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仙墓之龙凤呈祥 > 第一卷 > 36
36



更新日期:2013-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第三十六章  新的开始
老头说到这里顿了一下,似乎是为了给我留点想通问题的时间,我也适时地保持沉默,要是装得过火了恐怕不好收场,得给自己找个台阶下。
  “对了,师父当初还跟你说过什么来着?我就是看中你胆子大,人又不笨,这才收你为徒!”老头看我没有反应,就更来劲了:“智慧、勇气,这两样你都有了,等你从师父这儿学会了这种真本事,再积累些经验,那管它是什么厉害的大墓,还不是任你来去自如!你别看师父我上次搞得挺狼狈的就害怕,我得实话告诉你,小子,你要是好好跟着我学,以后的本领,一定比师父强!熟话说的好‘轻出一蓝胜于蓝’你看是不是这个理?”
  我虽然在跟他演戏,但听了这一番话,心里头也是欣喜不已,仍然大受鼓舞,不过我可不敢有丝毫表现,只是叹了口气,双手捧着脑袋,装作痛苦的样子说:“师父你别逼我,让我再好好想想。”
 老头听我这句话,心中开始暗自高兴起来了,看来有戏,于是说道;‘那休息吧,大晚上的跑出去,还没吃饭吧,我去买点东西。“
老头都这么说了,我也没什么好说的,看着老头关上门出去了。其实我早就怀疑,老头虽然知道我这块玉是怎么来的,但未必就像徐虚那样清楚它的真正来历,在交谈中,我发现徐虚是一个很有知识的人,学者气质大于商人气质,他能用十万块钱买下这块玉,老头也是绝对想不到的,否则哪会这么容易被我用两万块钱打发了。
  在这座省级的大城市,老头说要多待几天,会会几个朋友,我说那我就不住了,与其在这儿平白浪费住宿费,还不如早点回去找工作,老头一听就急了,说:“小子那份住宿费我帮你出,但你千万得多留几天,没准最近就有发财的新路子。”
  我一听这话,心中又开始憧憬以后的美好生活,不过也不能说出来,我只好装作万般无奈地留了下来,不过老头白天出去也不带我上,我一个人待在旅馆里无聊,就出去逛古玩市场,这里的古玩市场非常繁荣,而且有好几家,我虽然逛得累,但还是很有收获,对提升自己的眼光很有帮助。
  闲来无事,偶尔我也会想起鬼市里遇见的那个女人,我曾经以为那是白毛僵尸王在作崇,目的就是要阻止我卖掉玉佩,但现在看来,玉佩早已出手,我却安然无恙,可见是我自己多心了。
  
我在古玩市场的时候,了解到一些类似周易风水之道却又不尽是,我也说不清楚到底是什么,反正那东西很玄,包括看风水,算凶吉,治病,请神等等。一句话说白,人们常把男的叫神棍,女的叫神婆。比如谁家的老人去了,基本上都是请神棍过去请神,看坟,谢冠。我小时候家就住在村里的某个祖厅的偏房里。祖厅除了供奉祖宗的灵牌之外,也是临时摆放死人棺木的地方。在我们农村里哪家死了老人,装进棺木后摆放在他所属的祠堂里,然后杀猪买菜请同村人,尤其是同一房的人过来吃顿饭,完毕后,再把老人抬到山上葬了。因为这些原因,我打小胆子就比普通人大,就算站在装有死尸的棺木旁边也不怕。在我们农村里有个习俗,就是当老人收敛入棺之后得在头部点上一只白蜡烛,在守孝的七天里蜡烛是不能灭的,燃完一支得马上换一支新的,据说这样是为了给老人指路,在头七那天回来。
  。小时候什么都不懂又贪玩,那时常常喜欢打开小门,溜到祖厅里玩耍,有时就算有死人棺木摆放在那里也照玩不误。我第一次见鬼就是在祖厅里。某日,我又再祖厅里玩,那时天已经很黑下来了,不过还能隐约看见外面的景物。我一个人还在厅里东看看西瞧瞧,偶尔还会爬上供台上捡还没燃尽的蜡烛。在祖厅一角还堆放着一些死人的木材,我从供台上下来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几个人影在那堆木材上晃悠着,颇为好奇,走近一看,只是几个模糊的影子而已,我摸了一下,可什么也没摸着,突然想起家人以前说过祖厅里有鬼,害怕得退了几步,扫了几眼四周,赫然又发现祖厅里其他地方也隐约有些人影,我大叫了几声忙拉开通往家的小门,找到父亲把刚才的事情告诉他。父亲安慰我说,别怕,没事的,以后少去那里听到没。我连连点头。
  八岁的时候,我家搬到了新房子里住了。在一个黄昏里,我见到了第二次鬼。一日,父亲买了台吊扇放在沙发上,我那时从没见过它,觉得好玩左动一下右动一下,父亲要我把吊扇接入口的找出来,我找了半天也没找出来,父亲有事出门了,我继续找着。好不容易,在吊扇的顶头把两个接线口找到,找到后就想尽快把这事告诉父亲,好让他知道他儿子还是挺聪明的。不经意回头扫了一眼厨房,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从厨房的小门走了进来,我以为是父亲回来了,于是走了过去。那时太阳已经挂在西山上了,落日的余辉通过小门撒得厨房满地都是。那影子果然跟父亲有几分相似,我想到没想就过去拉他。可拉了好一把都拉不着,一碰到他就透明了过去,我吃了一惊,下意识退了两步,定睛看着这个影子。它身高跟父亲差不多,脸上的轮廓也跟父亲貌似,走的动作很慢,一步一步的,有点机械化,身子成模糊状,就好象是父亲的影子一样。它走着走着,走到了我家专门供奉自家神灵的那个角落里,然后就消失了。后来把这事告诉父亲。父亲说,我见到的那个影子是我二伯。二伯英年早逝。父亲还告诉我,以后我再也见不着这样的事了。果然以后,我就再也没有见过类似的事。我曾听一个老头说,鬼不是什么人都可以看得到的,只有特定的情况才会出现。后来老头给我讲解如何看阳宅风水,如何看阴宅风水,如何算命,如何防煞,如何请神,如何避凶等等。有时还会带上我给人看坟,或者哪家有人给不干净的东西缠着了,也会带上去实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