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九、情深抵过流年
九、情深抵过流年



更新日期:2013-09-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刚刚回屋坐定的李子木忽然听到紫嫣房中一阵骚乱之声,忙的拿起断魂笛,跑到紫嫣门口,慌张的拍着门,喊道:“徒儿,徒儿,你和紫嫣夫人怎么了?”听到屋内筱昕的不断惊呼救命,情急之下,李子木踹门而入。一进门,便见歩筱昕被紫嫣扑倒在地,紫嫣尖锐的指甲已然刺到歩筱昕的皮肤上,歩筱昕惊恐的急于挣脱紫嫣,无助的呼喊求救着。而此刻的紫嫣,面容狰狞,与妖物无他。李子木立刻上前,一掌将紫嫣打翻在地,救出歩筱昕。
歩筱昕本来以为自己要丧命,忽见师傅破门而入,将自己解救于危难之中,让歩筱昕转危为安。歩筱昕被李子木扶起来之后连忙扑进他的怀里,喘着粗气断断续续的说道:“师傅,快将紫嫣姐姐打晕……她……她完全妖化了。”
歩筱昕见师傅李子木的一击对紫嫣攻击性不大,心里暗叫不妙,便在紫嫣扑向他俩时,一把推开了李子木,自己反身,迎上了紫嫣的一击。李子木见紫嫣的疯狂举动,发了疯般的冲向李子木和歩筱昕,李子木一手将歩筱昕护在怀里,一手运气击向了紫嫣。然而此刻的紫嫣防御力与攻击力已然提升了多倍,李子木的一击只是让她微微一吃痛,更加激怒了她,她愈加愤怒的扑向李子木。
 
李子木见紫嫣来袭,便暗暗运气,准备在她靠近之时,将真气运至断魂笛之上,用断魂笛奏一曲九霄吟,先行克服紫嫣的行为。谁知,就在自己即将吹奏断魂之时,歩筱昕却将自己狠狠推到一旁。向后踉跄了几步的李子木待稳住身形,定睛一看,徒弟歩筱昕为了保护自己已然用自己的身体硬生生的接上了紫嫣的一记重击,这对毫无内力的歩筱昕来说,无异为致命一击。
被紫嫣重重击中的歩筱昕,感觉胸口一震,剧痛在胸腔蔓延,一股血腥之感直接涌上口腔,顶到喉头,噗——一口鲜血吐了出来。歩筱昕向后一仰,砰的跌倒在地上。
李子木见状,连忙扑向前去,使出奋力一击,将断魂笛直接扔向紫嫣,断魂在空中划了一个完美的弧线之后,冲着紫嫣,径直的击了过去。这一击对紫嫣来说,剧痛无比,紫嫣痛苦的大喊一声,“啊……”之后便昏倒在地。
李子木见紫嫣倒地之后,连忙过去查看歩筱昕的情况。歩筱昕躺在地上,见师傅李子木将紫嫣制服,心里很是欣慰,但又有几分担忧,见李子木把自己扶起,抱在怀里,歩筱昕虚弱的说道:“师傅……紫嫣姐姐……妖化,定是郑儿做的……当下之际,务必要找到郑儿,逼她与姐姐……将灵魂交易解除……咳咳……”
李子木见歩筱昕咳嗽难忍,便急忙阻止她说话,“徒儿,莫要多言。师傅现在将你安置在此处,我带紫嫣夫人去康府,与那个妖孽做个了断。”随即将歩筱昕抱起,放到床上,为歩筱昕把脉,之后,从衣袖里掏出一粒药丸,让歩筱昕服下,“徒儿,这个活血化瘀,缓解你的疼痛。此处受伤,内伤颇重,在此好生休息。待师傅回来,为你医治。”
歩筱昕无力的微微点点头,道:“师傅去吧,徒儿会照顾好自己的。”
李子木抱起紫嫣,离开了客栈,前往康府。
一进康府,康府上下便沸腾开来。下人们见李子木抱着白发妖女来到康府,无一不惊恐万分的逃避开来,管家连忙叫康瑜与郑儿出来。
康瑜听说李子木来了,心想定是为了紫嫣的事,便急忙出来查看情况。
郑儿听说紫嫣回来了,心里暗暗冷笑道,慕紫嫣,我看这次,老爷还袒护你这个妖什么!
李子木将紫嫣放在木椅之上,大声喝道,“康府妾侍郑儿何在?”
郑儿一听李子木叫自己的名字,心想难不成这个臭道士知道了什么,转念一想,现在慕紫嫣已然是妖,就是死无对证的事情了。她还怕什么,便昂着头,摇摇摆摆的走到前厅。“哟,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个道士,你叫本夫人何事?”
李子木一指昏睡在椅子之上的紫嫣,道:“你可认得她?”
郑儿一看紫嫣,佯装惊恐的跳到康瑜的怀里,道:“这不是……妖女……”郑儿说‘妖女’时,看了眼康瑜,急忙改口道:“夫人嘛,怎么成了这般模样?”
康瑜见紫嫣满头白发,面色苍白,十指指甲尖锐,与妖孽无他,不禁惊恐担忧的问道:“大师,在下的夫人,紫嫣……紫嫣她……怎么成了这番模样?”
李子木看康瑜一脸担忧的样子,心想康瑜心里自是担心紫嫣的,冷眼瞥了一眼郑儿,指着她说道:“紫嫣夫人为何成这般模样,你得问你的妾侍,郑儿!”
郑儿见李子木指着自己,连忙惶恐的站出来为自己辩解道:“你……你这个臭道士怎么含血喷人,夫人这个样子,与我有何关系?分明是诬陷好人!”说罢,满眼泛着泪光,楚楚可怜的看向康瑜,“老爷,妾身没有做对不起夫人是事……老爷你要相信郑儿……”
康瑜见郑儿一脸无辜模样,环住她的肩,向李子木说道:“大师……这个事情……是不是你搞错了?”
李子木见康瑜不相信自己,“康公子若不相信在下,且听在用笛子下吹奏一曲。”
康瑜点点头,郑儿眼睛微微一眯,手攥紧了康瑜的衣袖。随即,李子木将断魂掏出,一曲笛音,倾泻而出。缓缓急急,音律变幻莫测,在康瑜听来,无非为佳音妙曲。而郑儿虽然现在有了紫嫣的心脏,但是身上的妖气还未完全褪去,听到断魂吹奏的九霄吟无异于一把尖刀,在心口一下一下缓缓的划出一道道口子,疼的她叫苦不迭,紧紧攥住的双手,纤细的指甲都嵌入皮内。
“啊……”一声惊呼,一个黑影跌落在地上。此时,李子木将笛子缓缓放下,“能忍到现在才现身,真是小看你了。”
夜挣扎几下,缓缓从地上爬起来,从腰际拿出一把剑,执剑冲向了李子木。李子木将左手断魂笛护在身前,右手执掌运气。夜的剑气戾气猛烈,所过之地无不退避开来,夜将剑一挥,直冲向李子木,狠狠的刺杀过去。李子木翻身一跃而起,避开夜的攻击,回脚向夜踢去,将夜踢到在地。夜扑倒在地后,猛然站起,却发现自己身上毫无力气,又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你……你对我做了什么?”夜不解的问。
“妖孽,听了九霄吟还运气用武功,被音律的杀伤力反噬了内力。”随即李子木转向了郑儿,道:“郑儿,你的同伙都快不行了,你还不现行吗?”
郑儿脸色苍白,面无血色,用力抬起头,忿恨的瞪向李子木,“你以为你还能伤的了我?我是人!她才是妖!”
康瑜见到凭空出现的夜,再看郑儿,心中愈加怀疑,连忙问道:“大师,这是怎么回事?”
李子木轻哼一声,“怎么回事?紫嫣夫人和这个黑衣人的事,你还是问她吧!”
康瑜连忙跑到郑儿面前,质问道:“郑儿,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紫嫣她……你把她怎么了?”
郑儿见康瑜对自己一脸怀疑,自己现在虽成了人,可他还在关心已然成妖的慕紫嫣,心里不禁冷了半截,冲康瑜吼道:“你……还是在乎她?哪怕我现在成人,她是妖,你还是在乎她?”
李子木插话道:“郑儿,当初是你诬陷紫嫣夫人,现在你又将夫人变成妖,你不觉得自己罪孽深重吗?”
康瑜一听,惊恐的看着躺在地上的郑儿,满眼忿恨,一怒之下拔出佩剑,指着郑儿质问道:“是你?是你伤害了紫嫣?从头到尾,都是你?紫嫣根本没有陷害你,这都是你诬陷她的,告诉我,是不是?”
郑儿眼睁睁看着自己心爱的男人为了别的女人而对自己刀剑相向,身上的疼痛已然无法掩盖心里的痛楚,郑儿声嘶力竭道:“康瑜!你难道还不明白我对你的爱吗?她,慕紫嫣,只要有她一日,我便不能完完全全得到你的心,你的人!”
“贱人!”康瑜一怒之下,将剑狠狠刺向了郑儿的肩头,一剑下去,剑入骨头,鲜血四溢……
“啊……”郑儿大喝一声,打断康瑜的剑,抚着伤口踉跄的爬起来。一步一步跪着挪到康瑜面前,抓住康瑜的衣袍,语气虚弱的问道:“康瑜,你……告诉我,从始至终……你爱过我没有?”
康瑜看着郑儿,又看看紫嫣,沉默不语,然后将她的手从他的衣袍上拉开。
郑儿心里已然了然,心口悲烈的剧痛,涌出一口鲜血后,瘫倒在地。夜见郑儿倒地,连忙使劲爬过来,将郑儿抱起,哭着哀求道:“主子,咱们不要这颗心了,咱们回去吧,主子……”
“夜……”郑儿虚弱的说道,“为什么这颗心不是我的,可还是疼的真真切切,真的,好疼,好疼……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要我原来的心,我还给她……呜呜……是不是这样,它就不会疼?他就不会怪我了……是不是?”郑儿抓住夜的衣袍,满脸泪痕,哽咽的问道。
“郑儿……”康瑜见郑儿这般悲凉的模样,心里极是难受,怜惜的说道:“你知道……当初,我娶你,只是为了和紫嫣置气,这半年来,我只是夜夜留宿你处,却从未碰过你……你应该明白我的心……对不起……”说罢,垂下了头。
郑儿听罢,从内心油然而生一种无力感,心撕裂般的疼,疼到麻木。跪坐在地上,手垂在两侧……
李子木摇摇头,叹口气道:“郑儿,你放手吧……你是妖。”
“不要!不要!不要……康瑜,你看着我,你看着我!”郑儿声嘶力竭的冲康瑜喊道。
康瑜看着郑儿,郑儿接着说道:“慕紫嫣是妖,你却当个宝;我是人,你却从不把我放在心里。我以为,只有慕紫嫣死了,你就会看到我的好,看到我对你的爱。老爷,我爱你绝不亚于慕紫嫣啊!我以为时间久了,你会接受我,我可以等你……等一年,五年,十年,我都可以等!可是,你心里始终没有我……当初,是你将我从雪地里救活,郑儿从那时便爱上了你……”
“你就说那只白狐?”康瑜震惊的问。
郑儿苦笑一声,“后悔了吧?后悔救我了吧,要是当初任我死在冰天雪地里,就不会有后来的事了……慕紫嫣也不会成妖……”
康瑜看着郑儿,向郑儿求道:“郑儿,我不爱你。这不关紫嫣的事,你放过她吧,要是你一定要心,你拿走我的。算我求你了。”说罢,康瑜跪在地上。
郑儿看到此幕,觉得这是对自己极大的讽刺,仰天大笑冠簪落,“哈哈哈……康瑜,你为了她,给我下跪!好,我把心还给她,你把你的心给我,现在就给我!”郑儿伸手向康瑜要他的心。
康瑜毫不犹豫的从靴子里拔出一把匕首,狠狠的冲自己心脏刺去……
手起刀落,康瑜却未觉丝毫疼痛,诧异的挣开眼睛,却见紫嫣躺挡在自己身前,用身体挡住了自己的匕首。
“紫嫣!紫嫣!”康瑜惊惶的大叫道。不断的用手捂住紫嫣胸口冒出的鲜血。
“老爷……我不行了……在临死之前,我谢谢你告诉我,你对我的心……我很高兴……你爱我,就凭这点,我就赢了……”紫嫣躺在康瑜怀里,虚弱的说道。
“不要,不要,我不要你死。要死我陪你一起!”说罢,康瑜就准备拿起在地上的断剑准备自尽。
“够了!”郑儿突然大喝一声,打断他们。“呵呵,原来,从始至终,我都不该出现,原来,一开始,我就输了,输的一塌糊涂……慕紫嫣,今生,我输了……我把心还给你。”说罢,郑儿提气,将心从口中拿了出来,一挥手,放入了紫嫣的身体里。
交换了心后的郑儿,已经元气全无,瘫倒在地上。夜连忙爬过去,抱住郑儿。
郑儿躺在夜怀里,无力的吩咐道:“夜,走吧,我们回家吧……我累了……”
夜含泪点点头,抱起郑儿,一步一步的挪出康府,他俩的身影渐行渐虚幻,慢慢的幻化为两缕青烟,消散在空中……
三日后
歩筱昕的内伤在李子木的精心调养之下,渐渐康复。李子木见歩筱昕恢复的差不多便带着歩筱昕前来康府辞行。
歩筱昕一进来康府便见到面若桃花的紫嫣在门口迎接他们,快步跑过去,抱住紫嫣,“姐姐。你可好了!想死筱昕了。”
紫嫣笑着回道:“姐姐也想筱昕,让姐姐瞧瞧,你的病好了吗?”
歩筱昕使劲点点头,回道:“好的差不多了,师傅照顾的很好。”
康瑜见李子木师徒前来,立刻出来相迎,“李大师,步姑娘。快进屋里说话。”
李子木冲康瑜做了个揖,道:“多谢康公子了,今日我与徒儿是来辞行的。”
“你们要走了?”紫嫣不舍的问道。
歩筱昕撇撇嘴,点点头,“我会想姐姐的,等我和师傅有空会来看姐姐的。”歩筱昕保证道。
“既然如此,祝二位一路顺风。”康瑜说道。
康瑜和紫嫣给李子木和歩筱昕备下了些盘缠以表心意。李子木和歩筱昕便挥别了康府。
歩筱昕背着包袱,优哉游哉的跟着李子木身后,懒洋洋的问道:“师傅,咱下一站去哪里?”
李子木头也不会的回道:“仙灵谷。”
仙灵谷,听起来不错。歩筱昕搔搔头,快步跟着李子木,前往下一个目的地——仙灵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