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十一、凌逸
十一、凌逸



更新日期:2013-09-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歩筱昕使出吃奶的劲,费力的把黑衣人拖上岸。她大口的呼着气,刚喘口气,低首一看,那位黑衣人,闭着眼睛。月色下,那人眉峰英挺,睫毛微卷,看着相貌大概是二十左右。却是个俊俏少年。不知是在水中憋了太久的缘故,他面无血色。
歩筱昕蹲下身,推了推他,却没有反应。着急的歩筱昕将手颤颤抖抖地伸到他的鼻子下面,试探鼻息。气息微弱,看来还有生命迹象。歩筱昕急忙把他抱起,拍他的背,帮他把水吐出来。
 那人在歩筱昕的蛮劲掌力之下,疼的咳嗽了一声,吐出了些水。呼吸顺畅了些。歩筱昕见他苏醒,连忙问道:“公子,你可还好?”
那人抬起头看了一眼歩筱昕,轻声咳嗽着点点头,便晕倒在地。歩筱昕见他又晕倒,然而自己也无多少力气去把他拖回去,无奈之下,只得先将他放在这,自己跑回去找师傅。歩筱昕临走前,怕他着凉,给他披上自己的外衣,就跑回去找师傅。
歩筱昕拼命跑回屋舍,推开门,就冲李子木大呼道:“师傅,师傅,不好了……”
李子木见歩筱昕如此惊慌,急忙过去帮她顺气,问道:“何事让徒儿如此仓惶?”
歩筱昕喘着粗气,说道:“师傅,有人溺水了。快去看看吧!”
李子木一听人命关天,急忙让歩筱昕带着去往湖泊边。等他们赶过去时,那人还在地上昏迷不醒。李子木走进,试探了下他的呼吸,见他呼吸平稳,复拿起他的手,为他把脉,经过一番检查,李子木断定道:“他是受寒所致高烧。我先背他回去,屋里有些药。”
说罢,李子木背着黑衣人,带着歩筱昕回到屋舍。李子木将那人安顿好之后,让歩筱昕去给他熬些姜汤祛寒。
不一会,歩筱昕端着热腾腾的姜汤,来到了床边。“师傅,姜汤好了。”说罢,就将碗递给师傅。
李子木看着歩筱昕,一动不动。歩筱昕见师傅不接碗,好奇的问:“师傅,不是喂药吗?”
“你喂。你带来的人,你照顾。”说罢,李子木走到一边。
歩筱昕放下碗,看着师傅,心里揣测,师傅是不是对我带回陌生人生气了?随即小心翼翼的问道:“师傅,那个……”歩筱昕指着床上昏睡的人,继续说:“我是无意间遇到的,他在湖边晕倒了,我又不能见死不救。”
“你去河边做甚?”李子木追问。
歩筱昕这下被问住了,总不能说是去洗澡吧?歩筱昕吐吐舌头,支吾道:“徒儿……徒儿见湖边景色不错,水好,山好,风景好。”
李子木无奈的摆摆头,教育歩筱昕道:“徒儿,见义勇为这是好事,只是,此人衣着神秘,若是惹了麻烦,我是无碍,可是你怎么办?你想过吗?”
歩筱昕眉头微皱,手抓抓脖子,“徒儿知错了。不过徒儿觉得他应该不是坏人吧?”歩筱昕偷瞄了床上的人一眼,长得俊俏应该不是坏人。可是,在水中抓住自己不放,就有点……
李子木见歩筱昕走神,拿手轻敲了下她的头,“罢了,救醒他就让他走。”
歩筱昕点点头,“多谢师傅。”说罢端起碗,给床上的人喂姜汤。
“我先去休息,你照顾他吧。”说罢,李子木转身回房。
歩筱昕见那个人霸占着自己的床,自己在哪里休息?“那……师傅,我晚上睡哪?”歩筱昕问道。
李子木指了指床角,“你照顾他,他走了,你就有地方了。”说罢,关上了房门。
歩筱昕不满的哼了一声,边喂汤便嘟囔着,“拜托,你快好起来。不然我都没地方睡了。”
歩筱昕喂完汤,便守在床边,不一会,不敌周公的来势汹汹,便睡了过去。
床上的人在歩筱昕睡过去一会后,指尖微动,开始有了意识,渐渐的苏醒。他慢慢睁开眼,适应了四周的光亮之后,环顾四周。发现床边趴在一个姑娘正在酣然入睡。此时的歩筱昕趴在手臂上,窗外的光亮倾洒在她的脸颊上,显得格外娇俏,樱唇微翘,让人忍不住想去亲近。
他缓缓将头凑过去,刚刚凑近就闻到歩筱昕身上清新淡雅的桂花香。很是好闻,惹得他不禁向前凑去。歩筱昕在梦中忽觉面部有些痒,不禁去挠挠脸,刚刚睁开惺忪的睡眼,看见自己面前一张陌生的脸,惊得歩筱昕忽然往后一仰,就在歩筱昕差点摔倒在地时,那人起身一下抱住了歩筱昕。歩筱昕近距离的看着他,面部棱角分明,肤色古铜,眉若墨画,眼若星辰。此刻的歩筱昕因紧张而面部潮红,显得格外可爱娇羞。此刻两人深情对视着。歩筱昕缓缓的回过神,结结巴巴的说道:“谢谢……你,可以放开我了吗?”
那人回过神,急忙放开歩筱昕,尴尬的看着歩筱昕。
歩筱昕见他起来,不禁着急的问:“你烧退了?”说罢,伸手去触摸他的额头。那人防卫性的看着歩筱昕,拧着眉,最终还是任歩筱昕将手放到额间。歩筱昕试了下温度,送了口气,“哎呀,还好退烧了。你快休息,大病初愈。”
那人显然是被歩筱昕的行为整的很糊涂,木木地点点头,躺回床上。
歩筱昕帮他盖好被子,嘱咐道:“你先休息会,饿不饿,我给你做饭去。”
那人愣愣的看着歩筱昕,不说话。歩筱昕纳闷的心想,这人会不会是哑巴?算了,看他刚刚救我,还是照顾他一下吧。
歩筱昕自顾自的说道:“算了,我做些鸡汤。你等会。”
说罢就去厨房做饭了。躺在床上的人看着歩筱昕忙碌的背影,嘴角不禁微微上扬。忙碌了一番的歩筱昕,做了一桌的饭菜,准备叫师傅和那个黑衣人一起吃饭。
饭桌上。李子木端着碗,自顾自得吃着饭。黑衣人也端着碗,不言不语。气氛显得格外静谧。歩筱昕有几分尴尬的咳嗽一下,夹了一块鸡肉,递给师傅,“师傅,你多吃点。”李子木点点头,不说话。歩筱昕又舀了一碗汤递给黑衣人,“那个谁,你多喝点鸡汤。”
“我有名字。”
“什么?”歩筱昕怀疑的揉揉耳朵,“你会说话。”
黑衣人喝了一口鸡汤,缓缓的回道:“我又没说不会。”
“那我刚刚问你,你不说话。”
“你有给我机会吗?”
这一说把歩筱昕堵的够呛,歩筱昕抿抿嘴,“那你想干嘛?”
“在下凌逸,多谢两位救助之恩。”
李子木听完‘凌逸’二字,眉毛一挑,“你说凌霄的儿子?”
凌逸一听李子木知道自己父亲的名字,问道:“你知家父?”
“凌家可是江湖上的名门大户,不知凌公子怎会落得如此?”
“呃……”凌逸搔搔头,不好意思的说道:“是我瞒着家父出来闯荡江湖,谁知,被一群匪盗所劫,就成了这样了。”
歩筱昕听完,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凌逸有几分尴尬,连忙说道:“臭丫头,笑什么?”
“你说谁是臭丫头?”
“谁回答谁是。”
“唉唷?你这是对你救命恩人的态度吗?”
凌逸看了歩筱昕一眼,不说话,默默的喝汤。这样可是把歩筱昕惹火了,夺过凌逸的碗,说道:“不许喝臭丫头熬的汤!”
“嘁……熬得还不如我家厨子的万分之一。我还不稀罕。哼!”凌逸撇过头。
“你!你!”
李子木急忙出来,说道:“好了,凌公子,你现在有伤,还是多少吃点吧。徒儿,不得无礼。”
歩筱昕见李子木向着凌逸,心里有几分不高兴,“师傅!他欺负我!”
李子木看着歩筱昕,轻轻摆摆头,示意她不要闹。歩筱昕只得无奈的坐下吃饭。看着凌逸乐滋滋的拿过碗,吃她做的饭,喝她做的汤。心里是极大的不乐意。这顿饭吃的歩筱昕肚子里全是怨气。
吃罢饭,凌逸又大摇大摆的到自己床上睡觉,任歩筱昕怎么赶都赶不走,歩筱昕气的去找李子木说理。
“师傅,那个凌逸欺负徒儿。”歩筱昕委屈的看着李子木。
李子木见歩筱昕梨花带雨,疼惜的看着歩筱昕,“徒儿,这也只能怪你将他带回来了。”
“师傅,你赶他走。”
李子木摇摇头,“一是他有伤,再者,他是凌逸,凌霄之子。”
为何师傅一说凌霄就如此礼让,歩筱昕疑问道:“凌霄是谁?”
“凌家是江湖上的大户,掌握了江湖所有的消息。况且凌老爷曾经对我有恩。”
歩筱昕似懂非懂的点点头,原来那个混蛋的父亲还是师傅的恩人,歩筱昕看在师傅的面上,只得作罢。但是可怜的歩筱昕只得在师傅房中打地铺过了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