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出租半边床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九章 鸡犬不宁
第九章 鸡犬不宁



更新日期:2013-11-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下班后,长兴懒得回家,就和几个同事去一个饭馆要了几个菜,喝了一些啤酒,喝的晕晕乎乎,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回家。

    刚进家门,就看见客厅坐了一圈人,还以为自己做梦呢!摇摇头定睛一看,竟然这些人当中有自己的父母!他们怎么来了?

    看见我回来了,母亲走上前来,说:“你可回来了!给你打电话打不通,你小舅子去单位找你也没有找到你,你不知道我们有多担心!”

    看见母亲父亲满脸的着急,想着父母亲今天赶了一千多里地,我自己心里很不是滋味。

    “你们怎么来了,累不累,吃饭了没有?”

    “不累,我们在路上吃过了,一大早接到咪咪的电话,哭哭啼啼的,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给你打电话也打不通,就和你爸急急忙忙的赶了过来!”

    听到母亲这样说,我知道母亲肯定是刚下火车,还没有吃饭,无名之火就涌上了心头。

    仔细打量了一下在坐的人,老丈人两口子、小舅子一家人,老婆的二叔也就是我的部队老领导,还有我的父母亲,老婆拉着脸面向墙角坐在哪里,眼睛红红的。这些人把客厅挤得满满的。

    “妈,早上出门我没有带手机,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怎么就跑来了,大老远的!”

    “你们听听,没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你们看看,看看你们管教的儿子!”老婆仗着人多,加上自己“证据”在握,不免提高了嗓音。

    一边说着,老婆扔过来一个东西,我接住一看,竟然是我的电话通话记录单,我看见老婆用笔把我和梅子的每一次通话都用笔勾了出来,她今天竟然去打印了我的通话记录。我愤怒了,大声喊道:“你闹够了没有!”

    你咪咪可以对我大声说话,说我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能对我父母亲不尊敬,这绝不能容忍。

    老婆把我的“罪行”再次数落了一边,并且拿着电话记录单给她二叔看,看到此情此景,我生气了,非常生气,有点愤怒,出离愤怒了,感觉这些在坐的人是那样的可恶,就像是在审判自己,把自己当罪犯的在审判,我长兴再也不是以前的长兴了,可以任人摆布!自己似乎赤裸裸的站在这些人的面前,一点尊严都没有。

    “他有了外遇,不想要这个家了,和那个骚货都不知道背着我干了些什么!要是让我抓住,我非杀了哪个贱人不可!我让你们这对狗男女有的好看!没法过了,没法活了!”“呜呜--呜呜--”

    看着老婆那刁蛮和泼辣的劲,我再想想梅子,简直是没法比,你说同样是女人,怎么就差这么远呢?我感觉这个家实在是没法呆了!

    “你再这么胡闹,你随便,爱怎么着就怎么着!”我拉起我的父母就往门外头走,走下楼道,我就听见老婆在后面喊着:“我现在就打电话,打给那个不要脸的,她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她好过,我要告诉他老公,把你们干的好事明天给他老公说说!你们就去死去吧!”听着老婆歇斯底里的声音,我感觉是那样的刺耳和厌恶。

    岳父岳母跟了出来急忙来拉我父母亲,可他们怎么拉得过我!

    我和父母亲走了出来,找了一家旅馆住下。

    母亲不停地流泪,父亲坐在一边吸烟不说话。我也坐在哪里不说话!

    过了许久,父亲说话了。

    “说吧,哪个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我不信我的儿子能干出这种事情来!”

    “爸,没什么,是梅子,我和梅子之间真的没有什么,是咪咪小题大作!”

    “什么,梅子,是老马家的那个梅子,你见着她了?”

    “恩!见着了,她也住在我们小区!”

    听到这话,母亲也不哭了,带着疑惑的目光看着我然后再看着父亲。

    “遭孽呀!咪咪知道不?”

    “不知道,只是看了我们的聊天记录,但并不知道她也住在这里!”

    “哎!我就知道梅子不是个省事的东西!过了这些年,还总要搅和的不得安宁!”父亲狠狠的说。

    “爸!不管梅子的事!”

    “你都替梅子说话了!?没事才怪哪!”

    “还说那,你为什么当年让我麻子叔叔扣下我给梅子的信,你知不知道,你们在犯法!你们太自私了,你们坑苦了我!”

    “坑苦了你?你看看你现在,房子三四套,又有正式的工作,又有好老婆和乖巧的女儿,城中村房改你们分了一百多万,还有几十个平方的商铺,几辈子都吃喝不完,坑苦了你,这话你也说得出来!你出去站在大街上问问,谁敢说我坑苦了你!”

    “爸,你太霸道了!和你没法说!”

    “兔崽子,长大了啊!眼里还有我没有!”说着父亲就脱下鞋扔了过来。

    我正要理论,母亲一把把我推了出来……

    我走在大街上,一个人,看着车来车往,我感觉自己很可怜,很孤独,孤独和无奈包围着我,霓虹灯让我很迷乱,在酒精的刺激下,我的血液似乎有点狂乱。

    我不缺吃不缺穿,虽然现在满街的人都热的无处可钻,可我感觉到我很饿我很冷。
我想给梅子打电话,不知道她怎么样了。

    我拿起公用电话,电话拨通了,可提示音响了几下,电话还是没有被接听,我准备放弃,可就在这个时候,电话通了,我没有说话,反而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好。

    “是你吗?”

    “是我,你怎么知道是我?”

    “刚才有人用你的手机给我打了好几个电话,我没有接,后来就发短信给我,骂了我一通,从语气推断,应该是你老婆,所以我估计应该是你!”

    “对不起!”

    “没什么,你还好吧,在那里?”

    “我在大街上,我父母来了,我把他们安顿在旅馆,刚才吵了几句,我就出来走走。”

    “噢!家人都在,太晚了,不聊了,照顾好老人,拜拜!”

    “拜拜”

  虽然通话没有几分钟,但听见梅子的声音,我心里的烦躁立刻烟消云散了,心情平顺了很多,整理整理思绪,我开始往旅馆走,心里也有了主意,步子也平稳了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