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仙墓之龙凤呈祥 > 第一卷 > 17
17



更新日期:2013-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我一边在两侧重新挖一些踩脚的坑,一边顺着盗洞往上爬,很快就爬回到了地面,外边仍是

黑夜,四周一片安静,那些哭丧的人想必也早已哭累了。

  就这样走了吗?我在心里面问自己,于是又回头看了一眼这个盗洞,我跟着老头来盗墓,顺便还想为

民除害,却差点把命赔在这里,我没有兴趣再回去,我不想再去打扰死者的安息;那具女

僵尸已经彻底变成了干尸,再也无法为祸人间,但是我想,她的本意无非也就是在抗议而已,向那些破坏

自己安息之地的人抗议。这片曾经的风水宝地,却被人们挖成了一片荒芜,她只是死不瞑目。

  我悄悄地走到外面,拉了一车矿石回到屋里,然后把剩余的土和矿石全都填入了盗洞,那洞口虽然没

法和原来一样,但不仔细看也看不出来了。

  干完了这件事,天色已经蒙蒙亮,我从屋里出来的时候,看到已经有人在外边走动,那人也看到了我

,却吓得掉头就跑,我不明所以,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顿时哑然失笑,原来我还一直穿着破旧的衣裤,再加上满头满脸的泥土,看上去想必是有点像一具尸体了。

  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我赶紧脱掉了,想把它撕碎了扔在垃圾堆里,但这会儿已经快烂了,轻轻撕了几下,就像纸屑般四处飘散,再也不见踪影。我加快了步伐,仍然从山

上爬了出去,翻到后山山脚的时候,我还四处找了一下,老头的车显然已经不在了。

  他会不会还在那个招待所呢?可能性很小,但我还是得去看看,老头虽然不欠我什么,可是他不该骗

我,我不是想找他算账,但我得找他讨个说法。虽然那地方离这儿有点路,估计不下二三十里,但我想我

走也能走过去。

  我就这么一个人在山路上走着,可是很快就走不动了,一个晚上没有进食,我已经饿得不行,这时候

我听到身后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回头一看,是一辆大货正往我这边开呢,离我估计还有一百多米,我站在

路边挥手示意,希望它能搭我一程,可是这货车没有丝毫的减速,就像完全没有看到我一样,呼啸着从我

身边开了过去,还扬起了满地的灰。

  我意识到我犯了错误,但这时后悔已经晚了,于是我继续慢慢地往前走,幸好过了没几分钟,又一辆

大货从后面开来了,我从裤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摊开了拿在手上,举得高高的,然后拼命地向车里的驾驶

员挥动。

  这回行了,货车果然慢慢地在我身边停了下来,一名三十多岁的驾驶员大声冲着我喊:“你有什么事

?”

  “师傅,麻烦您带我一程,我就去前边的镇上。”我客气地说。

  他谨慎地打量了我一番,然后点头表示同意:“上来吧!”

  我拉开门就上了车,坐在副驾驶的座位上,然后把手里的一百块钱向他递了过去,他看了看钱,就把

手伸了过来,我以为他要接呢,谁知他一下就把我的手推了回来:“干嘛呢,兄弟!这点小事还跟我计较

!”

  我当场就愣了,半天没说出话来,他早已启动了汽车重新上路,嘴里还不停地哼着流行歌曲,我想他

是一个快乐的人。二十多里路一会儿就到了,下车后走了五分钟,我就找到了那家招待所。

  这时候大约是早上七八点钟,菜贩们聚集在街道的两边,我观察了一下,还是没有看到那辆老吉普车

,看来老头真的已经跑了,不过既然来了,还是找一下好,只是我得先恢复一点力气,于是我找了一个摆

在招待所对面的小摊,一边盯着门口,一边填饱肚子。

  吃完早饭之后,还是没有看到老头,我就进去直接上了二楼,那间房门是关着的,我敲了好一会儿,

里面没人应答,我拧了一下把手,门是锁着的,这下没辙了,算便宜了这老小子!其实我也没啥事,只是

觉得这么被卖了一回心里憋气,就想找他要个说法,但真要碰上了,我也不能把他怎么样。

  我只好无奈地离开,刚走到楼梯口,就看到老头从下面上来了,他穿着一身老式的军装特别好认,老

头抬头一看见我,傻了足有一两秒钟,然后突然就大叫着迎了上来:“好样的!!总算把你给盼回来

了!”

  他一边喊着一边就要过来和我拥抱,被我一把推开了,老头踉跄着退开几步,差点儿摔了一跤,但他

还是一脸无辜地跟我装蒜:“我可是一直在担心你,小子!本来就想今晚再去找你的,可是你看我这把老

骨头经不起折腾,昨晚上中了风寒,刚刚配药回来呢。”

  为了证明他所言不虚,老头还扬了扬手中拎着的中药给我看,我观察了一下,发现他脸色不好,大热

天还穿着厚厚的衣服,整个人缩着发抖,看来还真是病了,我就问他:“昨晚上你不是被……”

  “进屋里说!进屋里说!”老头连忙打断了我,然后就走过去开门。

  我一想也对,有些话确实不适合在公众场合谈,就跟他进了房间,等关上了门,老头迫不及待地把袖

子卷起来给我看,我仔细一看,那手臂上确实有问题,虽然伤口很小,但是伤口周围的大片皮肉都成了灰

黑色,跟中毒了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