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十二、歩筱昕受伤
十二、歩筱昕受伤



更新日期:2013-10-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清晨,歩筱昕蹑手蹑脚的从师傅房间出来,去厨房准备早饭。没想到刚刚出来,便遇到凌逸在场院中练武。
  歩筱昕瞥了凌逸一眼,继续往厨房走。凌逸看见歩筱昕,停下了动作,跟在歩筱昕身后。歩筱昕也不说话,继续自顾自的淘米,择菜,烧水。忙了半响,歩筱昕终于把米下了锅,准备去做菜。凌逸站在案板前,准备切菜。歩筱昕见状,立刻喝止住他,“喂、喂、你把手里的刀给我放下。”说罢,歩筱昕上前一大步想去夺刀。凌逸也不躲,把刀就顺手递给了歩筱昕,歩筱昕没想凌逸如此听话,她把手直接放到了刀刃上。
“啊,痛!嘶……”歩筱昕吃痛的一叫,刀应声掉在了地上。
  歩筱昕捂着手,梨花带雨的看着自己的冒着鲜血的伤口。刚刚起身的李子木听到厨房歩筱昕的惊呼声,立刻跑到厨房,便见到了歩筱昕捂着手,双眼含泪的看着他。凌逸见状,急忙问道:“你没事吧?”歩筱昕也没理他,只是楚楚可怜的看着李子木。李子木上前一步,拉着歩筱昕,关切的问道:“徒儿可有事?”
歩筱昕哭哭啼啼的把手伸给李子木看,李子木见歩筱昕手上伤破肉,鲜血直涌,连忙把歩筱昕带进屋内进行包扎。
  在屋内的李子木帮歩筱昕包扎好伤口后,歩筱昕看着自己缠了一圈圈纱布的手,心里着实委屈。凌逸站在门口,看着歩筱昕,很是愧疚。但是歩筱昕从始至终,都不愿搭理他,在她认为,自己的伤就是凌逸害的。
  凌逸终是忍不住,“步筱昕姑娘,那个……刚刚我不是故意的。对不起你。”凌逸态度诚恳。
  歩筱昕现在心里可是憋了一肚子的火,看着凌逸,一股脑的发了出来,“我可担不起凌大少爷的道歉,你说你这个细皮嫩肉的大公子,去厨房干嘛?去厨房也罢,你拿菜刀干嘛?拿菜刀也罢,你切菜干嘛?你能切菜吗?你会做饭吗?你说你是不是故意的?”
  凌逸被歩筱昕一大堆问题问懵了,愣了半响,无奈的看着歩筱昕,“我……会做饭。”
“你会做又怎样?我说过让你帮了吗?”
“我……我不是闲来无事,帮帮你嘛……”凌逸本是见昨日歩筱昕对自己的照顾,心想今日帮她回报下,谁知惹了这出。
  凌逸不说可好,一说歩筱昕更火大,“帮我?你说的倒是好听的很,帮我把我弄伤,凌逸,你到底安得什么心?好歹我救过你,你到底要怎么样?霸占我的床,还弄伤我,怎么,你还想霸占我师傅吗?”
歩筱昕这完全是气话,谁知李子木听完,很诧异的看着歩筱昕,轻声提醒道:“徒儿,他未说要拜我为师。你莫生气……”
  歩筱昕李子木对凌逸的态度还是很好,心里更加不平衡,“师傅啊,都这个时候了,你还帮着那个伤人凶手?”
  凌逸一听歩筱昕称自己‘伤人凶手’心里不舒服,身为凌家大少爷,他哪里受过这样的气:“歩筱昕,我知道我错了,但是我道歉了,你别太过分!”
 “我过分?我过分?你哪只眼睛看到我过分了?唉唷,我这暴脾气……”说罢歩筱昕挽起袖子,也不顾伤势,就准备奔向门口的凌逸,大打一架。
  李子木见歩筱昕要暴走,急忙拦住她,把她抱起来,“徒儿哎,咱可是有伤在身,莫动气。”歩筱昕可不领情,在李子木怀里踢踢打打,“放开我,师傅,你放开我。看我不把他打的找不到北,我用霓裳剑劈死那个混蛋玩意!”李子木苦笑不得的把歩筱昕抱回了自己住的内屋。
费了很大的力气才把歩筱昕安顿下来,歩筱昕很是不甘心的看着李子木,“师傅,不管怎么样,你要为徒儿出气,徒儿的血不是白流的!”
“好了,徒儿,不要胡来。凌逸那边我来处理,你好好休息。”
“师傅……”歩筱昕还想说什么。却被李子木阻止,“好了,我一会回来。”
  无奈,歩筱昕只得在内屋憋了一肚子气休息。
  凌逸见李子木从内屋出来,急忙过去询问道:“李大师,那个……歩筱昕姑娘……”
李子木安慰的笑笑,摆摆手,“无碍,凌公子莫放在心上,我家徒儿脾气燥了些。”
“今日之事,本就是我不对。歩筱昕姑娘生我气是应该的。”
“凌公子,今日之事,我知道,你虽是无意,但我还望你给我徒儿道个歉。”
“这是当然。只是歩筱昕姑娘,她……”凌逸担心自己的道歉又会招来歩筱昕的一番训责。
“徒儿只是脾气稍微顽劣,但是,我知道她明辨事理。”
凌逸点点头,“好,我现在去道歉。”
“等她情绪稳定些吧。”
  凌逸点点头。早晨起来忙到现在,大家都没吃饭,现在歩筱昕手上有伤,李子木便代替了歩筱昕前去厨房做饭。
  凌逸见李子木要去厨房,急忙阻止了他,“大师,我去做饭吧。这本来就是我的责任。”
“这……”李子木见凌逸如此坚持,只得点头。
  凌逸做好饭,端到桌上之后便去唤李子木,李子木想歩筱昕还未吃饭,便端了些饭食,去了内屋。
  此刻的歩筱昕已经在被窝里呼呼大睡,早把受伤生气之事忘到九霄之外,李子木见歩筱昕睡的正酣,不忍心的轻轻摇着歩筱昕,叫醒她,“徒儿,徒儿,起来吃点饭再睡。”
歩筱昕睡的迷迷糊糊的睁开眼,迷茫的看着李子木,“呜……师傅啊,你怎么做饭了?不对,我该做饭了?!”说罢立马惊醒,坐起身,拿手去掀被子,没成想触碰到伤口,歩筱昕疼的倒吸了口凉气,这次回想起刚刚发生的事情。
“师傅,那个混蛋玩意呢?”
“谁是混蛋玩意?”李子木无奈的看着歩筱昕,缓缓的舀了一勺粥,吹了吹热气,喂给歩筱昕。
  歩筱昕现在手不方便,只得由李子木喂。歩筱昕喝了一口粥,含含糊糊的说,“就是凌逸那个混蛋。”
“徒儿莫这样说,凌公子已经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想给你道歉。”
“道歉?他那个大公子脾气,谁信啊?”歩筱昕鄙夷的说道。
“喏,为了表示诚意,他还亲手做的早饭。”说罢,李子木又舀了一勺,喂向歩筱昕。
歩筱昕一听是凌逸做的饭,立刻挡住了师傅喂饭,“他做的能吃吗?我还怕他毒死我!”
“你说什么?我凌逸是江湖人,怎会做如此下流之事?”在门口的凌逸听歩筱昕这样说,气愤难耐,推门喝道。
“江湖人就不下流?江湖人就学人家偷听别人说话?”
“你?!歩筱昕,你别得寸进尺,欺人太甚!”
“我……”
没等歩筱昕说完,李子木就站出来阻止两人的纷争,“好了,你俩别吵了。为了此事闹了一早上,惹得大家心情都不好。来,凌逸,你给歩筱昕道个歉,徒儿,此事凌逸知道错了,你也就得饶人处且饶人。”
  歩筱昕见师傅有些生气,不得以点点头。
  凌逸见状,向前几步,冲歩筱昕说道,“刚才的事,对不起。”态度诚恳。
歩筱昕见凌逸态度不错,撇撇嘴,“好吧,看在师傅的面上,原谅你了。哼。”
凌逸见歩筱昕原谅自己,心里很是开心,“真的?”
“嗯,不过,作为惩罚,你得在我手伤好之前代替我做饭。”
  凌逸自是当然不让的点头应下。歩筱昕心里偷偷窃喜,嘻嘻,不用干活了,还可以指使他,不过,这小子做饭倒是不错。说罢,伸手去拿包子吃。
  李子木见状,将包子递给歩筱昕,遂伸手喂歩筱昕粥喝。在门口的凌逸看到李子木和歩筱昕如此温馨和谐的一幕,心里很是羡慕,还有一点点莫名的嫉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