如玉周末奔了几百里地回来,除了照顾孩子,剩下的就是照顾厨房,在厨房里,她会包很多的饺子,吃一顿,剩下的放进冰箱,有时候也会做很多的面片,装在保鲜盒里,放进冰箱,至少在礼拜一到礼拜三,冰箱里有足够的食物可以让这个男人在冰箱里找到。每次周末回家,自从上了家里的楼之后,她就很少下楼,直到她走,记得有一次,国庆节放七天假,一会是他的同事,一会是他的朋友,一会是他的亲戚,如玉整整在厨房里忙活了七天,黄金周假,其实就是在厨房里度过的。
  他不喜欢吃馒头,不喜欢吃面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她做饭也慢慢的转换了风格,逐渐的吃起了炒菜和米饭。
  突然有一天,她面对镜子,感觉自己很陌生。没有了自己。家是圆心,孩子是半径,自己就在这个圈子里奔跑,不知疲惫,不能停歇,找不到终点!
  时间久了,连回家也成了一种习惯,以前如玉总以为自己回家是为了看看自己生命里最重要的物质和精神,可后来他们不在那个家里了,她每个周末还是回去,即使那里是一所空空如也的房子,如玉感觉,这也年来,回家都已经成为了一种习惯!
  如玉偶尔看了一部电影《周渔的火车》,我不知道有没有人从真正意义上去理解周渔,可是如玉却在周渔的身上发现了自己的影子!当陈清不在的时候,她依然每周两次奔一千多里的火车去陈清的家,人去家空,爱人已经不在了,可她还继续奔火车,无人能懂。追逐奔驰的火车,追逐爱,有方向但却没有目的,没有人懂不要紧,自己懂了就行,可有时候自己也弄不懂,不管怎么说,曾经的爱还在那个房子里,有爱就是幸福的。
  如玉发现老公上微信了,自己也慢慢在同事的指导下学会了玩微信,如玉第一个给发送消息的人就是老公,可是却很少收到老公的消息。有一天晚上,如玉陪孩子睡觉,已经睡的迷迷糊糊,突然朦朦胧胧听见老公在抱怨:“怎么别人一摇摇一个美女,而我一摇摇净摇一些老男人!”如玉听着听着,就闭上了眼睛!
  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不是一个人近在咫尺,你却不知道他爱你,而是一个人近在咫尺,你却慢慢的不再爱他!
  月亮是女人的神,女人注定是月亮,花好月圆是短暂的,阴晴圆缺才是女人永恒的主题!
  感觉到被欺骗了,这是最痛苦的!感觉到誓言不在,是绝望的。男人活着的理由有很多,追求的理由也有很多,可女人活着所有的快乐和痛苦只为了一个理由,那就是“爱”,没有爱了,就没有幸福了,没有爱了,花容月貌、环肥燕瘦一切的一切就感觉没有意义了。感觉不到爱,就感觉这个世界都是灰色的!
  结婚以前的誓言都历历在耳边,可是我们都感觉到爱不在了,为什么哪?难道岁月让我女人意识到婚前的种种誓言是一种欺骗女人的手段?难道熟悉是一种罪过?
  我们熟悉了彼此的饮食习惯,熟悉了彼此的家人和朋友,熟悉了彼此的银行账号和微信号码,熟悉了彼此的体味,熟悉了彼此的脚步声,熟悉了彼此身体发出的每一个信号 ……结果慢慢的我们就会发现,虽然我们同住一张床,同盖一床被子,但我们整晚都不曾拥抱过对方,不曾触摸对方的身体,当然也不会有一个吻,不曾换过姿势,睡下去什么样子,醒来还是什么样子。大家是同睡一张床,同盖一床被子的邻居。
  结婚久了,男人就感觉到这个女人对自己来说是一个安全的财产,是自己成功的标志的一部分,是自己奋斗了很多年的战果、业绩,这和感情已经没有什么关系了。家,这往出走可攻,往回走可守,家里的这个彩旗永远不会倒,因为都已经奔四的女人,她还能怎么样?难道她还有勇气离婚吗?她有离婚的资本吗?所以就开始肆无忌惮的践踏女人的善良、勤劳和勇气,这种行为先从开玩笑开始,试探女人的口气,然后是思想的背叛,然后是身体的出轨,偷欢后的刺激,以及怎么看怎么都不顺眼的老婆,于是就开始了漫不经心的争吵,或者消极的抵抗,冷暴力的折磨!之所以还没有离开这个女人,是因为这个女人是陪床保姆的最佳人选。直到两颗心死去。自己顾自己,打着上班养家的旗帜,在外面该怎么过就怎么过,男人么,总不能对不住自己!先关爱自己再说吧!其实没有一个男人可以被女人管住,除非他愿意被你管住。男人撒谎和欺骗女人的伎俩与生俱来,有人戏谑的说过,男人偷情的智商超过爱因斯坦!
  许久许久,女人的心已经没有感动过,生活没有了感动,就没有感激,没了感激就没有了激情,没有了激情那里来的感情?没有感情那里来的亲情?没有了亲情又何谈家庭婚姻!
  如玉感觉女人有时候很可怜,可怜到索要感情,有时候打电话了,说完事情后,总还会问一句:“你还有什么话要对我说吗?”电话那头就沉默了,说:“没有了!”女人就沉默了。其实她多么想听到老公说一句,“老婆我爱你,我永远都爱你!”其实不知道男人知道不知道,这句话无论你说多少次,女人都不嫌烦!可是男人懒得说了,都老夫老妻了还说什么?即便不说这些话,你也不会跑,你能怎么样?
  随着女人年华的逝去,而此时男人却事业蒸蒸日上,有了一定的人脉,有了成就,有了经济大权,他再也不是前些年的穷小子,再也不是可以看丈母娘脸色的穷女婿,再也不是可以忍受老婆无理要求和刁难的小男人,而是一个可以操控自己的情绪和自己的精神世界及物质世界的顶天立地的男人了。什么都不怕!下雨可遮,来风可挡。
  如玉感觉到女人可怜,自己的青春和自己的心血都付诸给这个男人,几乎是全家族动员帮助这个男人成长,可长大的这个男人带给了自己什么?是一种危机感!走出家门后,你知道他办公室在那里,但却不知道他人在那里,你在电话里可以听见他的声音,但却见不着他的人,更可怕的是,人不在,钱就不在。一个女人把自己最美好的东西给了这个男人,那么这个女人将在今后的几十年里,可怜的求着这个男人!这就是女人的悲哀!
  爱了是错,付出了是罪过!女人该何去何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