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十三、凌逸要回凌家堡
十三、凌逸要回凌家堡



更新日期:2013-10-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歩筱昕因着自己受伤,想趁机把对凌逸千年的仇,万年的恨一次性报复了,对凌逸格外颐指气役……
歩筱昕睡醒了,只要慵懒的说一句,“小凌子……”凌逸就会端着水盆,拿着毛巾,伺候歩筱昕起床;歩筱昕饿了,只要扯着嗓子嚎一句:“小凌子……”凌逸立马放下手下的工作,找着能吃的,能喝的,奔向歩筱昕,端着饭碗喂歩筱昕;歩筱昕想上厕所了,只要抻着头喊一句:“小凌子……”凌逸不管在做什么,都瞬间转移到歩筱昕眼前,背起歩筱昕,往厕所跑……
  上面的三种情况,只要凌逸敢说一个不字,或者眉毛敢皱一下,歩筱昕就左一把鼻涕,右一把泪的大声哭诉:“我的命可真苦啊……呜呜……刚刚过了几天好日子,手废了……手废了不说,还没人疼……没人疼不说,还没人管……呜呜……我要回家,我要找庆喜婆婆……呜呜……”
  凌逸最受不了歩筱昕的魔音震耳,几次三番之下,凌逸被歩筱昕制得那是个服服帖帖,惟命是从。
有几次,李子木见凌逸实在辛苦,不由得去帮凌逸的忙,被歩筱昕发现之后,歩筱昕直接给凌逸扣上个‘认错不诚恳’的帽子,整的凌逸很是郁闷……
  就这样凌逸被歩筱昕在精神上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着多日之后,面色枯黄,精神萎靡,终于是扛不住了,不得以,趁歩筱昕午休之时,凌逸偷偷溜到李子木的房间。
  一见到李子木,凌逸就‘哐’的跪在地上,抓着李子木的衣袍,凄惨的哭诉着:“大师啊,歩筱昕她就是魔鬼啊,不对,魔鬼见了她都怕啊。你看看这些日子,我天天起早贪黑,兢兢业业,伺候着你家宝贝徒弟。你看看她。不知道满足,天天还四处叫嚣。大师啊,你看看我现在的样子吧,面黄肌瘦,精神不振,天天站着都能打盹,晚上做梦只要一点动静我立刻站起来,我都快成条件反射了!大师啊,我好歹还是个凌家大公子,我……我哪受过这个委屈……”凌逸越说越难过,最后直接拿着李子木的衣袍,抹着眼泪擦着鼻涕,哭得和个小娘子一般委屈。
  李子木见凌逸如此狼狈,心里着实也过意不去。思量下,自己的徒弟,歩筱昕做的的确有些过分,李子木扶起满脸泪水的凌逸,安慰的说道:“凌公子,我带你去找我徒儿说说……”
凌逸一听,直接躺在地上,抱着李子木的腿,哭嚎道:“大师啊!我求求你,你让我见她,不是找死嘛!大师,你忍心吗?舍得吗?要是让我爹知道,他会怎么想?”
  李子木一听凌老爷,心里又是一阵担忧,凌逸身为凌家的长公子,这让歩筱昕这样指使,要是让外人知道,也实在不好。
“凌公子想如何?”
  凌逸心里可鬼着呢,其实他想回凌家堡,现在寄人篱下,任人欺凌,凌逸满心忿恨无处宣泄,只要回了凌家堡,那就是他的天下,区区一个歩筱昕,不在话下啊!凌逸抹了抹鼻涕,顺势擦在李子木袍子上,“大师,我想回家!大师,我出来已有一月了,我打小没离家这么久过,我着实思念家中父母,大师……我求求你!让我回家吧!”
  李子木见凌逸哭的如此痛心,心里实在不忍心,点头答应下来,“现在凌公子伤势已好,的确该是回家的时候了。那……”
没等李子木说完,凌逸立刻站起来,抱着李子木感激的激动的说,“就等你这句话了!哎呀,李大师,你太好了!”
  此时的歩筱昕被凌逸刚刚凄惨的嚎叫声吵醒,心里很是不悦,带着一脸忿恨,寻音来到李子木屋中。一推开门,便看到这样一幕——
  凌逸死死抱着李子木,满脸泪痕,还不停的说李子木太好了。是个人都会诧异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歩筱昕不是平常人,她上前一步,把把凌逸从李子木身上拽下来,凌逸顺势跌落地上,疼的他瓷牙咧嘴的怒斥,“哪个混蛋,摔本大爷!”
  歩筱昕蹲下身子,凑到凌逸跟前,“你说谁是混蛋?你刚刚干嘛轻薄我师傅?”
  凌逸一见是歩筱昕,立刻蹦起身,离地三尺,噌——的一下,躲到李子木身后,哆哆嗦嗦的说,“我……我是混蛋,我是混蛋。大小姐,我哪敢轻薄李大师啊!我刚刚是感激他!您就饶了我吧。”
没等歩筱昕说话,李子木说道,“徒儿,为师看你最近对凌公子很是不善,为师想,凌公子现在伤势已好,不若,明日我们把他送回凌家堡如何?”
“哪是不善啊,那分明是欺负,欺凌,欺压啊!”凌逸躲在李子木身后偷偷的说道。
歩筱昕一听,指着凌逸就喝道:“师傅!你听听他是怎么说徒儿的!”
  李子木脸色微怒,“你的确是过分了,徒儿!”
歩筱昕在李子木面前很是规矩,无奈撇撇嘴,“他伤势好了,可是徒儿呢?”
  李子木上前一步,抓起歩筱昕的手,歩筱昕急忙躲,却动作仍没李子木迅捷,挣扎几下也没挣脱。李子木揭开纱布,查看歩筱昕伤势。歩筱昕的伤本来只是皮肉伤,现在已经休养多日,新肉已经生长痊愈,李子木见歩筱昕伤势已好,放开歩筱昕,吩咐道:“徒儿伤势已好,明日送凌公子回凌家堡!”
“师傅!这……”歩筱昕想说什么却碍于师傅的命令,只得遵从。
  凌逸见状,躲在李子木身后心里早就乐的开了怀。歩筱昕见凌逸一脸得意的坏笑,心里更加火气,冲凌逸皱着鼻子,做了个鬼脸,悄声说道,“你别太得意!我和师傅送你回去,有师傅在,你不能拿我怎样!”
凌逸回家有望,冲歩筱昕挑挑眉,“到了凌家堡,看谁怕谁!”说罢,凌逸哼了一声,转身回屋。
歩筱昕气的跺着脚,很是忿恨。
  李子木想歩筱昕伤势已好,这些日子,歩筱昕也指使凌逸已久,现在也该歩筱昕也能干活了。“徒儿,今晚的饭,你来做。”说罢,幽幽的转身回屋。
歩筱昕这回傻了眼,好不容易休息了一段时间,又到自己了。哎,叹了口气,师命难违啊!歩筱昕一想到凌逸刚刚的嚣张模样,心里就各种不满,哼,死凌逸,别以为你回来凌家堡我就会怕你!
此刻的凌逸正享受多日来难得的幸福时光,躺在床上哼着小曲,心里乐开花,凌家堡!小爷我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