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九、寻路叹情险情隐
三十九、寻路叹情险情隐



更新日期:2013-10-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和方梓卿在荒林中走了半日,前方依旧是深不可测的树林。我有几分气馁的看着方梓卿,说道:“梓卿,前面怎么还是树林?”
方梓卿云淡风轻的说道:“这本是片荒林,怎么不是树林了?累了就喝点水休息会吧。”说罢,方梓卿递给我竹筒,我接过来饮了几口。
“梓卿,你说,我们这样走,多久能走到有人烟的地方呢?”
方梓卿看着前方,摇摇头,“说不准。原来我曾站在高处望过这片树林。却是深远的很,不过,我见前方有一瀑布,若有水源,那必定有人。”
我听方梓卿说有人,离开打起精神来,“咱们在走走,走到瀑布处看看。”说罢便径直往前走去。
不多久便来到了瀑布前。看着飞流直下三千尺的瀑布水,心情也清爽了几分。我拉着方梓卿欢快的说:“瀑布,瀑布到了呢。”
方梓卿见我心情不错,笑呵呵的回道:“到了,舜华接下来可有打算?”
“打算?”我歪过头看着方梓卿,反问道:“不是说好是你带着我吗?”
“我可没说要走的。”方梓卿无辜的说道。
我撇撇嘴,“反正不论如何,我们都走到这里了。”
方梓卿看着前方的瀑布,感慨万分:“若是能与你一直醉心于山水美景,岂不妙哉?”
“梓卿……”对于方梓卿的话,我不知如何去接。
“其实,现在我很满足。”方梓卿轻轻牵过我的手,我挣扎几下,被他牢牢攥住,我只得放弃。他将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上。静静的凝视着我,在奔涌的水声中,我感受到了他强劲的心跳,“舜华,答应我,永远别忘了我。”方梓卿眼神里流露出的真挚让我不忍拒绝。我轻轻的点点头,应承下来。
休息片刻,我和方梓卿又启程,准备再行一会,待黄昏之事在找处休息。谁知,我们现在所处之地,便是沧粟国与莱西国的交界处。此处盗匪猖狂作案,我和方梓卿正慢慢踏入罪恶的土地上。
皇宫内。
昊天宣礼部侍郎做大葬的最后事宜安排,李青诚惶诚恐的禀报事宜,唯恐皇上提及方清音之事,所以对礼乐方面更是一带而过。
许是最近皇上因国事加上心情抑郁,对方梓卿之事并未放在心上。昊天最终决定大葬被安排在五日后举行。出了上书房的林青长吁一口气,拍着胸口,背上还直冒冷汗。
林青没走几步便迎上了前来面圣的傅璇宗,林青见傅宰相一脸严肃,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林青规矩的行礼道:“傅宰相。”
傅璇宗回过神,看着林青,回礼道:“侍郎大人有礼了。”
“不知大人来此是为何事?”
傅璇宗捋捋胡子,叹口气道:“近日来,我国与莱西国交界处匪盗猖狂。我国朝廷运往边疆的军饷也多被那些匪盗,贼人所劫。我今日来,也是像皇上禀报此事的。大人是为何事?”
林青怕提及柔妃,会伤了傅璇宗的心,便低声回道:“还是那些礼葬大典之事。傅大人,节哀。”
 傅璇宗一想到舜华之事,心里就苦痛万分,神情凝重的看着林青,“小女之事,有劳侍郎大人了。”
林青连忙作揖道:“哪里,哪里。宰相大人言重,这是臣之本分。大人还是先去面见圣上吧,微臣先告辞了。”
傅璇宗点点头,便前往上书房。
昊天听闻傅宰相来此,便急忙宣入。近日来,昊天知道傅璇宗定是为舜华的是伤透了心,所以朝中事务尽量让他少些操劳,多休养身体,可傅璇宗偏偏是个精忠爱国之人。“傅宰相不知找朕何事?”
傅璇宗上前行礼道:“皇上,微臣有一事禀报。”
昊天点头示意傅璇宗说下去。
“皇上,边境来报,我朝与莱西国交界处匪盗猖狂作案,我朝银两军饷大都被起掠获,边疆居民更是人心惶惶,这样长久下去怕是对国家社稷不利啊。”
昊天拧着眉,指头来回轻叩桌案,“我朝与莱西国边疆混乱十分,而今又处于纷争时期。居民生活不安定,而今又有匪盗,更会破坏我朝居民稳定安稳的生活。此事不得延误,朕定当命人前去将此事调查清楚,揪出蛇头,铲除以绝后患。”
“皇上。”傅璇宗听罢,继续说道,“这怕是只解决燃眉之急,为达到除根之计啊。”
“那依宰相应如何呢?”
傅璇宗深思片刻,娓娓道来:“皇上,您可曾想过,边境百姓为何会有匪盗?我朝南部也时有混乱发生,却未有匪盗猖獗之行。只因南方较之北方边境甚为富裕,百姓无须为衣食所担忧。所谓民以食为天,边境百姓饱受战争之苦,庄稼更是收获颇少,这才逼迫着良民不得不做起匪盗啊。”
昊天听罢,深思片刻,点点头道:“宰相所言不无道理。只是边境常有争乱,朝廷已经尽量保证居民生活稳定了。”
“皇上,老臣斗胆,恳请圣上。”傅璇宗跪地,恭敬的说道。
昊天见傅璇宗行如此之礼,急忙吩咐道:“丞相无须如此,直言便是。”
傅璇宗跪在地上,继续说道:“皇上,老臣知道,您对小女爱护有加,柔妃之事,让皇上很是痛心。老臣又何尝不心痛?只是,这丧葬之事,臣觉得实在不必如此浩大奢华,花费如此之多。”
昊天一听傅璇宗反对自己为舜华举办丧葬大典,表情不免有些不满:“傅璇宗,舜华可是你的女儿,你怎有如此狠的心?”
“臣以为,天下子民皆是圣上的子民,圣上宁愿放着您的子民生死不顾而去为微臣之女办个并无太大意义的丧葬,这让臣觉得实在不妥。”傅璇宗义正言辞的说道。
昊天一听,傅璇宗竟然说自己办的丧礼是‘并无太大意义’。心里憋的怒火窜了上来,指着傅璇宗就呵斥道:“傅璇宗,朕只当你是伤心过头,言语混乱。你若还坚持此想法,小心朕严惩了你!”
傅璇宗继续坚持道:“臣思绪清楚,言语清晰。”
昊天一挥手将桌上的茶杯摔在地上,怒斥道:“好一个傅璇宗!既然你觉得朕不爱民,那你去爱民好了!来人!”
刘德成应声而入,昊天指着傅璇宗下旨道:“从今日起,傅璇宗革去宰相之职,发配边疆!”
刘德成一听,急忙劝阻道:“皇上,请您三思啊。”说罢,看着傅宰相,使眼色道:“傅大人,您就说句话吧。”
傅璇宗眼睛微闭,一副大义凌然的样子,“臣领旨谢恩!”便退出了上书房。
昊天勃然大怒,甩袖背过身子。
和方梓卿走了不久,就发现前方有袅袅炊烟,我指着远处欣喜的冲方梓卿说:“梓卿,咱们回来了!”
方梓卿欢喜的笑笑,“咱们快过去问下吧。”
说罢,我和方梓卿便来到镇子里,可能是傍晚时分,镇子格外安静,静谧都有些诡异,我拉着方梓卿的衣袖,有些紧张的说,“梓卿,你说,我们是不是……走错路了?这里怎么感觉怪怪的?”
方梓卿环顾四周,攥住我的手安慰道:“有我,别怕。”说罢,方梓卿便带着我往镇子里走,走到一户人家出,方梓卿轻叩门扉,“有人吗?”
屋内的烛火忽地熄灭了,方梓卿在叩了几下门,屋内半响无动静。然后我们接着去敲另一家,也是同样情况。我心里不禁纳闷,这是怎么回事?
最后,抱着最后一丝希望,我们敲了一家门。
“谁啊?“屋内的人胆怯的问道。
“我们是外地人,今天来借住一夜。不知可否?”方梓卿客气的说道。
房门半响才缓缓打开,一位老人慢慢走出来,上下打量了我们一番,随即舒了一口气,招呼道:“两位,快进来吧。”
说罢,我和方梓卿便进了屋。老人见我们进屋后,紧闭门扉。快步走进屋中。
见到这番情况,我不禁有些疑问道:“老人家,为何我们敲了这么多人家,就只有你开门了?”
老人叹口气,道:“哎,还不是让那些匪寇闹的。整个村子人心惶惶。”
“请问老人家,这里是何处啊?”方梓卿礼貌的问道。
老人认真打量了我们一眼,“我看,你们不像是本地人啊。”
我点点头,方梓卿回道:“我和我家娘子是出远门探亲,不知怎的,迷路到了此处。”说罢,方梓卿握住了我的手。
我诧异的看着方梓卿,想甩开他的手,自是力气打不过他,只得放弃,白了方梓卿一眼。
“你俩倒是感情深,呵呵,我劝你们明日早点走吧。村子里最近乱的很,那些匪寇可就喜欢抓年轻人去,说什么反抗朝廷的的征战,哎呀,我看就是想抢我们老百姓的东西。”
听到老人这样说,我不禁问道:“这还和朝廷有关?”
老人点点头,“此处是我沧粟国与莱西国的交界,自来战事频发。  近来趁着朝廷与来下国打仗,有些贼人就出来做为非作歹的事,哎……”
听着老人不住的叹息,我心里不禁为这些深处水深火热的人们感到心痛。昊天,你若知道这样的情况,你会怎么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