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都市言情小说 > 出租半边床 > 第二卷 错失的美好 > 第一章 无份却有缘
第一章 无份却有缘



更新日期:2013-10-3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2012年的夏天,西安这个省会大都市格外的闷热,太阳似乎要把这个城市烤化了,要吞噬这里的一切,要毁灭这里,而这个城市里的人躲在空调房里,奋力的挣扎着,内心里焦躁着,呐喊着,和这个城市一起疲软着。一切都是那样的躁热和慵懒,站在小区的门口,看着三三两两的人群出出进进,已经是下午6点钟了,天空依然像蒸笼一样闷热,似乎要下雨了,又似乎没有雨,期盼已久的雨,在期盼中却迟迟的没有到来,越是这样,越渴望下一场雨,不是渴望下雨,而是渴望那种被雨淋的淋漓尽致的感觉。
  长兴站在家里的阳台前,透过窗户,眺目远望着……
  年过三十,开始了奔四的历程。终于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了自己的家,有了爱人,有了孩子,一家三口,合合美美,在外人眼中也算是幸福之家。女儿此时已经疯玩去了,女儿是男孩性格,样子长的像我可性格随她妈妈,看着这个家,自己有无数的感慨,千言万语总结为一句话“不容易呀!”,自己这一路走来,多少辛酸和苦痛也只有自己知道,自己的婚姻说起来也真是一言难尽,也许是命中注定,也许是一个美丽的错误……看着对面楼上的窗户,我一直在发呆,也许每扇窗户后面就包容着一个故事,虽然窗户的外形被开发商设计的是相同的,但后面的故事却绝对不同,各有各的故事罢了。看着小区嘻戏的孩子们,心中有几分甜蜜油然而生,回头看着厨房里忙碌的爱人,有几分熟悉,有几分陌生,又有几分厌倦。她是西安城中村里长大的女子,在自己面前总是有一些强势霸道和蛮不讲理,又醋意很重,自己虽然也算是事业有成,但是“凤凰男”的帽子在她眼里,这辈子是永远也摘不掉的。想着想着内心就有几分烦躁,也许是暴雨来临前的压抑,长兴决定到小区里边去走一走,去透透气。
  漫步在小区里边,这个小区,不算特别的庞大,但是也由十几栋楼组成,住户也是由天南海北的人组住在一起,无非就是些男人和女人,可住了这几年,却没有认识几个,虽然我不认识这些人,但这并不影响这里的热闹非凡。住进钢筋水泥的楼房里边,脚离地了,心也就飘摇了,人居住的是越来越紧凑,但心却离得越来越远了。这就更加增添了长兴的思乡之情,那里是自己长大的地方,那里有蝈蝈秋鸣,有门前栓着的老黄牛,有自己的父老乡亲,有自己日夜牵挂的亲父母,还有自己那快乐的难以言说的童年!
  在那个小村落里边也承载着自己太多的记忆,记忆里更有自己那甜蜜蜜的自己所谓的爱情,在部队的这些年里,在枯燥的日子里,就是凭借着想念梅子,才支撑和熬了出来。只可惜,随着时间的流逝,都已经成为过去,永远的埋在自己心中,难免有几分遗憾和隐隐的痛,痛就成了梦,魂牵梦萦的梦。
  漫步在小区里边,躲避开那些戏耍的顽童。走在安静的一条用碎石铺成的小路上,更加让长兴想起了自己的家乡,自己小时候就是光着脚丫踩在类似这石子路的小路上,放羊、割草帮父母推车。每当想念远方的家乡时,这个时候,脑海里边更多的是展现出一个女子的形象,这个女子就是梅子,扎着个马尾辫和自己从小一起长大,一起玩耍,一起……,自己在心里无数次的念起这个名字,这个名字不知道有多少次出现在自己的梦里,这么多年过去了,不知道她过的还好吗?大概也该有孩子了吧!
  想起过去的一切,家庭的阻挠,自己七年的部队生涯,硬生生的把自己和梅子分割开来,多少次在梦中想起,多少次发呆和出神,多少次默默的拭泪,都是因为梅子。但是自己是男儿,自己有了自己的责任,在八十年代的农村,对在农村的孩子们来说,一个出路是去考学,这是跳出农门最好的途径,除此之外就是去当兵,再也没有别的途径可以改变自己的命运,谁甘愿自己一辈子和自己的父辈一样就呆在那里面朝黄土背朝天呀!
  走在路上,长兴突然觉得眼眶有些湿润,因为只有在想起梅子的时候才会湿润,梅子就像是一颗沙子放在了自己的眼里和心里,想一想舒服,揉一揉疼。
  走走停停,家里的一切,小时候的一切,犹如电影一般在脑海里边流动。
  再次抬起头来的的时候,眼前一个女人从自己的身边经过,只是一瞬间的感觉,是梅子,和脑海里边那个梅子,怎么那么的相似,难道是自己因为太思念梅子了,出现了幻觉,自己突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生活难道把自己打磨的还不够现实吗?
  那个女人,穿着长碎花裙子,扎着一个马尾辫,身子高挑,身边拉着一个和自己女儿年龄相仿的男孩子,左手提着一个购物袋子,似乎刚从超市回来。
  擦肩而过,也许在往日,就是身边一个陌生路人,但是今天似乎看到了梅子,也许就是梅子,即便不是梅子,就便是一个相似的背影,可我还是忍不住不免回头多看了两眼。
  心里告诉自己,即便是看见梅子的影子也不能错过。
  “梅子,是你吗?”转过身的长兴,看着女人的背影叫了一声,声音浑厚且响亮。
  希望她是,也希望她不是?内心矛盾的长兴在等待着。
  几秒钟犹如几十分钟那么漫长。
  “宝宝,是不是有人叫妈妈?”女人狐疑的停下了脚步,左右看看本能的问着身边的宝宝。
  女人转过身来,看着身后,先是目光随意的扫了一下四周,然后目光停留在了我的脸上,瞬间的惊喜和意外都呈现在脸上,足足有几分分钟没有说话。
  在女人和长兴的脑海里边,瞬间一片空白。
  “是你,长兴!”女人有些失态,紧紧的拉住身边的孩子,有几分惊喜又有几分紧张的看着长兴。
  “不可能吧,真的是你,梅子。”长兴不敢相信在这个小区里边可以看到自己心里埋藏的那个女人,虽然有些许改变,但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十几年的时间难道还没有消磨自己对梅子的感觉吗?是不是在做梦呢?
  “好多年不见了,真实太巧了,你还好吗?”长兴问着。
  “我……我……很好,儿子,快叫叔叔。”女人把购物袋子换到了右手,拉着孩子的手说着。
  “叔叔……”孩子怯怯的叫着。
  “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过的好吗?”女人问道。
  “我还好,我就在这个小区住,只是……你……”
  “我在1号楼……”长兴说着自己的家里的位置,很想让梅子知道。
  “妈妈,太热了,我想回去,我要吃冰激凌,我要回去。”孩子适时的撒娇着。
  “不好意思,孩子要回去了,以后再聊吧。有空来家里作客”说着梅子拉着孩子的手转身离去了。
  看着梅子的身影,在这燥热的天里,长兴的心突然很愉悦,很舒服,再一次看到了自己的初恋爱人,如不是家庭的阻挠,也许家里的女主人,就是眼前离去的这个女人。
  看着离去的背影,小时候的一幕幕涌上心头。在这里愣了半天,才感觉眼前发生这里的一切恍然若梦,回过神来才感觉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没要个电话,怎么没有问问她家的住址,自己怎么有点魂不守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