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五、初入江湖
五、初入江湖



更新日期:2013-08-2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李子木和歩筱昕站在城门口,李子木一袭白衣,手执一支通体碧玉的玉笛,临风而立飘飘欲仙。歩筱昕身着粉色衣裙,腰间系着红色的霓裳剑,配有淡黄色的头饰,在阳光下面熠熠生辉,格外清新亮丽。两人在城门口吸引了不少路人眼光。
   歩筱昕跟着李子木身后,好奇的问李子木:“师傅啊,咱们要去哪里呢?”
   李子木摸摸下巴,看了看歩筱昕,问道:“徒儿觉得哪里比较好呢?”
   歩筱昕看了看南方,又转身瞧了瞧北方,思量片刻,终于下了决心,“师傅,徒儿想去南方。咱们往南走吧。”
   李子木点了点头,带着歩筱昕往南走。行了半日,天色渐暗,李子木便决定带着歩筱昕到一家客栈投宿。没走多久,便寻着了一家客栈。
   一进门,店小二便热情的迎了上来,“两位客官,是住店还是打尖啊?”
“两间上房。”李子木吩咐道。
“哎呀,客官,这可真不巧。小店今天全满了,就剩一间房间了。客官若是不嫌弃,挤挤凑合一晚吧?”店小二不好意思搔搔头。
“那……”李子木探寻的看着歩筱昕,征求她的意见。
  歩筱昕自然不介意了,她心里巴不得和师傅在一起,便连忙点点头。
“好嘞,两位楼上请!”小二带着李子木和歩筱昕去了厢房。
  李子木和歩筱昕放下行李,简单吃了些饭食,便准备休息。
  现下为初夏,歩筱昕和李子木走了一天,身上不免有些汗渍,歩筱昕心里极度想要沐浴,但是由于现在是和师傅在一屋休息,歩筱昕心里很是纠结。
  李子木看歩筱昕站在房间的角落里,双手缠绕,自言自语,一脸纠结的表情,询问道:“徒儿在想什么?”
“啊?”歩筱昕心想,难道被师傅发现自己的想法了?“那个……师傅啊,现在是夏天了,而且……徒儿是……女孩子……”歩筱昕支吾着。
   李子木听到这里,心里有些了然。不禁面色一红,清了下喉咙,“徒儿,那个……师傅……突然想……出去一下,你要好好呆在房中。”说罢李子木故作镇定的出去了,留歩筱昕一人在房中。
对于师傅的行为,歩筱昕心里很是感激,师傅借口出去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能洗澡嘛。师傅,你真的太善解人意了!歩筱昕心里想着,不禁又对李子木的崇拜增加了几分。
   沐浴过后,歩筱昕,着了一件紫色衣袍,拖着疲惫的身躯,爬上了床,不敌困意,不一会便酣然入睡。
  李子木在屋外溜达了片刻,心里盘算着时间差不多,便回去,站在门口,轻敲着门,“徒儿,徒儿?“敲了许久,屋内寂静无声,李子木心里不禁有些担心,便急忙破门而入,往屋里一看,歩筱昕正躺在床上,抱着被子,睡的正香。李子木无奈的笑笑,见徒弟没事,他便放下心了,遂去沐浴准备睡觉。
   沐浴完毕的李子木站在床边,犯了难。床被歩筱昕霸占的所剩无几,李子木艰难的爬上床,刚刚躺下,就发现,被子被歩筱昕紧紧抱在怀里,他努力拽了几次,都没成功,唉,李子木无奈的感慨一声:“徒儿气力真足啊……定力好……”没有抢到被子的李子木只得躺在床上,和衣而睡。
  次日,当第一缕阳光射入房中,床上是这样一番场景:歩筱昕依旧霸占了大半张床,但是李子木成功的抢到了被子。
  原是歩筱昕如同章鱼一般,紧紧的抱着李子木。
“完了,打扫卫生又迟到了!”歩筱昕惊吼一声,鲤鱼打挺般坐了起来。睁开眼,环顾四周,才意识到,自己已经出了学士府。舒了一口气,随即又躺回床上。
  李子木本来睡的正香,被歩筱昕的吼叫惊醒,揉揉惺忪的睡眼,看着歩筱昕坐起来,又躺下,而且不偏不倚正好躺在自己的胸前。李子木对歩筱昕的行为,很是无语,“徒儿,徒儿……”李子木在努力叫醒趴在他身上流口水的歩筱昕。
   歩筱昕在睡梦中感觉似乎有人叫她,感觉声音像是师傅,便微微睁开眼睛,正好撞上李子木的一双凤眸。歩筱昕一下就惊醒了,天啊,她……她……竟然趴在师傅身上睡觉,更丢人的是还流口水了……哎呀,羞死人啦!
   歩筱昕将头埋进了被子里。李子木起身洗漱穿戴完毕,见歩筱昕还如同鸵鸟一般躲在被子里,向前拉开了被子的一角,询问道:“徒儿,你不憋得慌吗?快些起床,咱们今天还要赶路呢。”
  歩筱昕一听赶路,便立马弹了起来,飞快的收拾妥当,站到李子木旁边报告:“师傅,徒儿准备好了。”
李子木满意的点点头,带着歩筱昕吃罢早饭,便开始启程。
歩筱昕走了会,突然想起了什么,便问李子木道:“师傅啊,那日在西园,你击败红蝶吹的笛子是什么?看起来好厉害的样子。”
“徒儿可是说这支笛子?”李子木将玉笛拿出给歩筱昕看。歩筱昕点点头。
 “这支笛子叫断魂。它吹出的曲子曰九霄吟。”
“九霄吟?为何我听九霄吟感觉深处九霄之外,如抵仙境;而红蝶听罢,却痛苦难耐?”
“九霄吟撼动九霄,惊破天地鬼魅,徒儿不是妖,当然惊破不了你了。”
歩筱昕听罢点点头,很是崇拜的看着李子木手中的笛子,心想,师傅真厉害,身上样样都是宝贝呢。
  歩筱昕和李子木走了没多久,便到了一个城镇,名叫青城。
  一入青城,一眼望去便是应接不暇的商品摆在街边,商户的叫卖声此起彼伏。集市的热闹让从未出过远门的歩筱昕很是新奇。由于人流比较多,李子木叮嘱歩筱昕道:“徒儿,牵住师傅的衣袍,莫要丢失了。”
歩筱昕点点头,乖乖的牵住李子木,随着李子木边走边东张西望的看着。
  “师傅啊,那个好可爱。”歩筱昕指着一个卖首饰的小摊冲李子木说道。李子木见是卖些姑娘家东西,便点点头,示意歩筱昕过去看看。歩筱昕高兴的跑到摊前,看着玲琅满目的商品,她环视一圈,终究将视线停在了一对编织的同心结上面。心想,若这同心结系在师傅的笛子上和自己的霓裳剑,定是很好看。歩筱昕拿着同心结傻傻笑了笑,付了钱,便跑去找师傅李子木。
  歩筱昕跑到刚刚与师傅分开的地方,却不见李子木的身影,环顾四周,都是行人与商户,唯独不见师傅的身影。这可急煞了歩筱昕,自己人生地不熟,师傅又失散了,这不是要了她的亲命嘛……
“师傅,师傅……李子木师傅!”歩筱昕边跑边叫李子木的名字。跑了一会,饶了很多圈子,仍不见李子木的身影,而自己现在在哪里也不知道,急的歩筱昕直抹泪。师傅啊,你是不不要筱昕了……
“姑娘,你怎么了?”
  歩筱昕泪眼婆娑,闻声抬眸看着来人,一身锦衣,头戴凤钗,面容娇美,双目澄澈。歩筱昕心想这个美人定是有钱人家的小姐。连忙行礼道:“小姐,我方才与我师傅走丢了……现下……迷路了。”
  女子拿锦帕帮歩筱昕抹抹眼泪,安慰道:“乖,不哭了。我带你回府。回府之后我安排人帮你找你师傅。”
  歩筱昕一听眼前的美貌女子愿意帮她,心里自是感激又激动。点点头,便随她回了府。
随着女子来到一处富丽堂皇的大宅子前,歩筱昕抬头看了看,门匾上书了两个字——康府。一进府门,便有下人前来请安:“夫人,您回来了。”
  夫人?歩筱昕一听那人对女子的称呼不禁大吃一惊,美女竟然嫁人了?“小姐,你嫁人了?”歩筱昕吃惊的问。
  女子嫣然一笑,道:“方才忘了告诉妹妹,我早已嫁为人妇,不是什么小姐。你称我姐姐便好。来,我带你去厢房,随后便帮你寻你师傅。”
 歩筱昕高兴的点点头,便随女子往前走。
“姐姐,你帮我这么大的忙,还不知道怎么称呼您呢?”歩筱昕问道。
“我姓慕名紫嫣。夫家姓康。”女子介绍道。
“哦,紫嫣姐姐,我叫歩筱昕,你叫我筱昕就好。”
“歩筱昕?呵呵……妹妹的名字真逗趣。”紫嫣掩嘴浅笑道。
  没走多远,紫嫣便推开一扇门进去,歩筱昕紧随其后。紫嫣进去后说道:“筱昕姑娘,这间房你就将就先住下吧。待找到你师傅之后,你再走。好吗?”
  歩筱昕环视了房间一圈,屋内装饰的古朴优雅,尤其是床铺是上好的红木制的,上面铺有江南上乘的织锦,看着就贵气,歩筱昕自是心里无比开心,自己可是这辈子都没住过这么好的房间啊。嘻嘻,这次和师傅走散还是因祸得福啊!不禁在心里偷偷的乐。
“多谢紫嫣姐姐。姐姐叫我筱昕就好。”歩筱昕连忙谢道。
  紫嫣点点头,“筱昕,你先休息。你师傅叫什么,有什么特征。我叫府中下人帮你找找。”
“师傅叫李子木。身着一身白色衣袍,手执一把玉笛。师傅相貌俊秀,宛若仙人。在人群中很好认的。”歩筱昕自豪的说道。
   紫嫣见歩筱昕谈论她的师傅时,一脸激动兴奋的样子,不禁打趣道:“筱昕不会是喜欢上了你师傅吧?呵呵……怎一说到你师傅就如此高兴?”
“紫嫣姐姐没有的事,我只是徒儿,崇敬爱戴师傅……仅此而已。”歩筱羞赧的低下了头。
  紫嫣笑着,不再逗歩筱昕了,吩咐下人找李子木之后,便转身离开,歩筱昕便在门口送她。刚刚出门,迎面便走来一位体态妖娆,风姿冶丽的娇媚女子,她缓步走来,步履轻盈,珊珊作响。女子走到紫嫣面前,声音妩媚的问道:“姐姐这是打哪里回来啊?怎还带了个粗野的乡下丫头?哼,我一会可要告诉老爷,咱们康府可不是什么随随便便的人都能住进来的。”说罢,瞪了歩筱昕一眼。
  这一眼把歩筱昕瞪得火冒三丈,挽起袖子,抡着胳膊就冲到女子面前:“你说谁是粗野乡下丫头?谁是随便的人?你说谁啊?”
  女子见歩筱昕来势汹汹,急忙命令下人将歩筱昕推开。歩筱昕被下人推倒一边,心里自是气愤,冲女子喊道:“有本事你别找人推开我啊,我可告诉你,我师傅可是一等一的高人,等他来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紫嫣见状连忙拉着筱昕,冲女子赔礼道:“妹妹,筱昕是我的朋友,来府中做客的。筱昕年纪小,若是给妹妹添麻烦,请妹妹多多担待……”
  女子见紫嫣服软,气焰更是嚣张,轻蔑的看了紫嫣一眼,“姐姐还是多多管教一下你的朋友吧,还有,我劝告姐姐一句,不是什么狐朋狗友都能领进府的,咱们可不是救助所。哼……”说罢一摇一摆的走了。
见女子走,歩筱昕气愤的冲紫嫣说:“紫嫣姐姐不是夫人吗?怎么还让着她这个妖妇?”
“唉……”紫嫣叹了口气,“她是老爷的妾,叫郑儿。去年冬天纳入府的,之后老爷便一直独宠她,她在府中也愈加肆意妄为了。反正老爷喜欢她,府中人自是不能拿她怎样。”说罢,紫嫣一脸愁容。
“紫嫣姐姐……”歩筱昕心想紫嫣如此善良,却每日被人欺负,心中自是为她抱不平,“筱昕帮姐姐出气。打倒那个坏女人!”
  紫嫣拍拍歩筱昕的手,笑着说道:“谢谢筱昕了,姐姐自有分寸。筱昕还是乖乖休息一会,等你师傅来接你走吧。”
  筱昕不甘心的撅撅嘴,点头回了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