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八、深情挽留意难尽
三十八、深情挽留意难尽



更新日期:2013-10-0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大约半月后,我的伤已无大碍。方梓卿便准备着带我离开这片荒林。在离开的前一夜,我却失了眠。
  夜色正浓,天空繁星璀璨。我却没有睡意,合衣起身,独自去看夜景。看着天上的一弯皓月,如此明亮美满。是否真应了那句话,‘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我将手抚上胸口。昊天,此刻我们虽然分隔遥远,但我的心,我的情,你能感受到吗?
  殊不知,在皇宫深处的昊天,此刻在清漪园,对月怀人。手握住我送他的香囊,默念着曾经的海誓山盟。
 “这么晚出来,睡不着吗?”方梓卿拿着一件外袍给我披在肩上。
  被夜风一吹,的确有几分寒意。我紧紧衣袍,对方梓卿笑笑,“可能是白天睡太多了。天色晚了,明天还要早点启程,你不早点休息吗?”
“是睡太多还是舍不得?”
  被方梓卿这样一问,我停顿了下,撇撇头,承认道:“难道偷的半月闲,的确是有些舍不得。”
  方梓卿指着前方的水泊,问道:“舜华还记得那次我们捉鱼吗?”
我随着方梓卿,思绪飘到了那段回忆,那日到了午时方梓卿还未归,我心里有些担忧,便出来找他。刚刚出来,走了不多久,却未见方梓卿的身影,我不禁着急的喊着他的名字。走了一会,就听到方梓卿的回应:“舜华!我在这,湖泊这里。”
我顺着声音而去,到了湖畔,便见方梓卿撸起衣袖,挽着裤腿,握着一个树枝,站在湖泊中抓鱼,身上被水打湿,显得憨态可掬。惹得我忍俊不禁。
方梓卿见我抿嘴强忍着笑意,委屈的说道:“舜华,我这样是不是太狼狈了?”说罢,用手抹了下额头的汗水。殊不知,手上握着树枝的汁液沾到手上,全被他抹到脸上。我见到这幕忍不住笑了出来。
方梓卿一脸迷茫的看着我,“怎么了?”
“你……你的脸。”我笑的花枝乱颤。
“哦?哪里?这里?还是这里?”方梓卿指着脸问道。
我摆摆手,“是那里。”我指着那块污迹说道。
方梓卿走到岸边,站在水中问我,“这里?”
我笑着伸手,帮他把污迹擦去。“好了。”我冲方梓卿笑笑。
方梓卿狡黠的看我一眼,随即拉住我的衣袖,一把把我从岸边拉到湖中,我一个没站稳,跌坐在湖泊中。所幸水不深,等我反应过来,方梓卿早已笑的直不起腰。我气的舀起一捧水,泼向他,边泼边说:“让你戏弄我!”方梓卿见状,也低腰舀水,与我对着泼。
 我和方梓卿在水里笑着,闹着,完全不顾衣服被水浸湿,氛围很是欢乐。
 玩了一会,我喘着气,打着手势向方梓卿休战,“梓卿,我……我们别闹了。我衣服湿了。”
方梓卿直起腰,看着我,浑身都是水,湿漉漉的,不免担心我会不会着凉。划着水过来,紧紧抱住我,“你先别动,等我带你回去把衣服弄干。”
我被方梓卿突然抱起来,惊慌的抓住他的肩膀,眼眸微闭,但是现在自己浑身浸湿,实在不方便行动,只得点点头应下。撅起嘴,撒娇似的说道:“你害我湿了衣服,肯定得抱我回去咯。”然后冲方梓卿眨眼一笑。
方梓卿看我如此听话,满意的笑笑。方梓卿抱着我,穿行过暖阳,青柳,沐浴徐徐微风。场面现在想起来都无限美好。
想到这,我嘴角不自觉的上扬。冲方梓卿点点头,“记得。想来很久没有如此快乐了。”
方梓卿凝视着我,月夜下,眼眸明媚璀璨,沉默半响 ,他缓缓的说:“那舜华,还想这样快乐下去吗?”
我明白方梓卿的意思,可是我又更加重要的事需要做,我的父母亲,我的昊天以及……暗潮汹涌的后宫。这些一一都提醒着我,牵绊着我。
我摇摇头,“梓卿, 你应该明白,我们现在是朋友,可是回到皇宫,我是妃,你是臣。我们之间……真的不可能的。”
方梓卿听罢,抓住我的胳膊,与我对视,认真的说道:“舜华,我明白,你的顾虑。我原来也担心也苦恼。如果说,当初是我先遇到你,那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你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
方梓卿摇摇头,“你不必担心,舜华,只要你明确的告诉我,你爱我,你想和我在一起,我就可以抛下一切带你走。你可愿意?”
我猛地推开方梓卿,“方梓卿。你清醒一下吧,我是妃,我们没有未来的。况且,我还要父亲,我若是与你走了,你可想过朝中李潇会对父亲怎样?我的存在,也就是父亲的地位象征。你要明白!”
“那你甘心这样吗?你真的愿意这样过一辈子?违背自己的心?”方梓卿看着我,随即语气温柔,“舜华,我知道,你心里有我。你为什么没发现?为什么不承认?”
我捂着耳朵,摇着头,冲方梓卿吼道:“我不要听!”随即推开他,就跑了回去。
皇宫
宫内一片肃穆之景,昊天将我的葬礼安排在了下月。而宫中事务并不因我的消失而改变,依旧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淑妃的肚子越来越大,还有两个月就要临盆,现在的她将功夫全部放在了生产上面,无暇他事。而此刻的端妃就抓着机会,代替了淑妃,料理后宫事务。
端妃在看了内务府的账单之后,将详细情况笔录下来,来到颐宁宫,呈与太后。
太后大体扫了扫账单,微微点点头,“有劳端妃了。最近宫中事务繁忙,端妃多担待些。”
端妃福福身,谦虚的回道:“太后娘娘看好臣妾,这是臣妾莫大的福分。”
太后点点头。端妃见太后气色不佳,便询问道:“太后娘娘,臣妾看你气色欠佳,可是近来休息不好?”
太后抚着额头,有气无力的回道:“哎……这些日子,因为柔妃的事,哀家夜不能寐。心里终究是觉得欠那个孩子的。哎,当初是哀家让她去代我求福,谁知会有这样的事情……”
 端妃上前,帮太后轻揉肩膀放松,安慰道:“太后,您别这样,妹妹也只是好心。只是,天灾人祸,是咱们避免不了的。您这样,可让我们这些人愁煞了。”
太后拍拍端妃的手,“有劳端妃了。你的心意,哀家心领了。”
端妃笑着点点头,嘴角闪过一丝狡黠。
第二日,我和方梓卿收拾妥当,便离开了山洞,寻找出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