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出租半边床 > 第三卷 分居不分床 > 第二章 如玉的房和如玉的床
第二章 如玉的房和如玉的床



更新日期:2013-12-15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如玉的工作很特殊,特殊的工作就会有特殊的“待遇”。曾经有一次去饭馆吃饭,别的客人看见她来了,就都跑光了,结果老板娘再也不欢迎她去饭馆里吃饭!她曾经去一个朋友家里作客,结果当她第二次再去朋友家的时候,发现朋友家的沙发坐套、洗脸盆,吃饭的碗等等就都换了!呵呵!所以如玉很少有朋友!不知道她养成了戴墨镜的习惯,无论是冬天还是夏天,她都戴着墨镜!如玉自嘲的说自己颇有点明星的味道!明星是希望认识自己的人越多越好,而如玉则是希望认识自己的越少越好!
   在如玉的眼里,这只是一份工作罢了!社会上各行各业,总得有人干吧,我不下地狱地狱谁下地狱!感觉自己的工作和医院里的妇产科的医生在性质上差不多,只不过一个是迎接新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上,而自己是送一个死亡的生命离开这个世界罢了!
   所有的这一切都不是问题,关键是如玉自己认为自己不是问题。呵呵呵!
   她很少给别人提起自己的工作,毕竟在当下这个社会,还有很多人很世俗,很迷信,她从来不在孩子的档案信息上填上自己的名子和工作单位,从来不给自己的孩子谈自己的工作,没有别的,只是不想增添无谓的麻烦和额外的心理负担,这一切都和面子无关,只是为了让自己所爱的人在世俗的生活中活的自在一点、常规一点罢了。
   她选择把家成在了离自己很远的地方。说起来是家,其实就是一个租来的不到十平米的房子和房子里的那个人。这个在城中村租住的房子,里面一张又旧又脏的一米五宽的简陋的沙发床占去了大部分地方,一张旧的电脑桌上放了一个只能收两个台的电视机,除此之外再也没有什么的像样的家什了,而且这一切还都是房东的。一个单头的煤气灶放在楼道里的桌子上,一个加盖的炒锅既可以炒菜也可以用来做饭!很少烧热水,太费气,不是因为舍不得买气,是因为租住在四楼,住在四楼都不说,关键是楼梯口又窄还堆满了各个租住户的杂物,每送一次罐,都要大动干戈,扰的四邻都不安!呵呵,送煤气罐的都不愿意上来,所以就尽量的不用煤气,热水都是在卖热水的老人那里用水票买来的,一毛钱一电壶,两毛钱一铝壶,自己提上来的。后来买了电磁炉,结果房东的电线线路设计很老化,房间的接线插板都让如玉他们给烧坏完了!保险丝老烧断,呵呵,惹来房东一顿牢骚。最简单不过的做饭吃饭都成了问题。可这个问题在如玉眼里也不算什么问题,毅然每个周末往回奔,风雨无阻,只为了这个简陋的家和这个家里的那个人,即使都怀孕五个月了,挺着个大肚子,提着个购物袋,先是公交车,再是火车,再是公交车,一路拥挤一路颠簸,还是一如既往的往家里奔!
   房间虽小,但爱却满满的!
   说到房子里的人,如玉感觉,这个人能接受自己的工作,能接受自己,并且还每次都分半个苹果给自己的男人,就这一点,就足够让自己爱了,爱一个人没有那么复杂。离远一点有什么关系,远一点好,远一点也可以让自己爱的人远离伤害,离远一点也是爱。
   刚参加工作不久,又刚结婚,口袋里没有多少钱!两个人还都满怀激情,常常吃完饭后,用筷子敲着碗,眯着一只眼睛,不停的用筷子在空中比划着,陈述着自己对未来的规划或者一遍又一遍陈述对对方立下的誓言!为了让自己的家更像个家,他们决定买房。这个再正常不过的决定从他们的嘴里说出来却是那样宏大和富有豪气。做决定容易,但实现决定却需要时间、勇气、毅力以及争吵和眼泪。
   就几百块钱的工资,而且自己也怀孕了,怎么办?
   而且两个人的工作也不在一起,两地分居本身就是一个不可逾越而且无法改变的现实障碍,这就足够考验他们了,就需要勇气和耐心去对付,可那个时候,如玉并没有感觉到什么,反而感觉到自己是幸福的,感觉到自己虽然和爱人不在一起,可是心在一起,距离不是问题,幸福和距离没有关系,虽然人不在一起,可是心里甜蜜,幸福是什么?其实就是一种感觉。加班、兼职、计划消费、强行储蓄。等待孩子的到来,等待幸福的到来,等待有个家。心怀希望是幸福的,走在奔向幸福的路上是踏实的。
   只要心里是幸福的,苦也是甜的。
   怀孕已经五六个月了,一个人艰难的去热水房打水,害怕危险,就打半壶水,一只手拎一个暖水瓶,慢慢的走着,挺着个大肚子,晃晃悠悠,像个企鹅,也像个英雄!也没有感觉到可怜、辛苦和孤独,反而感觉自己像个胜利的将军,雄赳赳气昂昂的!现在有时候如玉回想起来,都感觉有点好笑!
  一个人计划着花钱,可再怎么计划,也不能亏了肚子里的小家伙,给自己定了一个食谱,既科学又实惠,不困的时候自己做,就当锻炼身体了,困了就到单位外面的街上买饭吃,感觉没什么,生活应该就是这样吧,简简单单的,感觉幸福就是这样子吧!
  为了房子,全体亲戚朋友大动员,有钱的帮钱忙,有力的帮力忙,记得当时给一个关系好的朋友借钱,她借给如玉了一千块钱,如玉很感激她,如玉知道别人有别人的难处和别人的义务以及别人的生活,只要别人在自己最关键的时候、最需要的时候这个人帮了自己一把,这就足够了,一千块钱不多,但在好几年前也不少了,毕竟别人没有义务借钱给你,心存感激也会让如玉感觉到幸福!
  晚上躺在自己的床上,这个床是两条长板凳,和一块一米二宽的木板撑起来的,是当时自己来单位报道的时候,看门房的老汉从殡仪馆后面的杂货库里取出来的,如玉把上面的灰尘一抹,把从学校毕业时带的被褥往上一铺,胡乱的整理了一下,呼噜噜就睡着了,那个时候,如玉的单人褥子还把床板铺不完,里面还露出一尺宽,就用自己在车上购买一份《华商报》在下面一铺,就这也感觉没什么,赶了一天的车,办理完报到手续,再收拾东西折腾了好一阵子已经很累了,好好的睡一觉并且很快睡着了。
  现在如玉想起来,其实想睡觉并且能睡着这也是幸福!
  就这个拼起来的床上面,如玉由一个朝气蓬勃的姑娘,睡成了人妻,继而睡成了人母。
  记得有一次,如玉的老公来单位附近出公差,就顺便来单位看看如玉,当时是上班时间,如玉的宿舍在二楼,如玉偷偷的从办公室溜了回来!小夫妻小别胜新婚,就在那张床上开始折腾了起来,“咯吱--咯吱--”的一通乱响,要命的是响一阵停一阵,要是在别的地方,稍微大家动一下脑袋,都不会多想,最少不会胡思乱想,可这是殡仪馆,人们的思维往往很定向,不知道谁在楼下面的办公室里喊了一声,说“闹鬼了!”一阵喧嚣和慌乱过后,没过几分钟,就有人在院子里放炮!呵呵呵。如玉光着脚丫子悄悄掀开窗帘往楼下看了看,看见下面院子乱哄哄的,过一会人走散了,又蹑手蹑脚的走回来,两个人互相对看着,捂着嘴强忍着偷笑,后来他们就干脆,把床板抬下来放到地下,然后再折腾,这下再怎么折腾,也没人放鞭炮了!(后来工作久了,如玉才知道,只要单位里有什么不正常的事情,大家就都放炮,这成了殡仪馆不成文的规定)。那床上学时的单人被子,怎么也盖不住两个不安分的年轻人,稍微一动,就有一个人盖不住,不是露胳膊就是露腿,连个人拉扯着被子扭打着。可这也没有什么,刚好给了两个人紧紧依偎和拥抱的理由。俗话说的好,肉贴肉几百度,不盖被子算什么!现在如玉回想起来,会忍不住的笑,只是会含着眼泪笑!并且边笑边轻轻的摇着脑袋!
  在这个死气沉沉,每天都好几次的播放哀乐的世界里,如玉那个时候竟然能笑的出来,你说这多么神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