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七、情寄于忆寻出路
三十七、情寄于忆寻出路



更新日期:2013-10-0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太后虽于私情之中支持皇上昊天的决定,但她终究是一位深明大义的太后,对于祖制,她也只能遵从。
是夜,太后宣皇上昊天来颐宁宫探讨舜华丧葬一事。
  昊天深知母亲此次宣自己是为了舜华,但是他不会退缩。“母后,儿臣此次定要立舜华为后。”
“皇上,祖上传下的规矩,不得违背。你可知,若你这样做,朝廷上下乃至沧粟国的子民会如何议论你这个皇帝。毕竟,你才当政不久,而今,正是笼络臣心的时候。还要为大局考虑。母后不想你为了舜华一人,放弃了江山社稷,落下个贪恋美色,不务朝政的口实!“太后语气坚决。
  昊天听罢,心中很是矛盾。“母后,儿臣知道你是为了儿臣好。但是此事。儿臣会坚持到底的。”
“皇上!你不要任性了!得江山易守江山难!何况咱们母子走到这一步实属不易,难道你想把得手的江山让给他人不成?”
  昊天眉毛一挑,正色道:“母后是指李潇吗?”
  太后不语默认。
  昊天的双手紧握住,拳头用力地锤着桌子,咬牙切齿道:“李潇,哼,朕早晚得结果了这个祸害!”
太后急忙劝慰道:“皇上,现在要想解决他,先得得到臣子们的拥护,树立威信,得了军权才得天下啊!”
昊天点点头。太后继续说道:“儿子啊,母后理解你的心情。失去爱的人,心里滋味,母亲懂。就像当年你的父皇去世,母亲全是因为你才活得下来。你的母亲全部的希望啊。我希望此事,你要慎重!”
   昊天听完太后语重心长的一番话,略有所思的抿抿嘴。“儿臣知道怎么做了。但是儿臣希望,母亲离李潇远一点,到时候,儿臣不希望等斩首这个贼人时,牵连到了母后!”
  太后惊诧的问道:“皇上这是何意?”
“太后自己心里清楚!太后,儿臣先行告退,明日儿臣会给你一个答复。”说罢昊天离开了颐宁宫。
  太后看着昊天离去的背影,瘫坐在坐塌之上,心愈加疼痛。婢女见太后脸色苍白,魂不守舍的模样,连忙过去询问,“太后娘娘……”
  太后怒声吩咐道:“都下去,没有哀家的吩咐,谁也不许踏进颐宁宫一步!”
  待宫人退出宫殿,太后看着空旷的颐宁宫殿,用手抚住额头,叹息道:“昊宇,这就是我们的好儿子啊,他何时能他母后的用心啊!”一行热泪顺着她的面庞滑落,此刻的太后虽有精致的妆容却也掩盖不住她的沧桑与落寞。
  宫中上下一片肃穆,昊天对任何事务都失去了热情。他深知,他用此生都弥补不了舜华去世。既然祖制不许,他决心要为舜华办一场浩大的葬礼,一场属于他爱情的葬礼。
  葬礼的排场处处表现着至高无上的尊严和豪华。雕玉为棺,文梓为墩。棺木用上好的金丝楠木,刷至四十九道漆,极尽奢华。从紫金殿传出的哭声席卷大地。在这时候,宫中的人们都争着哭,哭的死去活来。谁哭的最悲恸,谁就最忠心。
  相比皇宫的肃穆与悲伤。我与方梓卿就显得格外轻声和少有的欢娱。每日的生活简单而快乐。我的身体也在逐渐的恢复,渐渐能下床走动,能独自料理生活。面对空旷无人的荒林,我却犯了难。
方梓卿见我每日出来散步时,看着一望无际的碧绿树林,眉头微蹙,心里自是明白。“舜华可是在想如何出了这片荒林?”方梓卿直言道。
  我点点头,“梓卿可有办法?”
  方梓卿看着苍茫的远处,自语道:“舜华就不想陪我在这与世隔绝的地方,远离尘嚣的过一辈子吗?”
   我没想到方梓卿会如此直白,不禁让我有些难以回答,吞吐道:“我……总得回去。皇上还有父亲、母亲会担心的。”
“那舜华可知,在这数日中,尚未寻得你的消息。宫中会怎么想?傅宰相会怎么想?”
方梓卿这一问可是问住了我,“他们……寻不到,怕是……以为我,丧尸荒野了。可是我还要回去。”我坚持道。
“舜华,我就不明白,你为何坚持要回去那人吃人的地方?难道现在的你,不快乐吗?”
  我看着方梓卿,心里翻涌千般,“梓卿,我不是不快乐,在这里,是我自入宫后最快乐的日子,每日无须担心会不会被人陷害,只要睁开眼,也不会担心自己第二日还能不能安好的居住在清漪园。只是,我必须要回去,我不能放任那些想谋害我的人,我必须要回属于我的东西!”
方梓卿看着我的眼睛,看到了我眼中的坚定与不服气,无奈的叹口气,“舜华,我终究是败给了你的坚持。你要要回属于你的东西,可是,同时也会抛去了我最珍贵的东西……等你伤好了,我便带你寻个出路。”
我冲方梓卿感激的点点头。
华林园。
  端妃得知皇上要为傅舜华举办一场浩大的葬礼,心中无限忿恨。“傅舜华啊,傅舜华。就算你死了,皇上还是如此牵挂你。”
常贵人自从淑妃关禁闭之时起便转投端妃处,寻得庇佑。“娘娘,您大可不必担心一个死人定不能掀起何风浪。谁不知这后宫,除了淑妃,就是娘娘您最大了。时间久了,皇上慢慢就会忘了傅舜华的。现在傅舜华死了,淑妃即将临盆,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孕妇,还有什么能耐?”
常贵人的话提醒了端妃。端妃若有所思的冲常贵人说道:“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孕妇。呵呵,就怕她淑妃有福分生,没福气养啊!”
书房内,昊天正在批阅奏折。管理丧葬礼部侍郎林青将丧葬全程的奏折呈上。
昊天仔细的查看一番,对于礼部的安排,昊天很是满意。当他看到宫乐处时,心生疑问,“为何宫乐不由方清音负责?”
礼部侍郎林青自知现在皇上的脾气易怒,胆战心惊的回道:“回圣上,方清音,他……他,失踪多日。”
“什么?”昊天将奏折拍到桌上,责问道:“失踪?朕身边的人都怎么了?一个个失踪,给朕找!葬礼当日朕要是看不到方梓卿,你这脑袋也别要了!”
林青哆哆嗦嗦的跪在地上,“遵……遵旨。”
林青从书房出来后,浑身的冷汗,看着丧葬单子,不由的犯难道:“方清音啊,你什么时候失踪都好,干嘛这时候,这不是要了我的命嘛!”林青叹了口气,悻悻的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