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玄幻|武侠 > 仙侠修真小说 > 九霄吟 > 第一卷 > 四、红蝶
四、红蝶



更新日期:2013-08-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剑下留人!”
  来人双手抓住剑刃阻止我进一步动作,睁眼看向前方,“大公子?”公子不是生病吗?怎会来此地?
“大师,我求你饶红蝶一命!”说罢,双手夺过剑,满手鲜血,却毅然挡在女子身前。
“子鸣……”红蝶抱住吕子鸣,啜泣着。
   此情此景看的歩筱昕有几分诧异,歩筱昕不知所措的看着李子木。
  李子木上前几步,劝慰道,“吕公子,人妖有隔,望你不要逆天而行。”      
“大师,红蝶是我的救命恩人,而且……”吕公子顿了一顿,握住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红蝶的手,继续说,“我爱她!”
“子鸣……”红蝶听到子鸣的告白,感动的满含热泪。
“什么?”歩筱昕明显被惊到了,“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吕子鸣扶起红蝶,将她放在环抱在膝上,缓缓道出了事情的究竟,“那是我出门求学的第一年,那年冬天,雪下的特别大。我一个人在山里前行,走了许久,停在一处石台上休息。休息片刻,准备继续前行,谁知在背起行李时,发现了一只红色的蝴蝶停在了脚边。凌冽的寒风,刺骨的冰雪已然将她冻僵。我蹲在地上仔细查看,发现她的触角还有微微的颤动,上天有好生之德,即便是一只小小的蝴蝶,我怎会见死不救?我将她放进前胸的衣襟里,企图用我的体温温暖她。那夜,我带着她,一起前行。漫天的大雪,狂风肆虐,雪打在脸上如同冰剑一般疼,寒风刺骨。大雪漫过我的膝盖,我深一步浅一步的缓步前行,由于山里的夜晚实在过于寒冷,不多久,我的腿和脚就被积雪化成的冰冻僵,刺骨的风几乎吹的我几近晕厥。终于在走了不久之后,找到了一处山洞。连忙进去生火取暖。坐在火堆旁,不多久便因疲惫不堪而昏睡过去。”
     吕子鸣顿了顿,红蝶继续说道,“当我苏醒时,我发现四周温暖,疑是自己幸运,抗过了严寒,迎来了春季。但是当我睁开眼,一片漆黑,耳际传来铿锵有力的心跳声。我不免心生怀疑,四下寻找之后,便从子鸣的胸口前飞了出来。当我出来之后,看到昏睡在地上的子鸣,我明白了,原来是他用体温温暖了冻僵的我,救了我的命,让我很是感激。我看洞里的柴火快烧尽了,于是便结了个结界,留子鸣在结界里,我出去捡些柴火生火。谁知,就在我出去不久后,一只在山中觅食的虎精来山洞中歇息,看见了沉睡的子鸣,便心怀不轨,想要杀了子鸣来填饱肚子。”
“你不是设了结界吗?”歩筱昕问道。
“我的结界仅是防止生物来袭,只对法力低微的妖精有防御能力。虎精修行多年,法力与我不相上下,他自是有能力破了我的结界。”红蝶解释道。
“那之后怎样?”歩筱昕连忙追问道。
      红蝶继续说道,“虎精进入了结界,许是准备侵害子鸣时,闻到了子鸣身上至纯之气,至纯之气对我们妖精来说,是极为难得的,吸食人类的至纯之气可以迅速提高修行。但是人一旦被妖精吸食了过多的阳气,便会丧命。虎精闻到之后,便心生歹念。当我回到洞中之时,便看见虎精伏在子鸣身上,吸食子鸣的阳气。我连忙上前阻止。惹怒了虎精。我和他便发生了激烈的打斗,虎精的出手极为歹毒,而我又刚刚苏醒,体力法力都不若以前,不多久便处在下风。虎精看出了我的虚弱,便极力想尽早解决我。我自知体力不行,不想与之纠缠。于是施法,将虎精迷晕。带着昏睡的子鸣,离开了山洞。”
    吕子鸣说道:“当我醒来之后,便觉自己身体极为虚弱,环顾四周,发现自己竟然身在房中,更让我惊异的是,床边竟然坐着一位红衣女子。”吕子鸣顿顿继续说道,“我轻轻摇醒了她,想询问情况。谁知,当我撞上了红蝶的一汪似水明眸时,我便知道,此生我将沦陷于此了。眼前的女子明眸皓齿,面若桃花,说话时,嘴角微扬缠绵着笑意,无不让我倾心。她见我起身,便问我身体是否有感觉不舒适。我很诧异的点点头,便询问自己为何在此。”
“我将事情的缘由都告诉了子鸣,当然,也包括我是一只妖精。”
“当我知道眼前的女子竟是我无意间救下的蝴蝶的化身。我心里极为惊诧。”吕子鸣说道。
    红蝶深情的望着子鸣,说道,“我理解子鸣,当我将我的身份告知子鸣时,我便做好了准备,无论子鸣是驱逐也好,辱骂也好,我都接受。只是当时子鸣由于被虎精吸食了阳气,身体极为虚弱,我必须留下来照顾他,我打算,等他痊愈,我自会离开,而且此生都准备在暗处默默的保护他,作为救命的报答。”
吕子鸣说道,“刚刚开始,我的确无法接受,眼前的曼妙少女竟然是妖精。每天红蝶为我洗衣做饭,采药治病。当我读书时,她也贴心的泡上一壶茶,然后静静的在屋外不打扰。红蝶的温柔贤淑点点滴滴都打动了我的心。与她相处了一段时间之后,我竟然发现,自己的心里全是她。”
     红蝶听到吕子鸣这样说,身上虽深受九霄吟所伤,剧痛无比。但心里却是极为甜蜜,温暖。“其实,在和子鸣相处时,他虽知我是妖,但并未排斥我,每日虽沉默少言,但是我知道,他是个极为善良,温润的君子。在我在山洞中苏醒后看到他第一眼,我便深深爱上了这个男子。我和他这样每日交流虽少,但是彼此竟然心意相通,很多时候,只要彼此眼神一对,便明白双方的心意。”
“最终,我决定要娶红蝶,作为我一生唯一的妻子。”
    李子木打断吕子鸣,喝问道,“李公子难道不知人妖不得结亲之说吗?你与她的结合只能带给彼此伤害并无幸福可言!”
“大师,你爱过一个人吗?你知道吗,如果可以和自己心爱的在一起,无论什么痛苦,惨难,都可以不在乎。”
     面对吕子鸣的诘问,李子木无言。歩筱昕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继续问道,“大公子,既然红蝶姑娘为你医治,为何你病情毫无起色?”
    红蝶苦笑一声,解释道,“子鸣的病本来已经痊愈。只是那日,子鸣决定与我一起去寻访名师求学。我们在路上又遇到了虎精,只是这次虎精带了许多小妖,我与虎精单挑尚可敌过,可是虎精人多势众,不久我便被擒下。虎精抓住了子鸣,当着我的面吸食子鸣的阳气。看见子鸣有危险,我怎能不救,当我奋力挣开小妖的束缚,打跑虎精之后,过去一看子鸣……”红蝶哽咽了一下,“他被虎精吸食了过多阳气,早已奄奄一息。我自是不能让子鸣丧命……”
    吕子鸣紧紧抱住红蝶,激动的说道,“我现在尚能活在人间,这条命,全是红蝶耗尽万年的修行换来的。”
     歩筱昕听完吕子鸣和红蝶的故事之后,被两人的真情打动,不禁有几分动容的扯扯李子木的衣袖,求情道,“师傅……我看他俩是真心相爱,要不,放过红蝶姑娘吧。”
李子木毅然甩开歩筱昕,决绝的说道,“人妖殊途,身为降妖师,我定不能违背天道,任妖孽危害人间。”
“红蝶没有害过人!你这个道士为何不放过她?”吕子鸣神情激动的责问李子木。
     李子木不语,拿过歩筱昕手中的霓裳剑,指着躺在吕子鸣怀中的红蝶,坚决的说道,“妖就是妖!”说罢,便一剑刺了下去。
    吕子鸣起身想挡住刺来的霓裳剑,红蝶见状推开了吕子鸣,霓裳剑顺势,一剑刺入红蝶的心脏,鲜血四溅。
“蝶儿!”吕子鸣抱住红蝶凄惨地大声喊道。
“师傅!”歩筱昕心中很是不忍,但她明白,师傅是降妖师,他这样做是尽他的职责。
“混蛋!我与你拼了。”说罢,吕子鸣站起身,发疯般扑向了李子木。
“子鸣,莫要如此……”奄奄一息的红蝶拉住吕子鸣的衣角,阻止了他。吕子鸣见红蝶危在旦夕,连忙过去抱住红蝶:“蝶儿,蝶儿,你不会有事的。我不会让你死,你不能死啊!”边说边用手放在红蝶的心口,企图堵住不断涌出的鲜血。
“子鸣,子鸣……”红蝶语气虚弱,微微握住了吕子鸣的手,断断续续的说道,“红蝶本是妖,孤单了万年。幸得苍天眷怜,与吕郎相遇、相爱……能够拥有吕郎的爱,红蝶已经很知足了。”红蝶看向李子木,说道,“大师,红蝶在临死前,想乞求您一件事。”
   李子木点点头,红蝶继续说道,“子鸣的命,是我用万年修行换来的。我知道这有悖天理,但是,大师,红蝶也是一心向善,从未做过伤害世人,丧尽天良之事。吕郎命数本不该绝。所以……我请求大师,我愿意放弃轮回,用我全部的修为,换子鸣的一生康健……”
吕子鸣听红蝶这样说,忙阻止道:“不可以,不可以!我不要失去你!没了你,我也不愿独自孤独在这世上存活!”说罢,吕子鸣抓起身旁的霓裳剑企图自尽。
    红蝶连忙施法,吕子鸣昏了过去。红蝶伏在吕子鸣身上,若痴语般说道:“忘了我吧,子鸣。不要怪蝶儿,是蝶儿不好,没能陪你夏赏百花,秋赏枫叶,看尽世间的繁华……”说罢,将精气全部提出,缓缓引入吕子鸣的身上。耗尽全部修为的红蝶,倒在了吕子鸣的怀中,身形越来越飘渺,越来越透明,红蝶抚着吕子鸣的脸庞,深情的说道:“我爱你……这就足够了……”随即,红蝶化成一只蝴蝶,在吕子鸣的唇角停留了片刻后,缓缓飞向天际……
    次日,李子木捉完妖拿着赏银,便准备启程离去。当然,是带着歩筱昕一起走。歩筱昕拿着行李,随李子木来到前厅。
   府上众人自是舍不得歩筱昕,都前来送行。
   凤姐将一个小布包交给歩筱昕,说道:“筱昕啊,这是凤姐做的糕点,多少是我的心意。祝你早日学成归来。”
   平日交好的丫鬟小翠,递上一套衣裙,说道:“这是我做的衣裙,本来想送你的生辰礼物,现在给你……要早点回来。”歩筱昕点点头。
   大学士和夫人嘱咐了歩筱昕几句之后。庆喜嬷嬷拉着歩筱昕的手,将一块玉佩给歩筱昕戴上,叮嘱说:“筱昕,这是你爹娘留下的。嬷嬷也没什么好给你的,你要好好跟师傅学,不学出息了,你个死丫头就别回来!”说罢,庆喜嬷嬷眼眶微红,歩筱昕抱住嬷嬷,双眼湿润:“婆婆,我一定会努力!”
歩筱昕擦拭了眼角,和众人挥挥手,便随李子木出了府门。站在大学士府门口,回头看看自己住了近十年的地方,这一走,心里终是不舍,泪水夺眶而出。
“徒儿莫哭。”李子木递上一个手帕,歩筱昕接过手帕擦擦眼泪,擦了擦鼻涕。又递回给李子木。
    李子木见自己的白手帕被歩筱昕擦的全是鼻涕和眼泪,无奈的说道,“这个手帕,就赠予徒儿了。”
歩筱昕红着眼眶,拿着手帕,说道:“徒儿谢过师傅。”心想,师傅对自己就是好,知道自己没手帕,就送手帕。看来跟这个师傅没错!然后便随着李子木往前走。
“筱昕,稍等!”大公子吕子鸣跑了出来,叫住了歩筱昕。此时的吕子鸣身体痊愈,但是由于红蝶死前施法,吕子鸣记忆中与红蝶相关的部分却全部忘却。
    吕子鸣拿着一支珠钗交到歩筱昕手上:“没什么好送你的,这支珠钗不知是何时买的,今日借花献佛。祝你一路顺风!”
    歩筱昕谢过后低首一看珠钗,钗头刻着一只红色的蝴蝶,鲜艳夺目,栩栩如生。歩筱昕心中自是了然。歩筱昕笑着挥手告别吕子鸣,告别了学士府。跟随李子木踏入了她梦寐已久的江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