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恐怖|科幻 > 灵异恐怖小说 > 仙墓之龙凤呈祥 > 第一卷 > 1
1



更新日期:2013-09-30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在21世纪的今天,说出这件事来又有谁信呢?鬼基本已经没什么人会认为是存在的
大家总认为没见过鬼,那么没见过的东西就是不存在的,那么我觉得你错了。
鬼其实是很害怕人的,因为人有生气,只要是活物都有。活物特有这种生气,
大家都知道蝙蝠,又称穷奇。{山海经海内北经}中记载:“穷奇装如琥,其翼异也,食人从首始,
所食被发。在鼗穷北,一曰从足。”古人一直认为蝙蝠通过吸取其他哺乳动物的血为食,
是的鬼或者僵尸的化身,其实不然,乃是共生关系。鬼与蝙蝠共生这就不得而知了

在小城市中生活,每个人都十分的忙碌,像我这种无业游民比比皆是。没有工作,总要吃饭吧。
虽然家里有点钱,但也仅够度日,无法就是能够吃的饱一点而已,小时很是顽皮,到了高中,没有烤漆大学
所以被迫去打工。
还好我还年轻,还不至于绝望。考完后,我便在家,天天上网到凌晨1点多,到了深夜边会听到奇怪的声音,
我房间挨到楼道,到了凌晨2点的时候总听到一个女的上楼穿着高跟鞋上楼的那种声音,可这也没什么,
你说上楼了总要开门吧,可我确实一次开门或者关门的声音都没听见。从那以后,白天头总是昏昏沉沉的,
在家想睡总是睡不着,可出了门,随便在哪里,一会就睡着了。慢慢的也就习惯了,不足为奇了。
后来我去了邻近的一个大城市工作,独自一人来到了工地上,这个地方不是我这个瘦弱的人
能够经受的住,天天一上班鞋子就已经全部湿光了,从家里来到这个地方,我已经为车费和吃饭花掉了
所有的钱,剩下的钱连回家的都不够,有找不到人帮忙,手机也放家里没有带来,
在工地上的其他几个人也好不了多少。我们不能在这里待下去了,必须先、去其他地方赚点钱,
然后在回来也不迟,我知道他们说的办法,无非就是干些非法的事,我现在还年轻
还有很多理想,未曾想过要自甘堕落,于是,我不辞而别,
到了令一个地方,我当时已经身心疲惫,山穷水尽,身无分文,连爬起走的力气都没有了,
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于是在另一个工地上,老板说在这里包吃包住一个月2500,想一想,
还觉得不错,于是什么都不管,便开始在这里生根发芽了。刚开始,
只工作几个小时,可慢慢的工作时间变的越来月长了,每天至少14个小时,从早上6起来,什么都还没做就被叫到工地
中午吃了饭便又被叫到了工地上,晚上9点多了才下班,累死累活的一天就这么过了,
到了工棚,吃完饭洗完澡已经是凌晨了,想起在家的舒服生活,心中不由酸楚起来了。
工棚外忽然一个黑影闪过,今天实在是太累了,眼睛?花吧,慢慢的我便睡去了。
天气突然变的炎热起来了,在烈焰下,我们干活的动作都变慢了下来,工地上的进度明显受到了影响。
工头便开始骂骂咧咧的,每个人都是奄奄一息了,谁还有心情去理会他,心中有火的也只有
忍着。这个样子的鬼天气,真是无法忍受。在这里相当于每天不停的工作13个小时,像这样的工作,
可以让一个瘦弱的人直接累死。我体质还算强壮,但还是不能够适应第一天上班,
脚上变因为鞋子被水弄湿了 ,而长满了水泡,这该算不了什么。第二天,鞋子又湿了,
在相当于3楼的钢架上搬运木头,里面没有任何安全措施,随时可能被掉下来的什么重物
砸死。还有失足的危险,我鞋子湿湿的,差点就掉下去了。可我还是忍耐先来,我想,
等我干玩这个月,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
在这里劳动力度超过了我的承受力度,每天喝的水总是泥土黄,我看到就觉得恶心,那还有什么心情吃饭我。
大家在这里除了吃饭就是睡觉,也不怎么聊天,因为我们需要更多的休息时间,再者就只剩下这里的
特产,“打渔机”
慢慢的就这样过了一个月,可大家都没有反应,居然不发工资,去问工头,居然发工资的时间没到,
还嫌我来的时间太短了,叫我回去等到。虽然我没拿到工资,但也没看见其他人拿到。所以也没放到心上。
在现在这个时代,法律规定不能拖欠我们工资,我也根本没想到会拿不到工资,可事实不是这么回事。

一连几天过去了,我见到还没什么动静,便问其他人,一问之下才知道,他们已经半年
没有见到钱了。我一听,傻眼了。我本来想干完这个月就走人,可没想过干到这个工程完啊。
更不想在这个鬼地方待了。我有一种强烈的上当受骗的感觉,只觉得满腔怒火无处发泄,
可想一想,自己又能怎么样呢?受了气就离开,不就中了他们的计了吗?
于是我隔三差五的便去找工头问,他说干这个活的人人都缺钱,并不是只有你一个,我要是
先给了你,别人找我怎么办?我一听就急了:“那你说到底什么时候才给我工钱?
总要给我个时间吧。”他冷冷的说:“这个的问老板,不我能够决定的。老板什么时候来我就不知道了”
说完便想走,我急忙上前,死死的拉住他:“NiMaDE,老板长什么样子我都没见过,还叫我去找老板》”
一气之下,便把工头打打在地上,鲜血流了一地,只见工头已经一动不动了。我心中一惊。
暗道不好,出事了。工棚里有一面小镜子,我看的清清楚楚,镜子里的人又黑又瘦,
头发凌乱不堪,像一堆杂草,眼睛还不满血丝,看着憔悴的自己,不知不觉,
我的眼眶中已满是泪水了。我毕竟太年轻了毫无经验,这才吃够了苦头,我也想明白了,
想我这样一个年轻气盛的人,要赚钱是多么的不容易,这一个刻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的可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