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仙墓之龙凤呈祥 > 第一卷 > 22
22



更新日期:2013-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越想越不对劲,这几天老头不时提起那个墓。开来是贼心不死。越想越气。
我突然无法自控的一阵着急,因为我怕他们把那女尸的葬身之所给毁了,所以我就赶紧下楼叫了辆摩托车,让驾驶员带我赶往矿场,一路上风大灰大,摩托车开不快,到了那儿天差不多已经黑了。

  在后山的脚下,果然有车停着,虽然是一辆皮卡,但估计是二胡子开来的,老头那辆吉普车是租来的,早就还了。

  从山上翻过去之后,我发现矿场里居然还热闹着呢,最大的一个矿洞周围灯火通明,机车轰轰地响,很多矿工正在干活。我在这里呆了过,晚上也开工?我又往管理处那边望去,发现那房间还是黑的,他们准是在里边呢。

  于是我就沿着工棚走过去,我想这会儿天黑人杂也不会有人管我,没想到走了一半就被人叫住了:“你敢是干什么的?”

  我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就跟他聊了起来,跟他我还算谈得来,我看着他一脸
好奇但又有些戒备的样子,心里也不时的打着拨浪鼓。心里盘算着怎么回答。
   “小周,在这里上班,我就是来看看他,他妈叫我带点钱给他。”说着我就从钱包里拿了300元钱出来,连忙递给他。小伙子一脸狐疑:“你是周凯的什么人呀?”
     我挠了挠头:“他表哥,哎天色也不早了,我还是先回去了,我也来的匆忙,心里就想早点把钱送到我弟弟这里,”

  小张听了顿时放松下来:“原来这样啊。”说完他就想离开,我伸手便把他拉住。连忙把钱往他怀里塞,问道;“不知你们这里是出了什么事吗?”


  “唉!还不是前一段死人给闹的,大伙儿都说天太热了,这么干下去肯定还得出人命,所以老板就答应让我们中午休息两小时,但晚上得补回来,而且还要把前一段耽误的开矿量补上,好了,我不跟你多说了,不然工头又要骂人了。”小张一边说一边匆忙走了。我见没什么意思了也悻悻的离开了,难道老头没没来这里?

  我来到那棵树前,我继续往前走着,那个盗洞的位置好好的被泥土封着,跟我离开的时候没两样。难道是我猜错了?他们并没有来?这下我有点晕了,站在那里傻愣了一会儿,不知道是不是就该走人。

  正在犹豫的时候,我一转头往四周瞧去,只见二三十米开外不时有人经过,我忽然就明白了,这地方今天根本就不适合打盗洞,虽说天已经黑了,但人来人往的非被发现不可。如果是因为这个原因,那师父他们会不会知难而退呢?可能会,但我想还有另一种可能,那就是他们另找一处下手。

  他们肯定得找一个人少僻静的地方,但又不能离开这里太远,太远了就离开墓室的范围了,不过这地底下的墓室其实不小,我在下面也搞不清楚方向,根本没法把它和地上面的部分对应起来。

  就在这时候,我听见不远处有一下响动,声音不大但我听清楚了,就来自这房间的背面,也算是工棚背后,后边没窗户,看不到状况,可我知道那儿是大家扔垃圾的地方,虽然挺偏僻的,但偶尔也有人会去那边方便。我想那地方还是不太合适,时间长了难保不被人发现,可是除此之外我也实在想不出别的什么隐蔽之处。

  我绕过去走到后边,看到了成堆的垃圾,还闻到了熏人的臭味,却还是没有看到人,不过我忽然听到有人在说话:“快下来!”

  那声音挺闷,似乎是从地底下传出来的,我顺着声源找过去,那儿正好有一堆很大的垃圾,可走过去一看,才发现那根本就是一堆泥,只不过被人刻意地堆了些垃圾在上面而已,好聪明的障眼法!盗洞就挖在这堆泥的后面,我探头往洞口一看,正好看到一个人影正敏捷地爬入洞底。

  好快的动作!我最多也就是比老头晚出发半个多小时,可他们这会儿已经把盗洞打好了,洞口还特别大,容得下两人进出,看来他们就是准备把那里面的东西给弄出来。

  我知道自己拦不住他们,只能见机行事,所以也暂时不想让他们发觉,于是我就跟在后面,轻轻地爬了下去,到了下面才发现,这洞口居然准准地开在了墓道顶上,半圆形的券顶塌了一大块,青砖和白膏泥掉了一地。

  借助前面的手电光,我看到了三个人影,其中两个肯定是老头和胡子,另一个不认识,这会儿他们正慢慢地往前走,手电光都是往一个方向照,我在后面只要不发出声音,倒是挺隐蔽的。

  这时候前面有人说话了,嗓门特别大,听声音正是那个二胡子:“我说老头,你说这是一座汉代的大墓,别是忽悠我们的吧?我看怎么不像呢!这汉朝的墓哪有埋得这么浅的,才四米多深而已!”

  老头笑了笑说:“你懂什么!这个砖室墓的材料和格局都明摆着呢!绝对是汉代的东西!其实这上头本来肯定有巨大的封土堆,可能就是因为开矿被铲平了,用来盖工棚,不然你这盗洞非得打十几米深不可。”

  胡子也干笑了两声:“呵呵,我也就这么问问,论学问是你强,不过说到动手的本事,可得看我们师徒俩的,小清你说是不?”小清想必就是他的徒弟,看上去挺年轻的。

  小清的声音挺沙哑的:“师父说的没错,我们在邙山那会儿,一个晚上就能搬空两三座古墓,像这样的小儿科,那还不跟吃顿饭似的。”

  我跟在他们后面十来米远,发现这地方正是神荼郁垒所在的那条墓道,现在前进的方向,则似乎是朝着最大的那间墓室,看样子还有个二三十米路。

  又走了几步,前面的三个人忽然停住了,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还以为他们发现了我,只好也停下来一动不动,这时候胡子又说话了,听口气还挺恼火的:“你不是说那具白毛僵王已经玩完了吗?他玛德,这几个虫子又是从哪儿爬出来的?”

  胡子一边说话,一边已经用铲子往地上拍打,想必是在拍那些尸虫,其他的两个人也跟着动手,一时间墓道里劈啪作响,乱做一团。我一听说有尸虫,也吓了一大跳,赶紧贴着墙壁站着,连呼吸都摒住了,生怕尸虫往我身上爬,但我又偏偏没带手电,所以根本看不清地上的状况。

  好在过了没多久,他们就停手了,看样子已经打完了尸虫,但也没有继续往前走,只听老头解释说:“别担心,这些虫子可能就是那天留下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