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出租半边床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五章 撒谎没商量(1)
第五章 撒谎没商量(1)



更新日期:2013-11-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自从上次见过梅子后,长兴每次出门前都会照照镜子,以前从来不问家里购买柴米油盐这些事情,可现在总想和老婆争着去下楼买,老往楼底下的超市跑,到了下面,不免要往梅子家住的方向多望两眼,希望可以看见梅子,哪怕看个背影,自己心里也舒服。
   下班回到家,老婆在厨房里做饭,长兴和女儿在客厅看动画片,准备过一会吃饭。
  “哎呀,没有盐了,这菜可怎么炒呀!你们爷俩等会,我去楼下买包盐!”妻子便说边解下围裙,准备往门外走。
   长兴听说要下楼去买盐,赶快自告奋勇说自己下去买。老婆有点吃惊的看着长兴说:“今个怎么了,这么勤快,那你赶快下去吧!”,长兴穿上鞋,三步并作两步跑到了楼下,边走还边哼着小调,因为超市就在梅子家所住的楼下。这心里的小秘密,只有自己知道。
  来到超市前面,超市门口的人并不多,三三两两的进进出出,长兴东瞅瞅西望望,没有看见梅子的身影,不免有点失望,走进超市,直接奔向调料橱窗,找到食盐就往柜台去结帐。
  手里拿着两包食盐,耷拉着脑袋往回走,再也没有唱小调的心情。
  突然,他看见了梅子的儿子在前面不远处和小朋友跑着玩,突然心情一亮,梅子会不会也在这附近?长兴左右看了看,果然在不远处的地方看见了梅子,梅子一个肩膀上背着儿子的书包,一个手里提着刚买的菜,正在那里和一个女人在说话,离得有点远,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但长兴隐约的看见梅子脸上的表情凝重,长兴放慢了脚步,拿出一支烟来抽,想借机等等梅子,不知道为什么总想问个究竟。
   没过几分钟,梅子过来了,长兴离老远就给她打招呼,示意她过来。梅子的脸看起来有点憔悴,神情有些倦怠,我问她怎么了,梅子说,老家打电话过来,说她的父亲突发脑溢血,昨天夜里送进了县城的医院,到现在还在抢救,目前还不知道脱离危险了没,她今天去单位办理了请假手续,准备把儿子接回来送到他奶奶哪里去,明天一大早就赶快回去看看。
   梅子神情凝重的说完这些,低下头,然后转过头去看看儿子,喊儿子过来,准备回家。长兴问梅子什么时候回去,梅子说明天一大早。长兴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说:
  “我送你回去!”
   梅子有些吃惊的问道:“你明天不上班了?”
  “噢!别误会,明天我刚好去咱们老家附近办点公事!顺便捎你一程。”长兴撒谎了!
   “那太好了,刚好我回去准备带点药品以及一些东西,免得我去挤火车一千多里地呢!。长兴哥,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见外了!明天早上我去单位点个到,然后给你电话!”
   “好,我得回去了,还得做饭呢,然后还得收拾东西。”
    “好。”看着梅子拉着虫虫的手离去,长兴这才发现自己出来已经很长时间了,老婆还在家里等着自己买盐回去炒菜呢!于是快步走回去了,还没有进家门,走到楼道就听见老婆在抱怨……
  吃什么饭,看什么电视,长兴已经不记得了。吃过饭,老婆带女儿下楼去玩了,长兴上了会网,就上床休息了,其实也没有睡着,就是想着自己的心事,刚才自己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一口就答应了下来,自己这是怎么了!自己其实也想回去看看,更重要的是自己想回去看看,想搞清楚当年自己写了那么多的信,为什么梅子没有收到?自己这倔脾气,自己有时候都受不了。
  脑海里不自觉的浮现出了那天在咖啡馆里的梅子那婀娜多姿的样子,一会梅子刚才那憔悴的眼神又浮现了出来,一会又是小时候和梅子一起放牛,一起下池塘捉青蛙的场景……迷迷糊糊的睡去了。
  长兴来到单位,边走边想自己该怎么给领导说呀,自己参加工作三四年了,还从来没有请过假,自己在部队练就了一个好身体,同时也养成了良好的生活习惯和过硬的工作作风,没有天大的事情,自己风雨无阻,从来不迟到也不早退,从来不请假。可是今天他要请假了,为了梅子,自己心里还是有点犹豫,但想想梅子那憔悴的眼神,长兴下定了决心。他给领导撒了谎,说自己老家有事情,需要赶紧回去一趟,领导先是一愣,接着说:“知道了,知道了,路上回去小心”。
  给单位请完假,长兴拿起电话,打给老婆说:“单位有急事情要出差,可能今晚不回来了”,老婆也没有多问,只说了句:“路上小心,到了给我打电话。”
  不知道为什么,长兴突然有点内疚,他以为老婆会打破沙锅问到底,如果真是这样,自己还真没有想好怎么回答呢!自己在内心倒希望老婆不让自己去。管他那,假已经请了,回来再说。
  开着车,来到小区附近,他给梅子打电话,让梅子走出小区,自己在上次他们喝咖啡的地方等梅子。
  没几分钟,梅子出来了,穿了一身灰色的运动休闲装,脚上穿着一双休闲鞋,手里拎着塑料袋,大约可以看清楚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药品,另外一只手里提着一个挎包。梅子还是那么细心,知道回家去会忙东忙西,所以没有穿裙子也没有穿高跟鞋,还是那么睿智,和小时候一样,没多大变化,这就是长兴喜欢梅子的一个理由。
  本来长兴可以下车去接梅子,她手里提着东西,看起来走的似乎有点累了。可他没有,他坐在车里看着梅子,看着梅子拎东西步履蹒跚的样子,感觉楚楚动人,惹人怜爱。他一边吸着烟,一边瞧着梅子,只有在这种情况下,梅子才属于长兴,他可以大胆贪婪的看着梅子。看着她的发,她的脸,她微微隆起的胸,她的腰,还有那一双修长的腿……欣赏着梅子,感觉梅子是那样的可亲,真的想搂一搂梅子,抚摸她的头发和她的肌肤……
  
  
  
  
  
   
  从上次和长兴在茶秀见面之后,梅子的内心一直很不安,觉得似乎自己不应该去,有点做贼的感觉。自己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个调皮可爱的儿子和一个爱自己的老公,有了这些,自己应该知足。
  但是从在小区偶遇之后,自己的脑海里边总是会展现出一幅幅小时候的画面,越是想忘记,越是挥之不去。
  如果不是父母对他们家有成见,也许现在自己是长兴的爱人,也许自己会一直等待着长兴。
  偶尔看着在客厅里边和儿子快乐玩耍的老公,觉得有点对不起他,自己似乎已经精神出轨了,老公和自己也是有着深厚的感情,结婚这些年来磕磕绊绊一路走来也不容易,虽然是别人介绍认识,但是成熟稳重、细心又会照顾人的老公,有几分憨厚,对自己更是真心实意,这在日常生活的点点滴滴中,自己能感觉到。
  每次经过楼下,会不经意的看几眼长兴所在的楼层。每次都会想此刻的他在干什么呢?但愿自己看到的这扇窗户里边发生的一切似他所说的那样幸福和睦。
  隐约感觉似乎长兴在制造着见面的机会,但是内心深处总有一种声音告诉自己,过去已然过去,不能精神出轨,不能和长兴再有深入的交流,虽然是青梅竹马,但是都已成为过去了,只能是老乡和朋友。
  “梅子呀,爸昨天晚上突发脑溢血了,现在已经在县医院了,你赶紧回来吧。”突如其来的电话打断了梅子的思绪。
  “好的,我马上回去,我马上回去。”一个电话让梅子不知所措,连声音都有些颤抖。
  打定注意,把孩子送到婆婆处,然后就赶回家的火车,虽然千里之遥,但是恨不得马上到家,看到父亲。
  从超市回来,手里提着买好的准备路上用的零食和矿泉水,心却已经飞到了医院的病房,父亲究竟如何?不由自主的愁眉紧锁。
  “梅子!”一声男低音传来,长兴从侧面的路上走了过来。
  看似不经意的相遇,但是梅子更多的感觉是长兴的人为制造,梅子心里有事,已经顾不得想那么多了。
  “是你呀,长兴哥。”长兴哥这个称呼是小时候的专利,一时间再见长兴,但是还是不自觉的叫了出来。
  “怎么了?”
  “我父亲生病了,紧急住院!我准备回去。”想起父亲,不禁的更加的担忧和伤感。
  “我送你回去。”
  “噢!别误会,明天我刚好去咱们老家附近办点公事!顺便捎你一程。”又是一句不经意的话脱口而出,梅子一惊。
   “你明天不用上班吗?”
   “那太好了,刚好我回去准备带点药品以及一些东西,免得我去挤火车一千多里地呢!。长兴哥,太谢谢你了!”
  “谢什么,见外了!明天早上我去单位点个到,然后给你电话!”
   “好,我得回去了,还得做饭呢,然后还得收拾东西。”一边往回走,梅子不住的在想,怎么这么巧?可想想在医院里的父亲,心不免就有几分焦急,就什么都不想再想了,
   一大早,换了一身灰色的运动休闲装,穿着一双休闲鞋,手里拎着塑料袋,里面装满了各式各样的药品,另外一只手里提着一个挎包,急匆匆的往前走,越是想快越是快不了,反而有点脚步凌乱,步履蹒跚。
  长兴已经开车在那里等待着自己了,看着他一边吸烟,一边那么专注的看着自己。似乎自己又回到了十几年前,那时的自己是羞涩的、也是幸福的。
  有几分不自在,有几分担忧,但现在着急着回家,顾不了想那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