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五、情断柔肠危情尽
三十五、情断柔肠危情尽



更新日期:2013-09-2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长乐宫。
   柔妃跌落深谷,丧生的消息传入宫中,传到淑妃耳朵中。淑妃听此消息,嘴角一扬,自禁闭多日,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冷笑道:“傅舜华,就算我不杀你,也有别人代劳。呵呵……也好。”柔妃理了理发髻,冲旁边的侍女吩咐道:“让御膳房炖一碗安神的汤,一会,我去参见皇上。”
   淑妃傅粉施朱之后挺着大肚子,携着贴身丫鬟来到御书房。见刘德成在门口守着,便上前笑着说道:“刘公公,皇上还在忙着啊?我带了参汤,特意给皇上来喝的。麻烦您,通报一声呗?”
   刘德成一见是淑妃,心想淑妃现在虽被罚,但是地位依在,福福身,恭敬的回道:“淑妃娘娘,不是奴才不帮您,只是……”刘德成搔搔头,小声说道:“您知道,最近柔妃的事情,皇上的心情不好……这时候,恐怕……”
   淑妃见刘德成很不想冒险去打扰皇上,扶扶云鬓,语气傲然的说道:“刘公公,你可别忘了,我可是怀着皇嗣,你说是让皇上知道了,你故意不让我见他,我要是不小心动了胎气,你可想好拿什么抵命?”
   刘德成见淑妃的强势,无奈之下,只好硬着头皮应下,推门进去向皇上禀报。不消片刻,淑妃便被传了进来。
  淑妃拿过婢女手中的食盒,理理仪容,轻摇慢步走了进去。
“臣妾给皇上请安。”
    昊天面容倦怠,自得知舜华坠崖的消息之后,便从未合过眼,已是三日。眼睛布满血丝,青色胡渣,显得格外沧桑。见淑妃来了,抬抬眼,随口问道:“淑妃来了,找朕何事?”
    淑妃从未见过昊天有过此样的疲惫模样,心里既心疼,又有几分苦涩。“皇上,臣妾得知柔妃妹妹的事,也着实痛心疾首,虽然,臣妾曾经做过对不起妹妹的事,但臣妾已经幡然悔悟了……臣妾知道您为柔妃妹妹的事伤心,臣妾何尝不是啊。可是皇上,龙体重要啊!”说罢,将参汤端给了昊天、
   昊天一听‘柔妃’两个字,心里又是涌上一阵疼痛,泪水婆娑了双眼。“淑妃有此心,朕心领了。”
“这是臣妾给皇上亲手做的汤,您已经多日未食了,多少喝点吧。”
   昊天看看桌上冒着热气的参汤,点头应下,“淑妃若是没事,就先回去养胎吧。朕想自己静静。”
“ 皇上!”见昊天如此颓废,淑妃便直言道:“臣妾有句话,今日定要说给您。柔妃妹妹已去,亡者犹可追,可是您可是沧粟国的王,天下万千子民的君。您不要再这样下去了。再说,臣妾和腹中的胎儿也是不忍心见皇上如此啊。”淑妃说罢,小声的啜泣着。
   昊天听罢,叹口气,起身握住淑妃的手,安慰道:“淑妃说的,朕会仔细想想。今日,辛苦爱妃了,现在离你临盆愈来愈近,你要好好休息。”
   待淑妃告辞后,昊天坐在椅子上,回味着淑妃的话。不断的提醒自己,昊天,你应该振作起来。做个明君,这样,若舜华在天有灵,也会心满意足了。
   安常在自得知舜华坠崖身亡的消息后便悲痛欲绝,哭得眼睛红肿,随身丫鬟敏儿看着心里极为心疼,“常在,您别难过了。哭坏了身子可不好。现在只是说柔妃娘娘坠崖,生死未卜,这……生还的希望还是有点啊……”
   安常在啜泣着说,“但愿如此吧,愿苍天眷恋姐姐……保佑她。”
   待我有知觉,已是五日之后。醒来之时,浑身仿佛被换过一边筋骨一般,疼痛十分。我环顾四周,我竟然躺在一个山洞之中,而洞中有简单的生活物品,从刚刚熄灭的火堆看来,此处应该还有一人,而且那人刚刚才离开。我试图起来,却发现自己浑身无力,掀开被子一看,自己的胳膊和腿缠着厚厚的纱布,身着一件青色衣袍,也与那日坠崖时不同,见状,我不禁失声惊呼,无奈发出口的声音,干涩沙哑,犹如乌鸦鸣叫一般难听,我一着急,翻身从石床上摔倒在地上……
   就在这时,鞋子倾压草叶的声音由远及近,停在我的身边,一双玉臂将我腾空抱起,我的鼻尖飘逸过清冽的梅花香味,清新而熟悉……
   我礼貌的对他道了句,“多谢,恩人。”待我看清了来人,我愣住了……那人将我轻轻横放在石床之上,替我盖好被子,冲我莞尔一笑,我终于清醒过来,用我沙哑的嗓音,慢慢吐出了三个字:“方梓卿?!”
   方梓卿眼粲若星辰,满脸笑意看着我,“恩人?呵呵……舜华,对我的称呼可真多。”
   我听出了他语气的戏弄之意,我撅撅嘴,诧异的问道:“你怎么在这?”
“哦?舜华难道希望是别人在这?或者……你想自己醒来时躺在荒郊野外?”方梓卿反诘道。
“不……不是。我的意思是,这里是哪里?你怎么也在这。”
  方梓卿将我扶起,端来一杯水,我早已干渴,嘴唇干裂,拿过水,一饮而尽,然后舔舔嘴,还想再喝一杯。看到我牛饮的模样,方梓卿不禁抿嘴一笑。这使我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模样,很是有失大家闺秀的风范……双颊微红,不好意思的搔搔头,将杯子递给他,没好意思再和他要水喝,“那个……好久没喝水了。”
“没事,舜华这般模样还是挺可爱的。”方梓卿云淡风轻的说道,然后又倒了一杯水,递给我。
  接过水喝了几口,急忙转开话题,“你还没回答我刚刚的问题呢。”
   方梓卿娓娓道来:“自从你领旨入恩泽寺,我就打算在暗处保护你。那日,等我忙完公务,前来恩泽寺时,看到的恩泽寺门口一片厮杀,便急忙进来寻找你,谁知这时,你被那些蒙面杀手逼近了竹林,我只得来到竹林,等我刚刚发现你时,你就失足掉了下来,等我跑到悬崖边,却不见你身影,只得随你跳了下来。后来,我醒了过来时,你还没醒,在此处发现了个山洞,便把你安定到此处。就这样……”
“我睡在这里几日了?”
“大约五日。”
“这么久?”我对自己的睡眠很是震惊。
方梓卿点点头,默认。我无奈的撇撇嘴。随即想下床走走,刚刚准备掀开被子,就被方梓卿阻止了,“先静养几日,你现在的身子虚弱,不适宜下床活动。”
我若有所思的点点头。突然意识到了点什么,不好意思的方梓卿,欲言又止。几经思量,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我的衣服,是你换的?”
“是啊。”方梓卿语气淡然。
这回轮到我诧异了,“什么?你……怎么……胆敢……哎呀!”不好意思的用被子遮住脸,不敢看他。
方梓卿见我如此惊慌失措,连忙解释道:“无意冒犯,你浑身伤,不换上衣服怎么,感染了怎么办。”
转念一想,性命攸关,方梓卿也是为了救我,就原谅他这一次,露出脸来,看着方梓卿,这才发现,他只是着了一件白色内衫,那我身上穿的就是他的外袍。心里很是感激,不由的语无伦次的说道:“方梓卿……这个……谢谢你。不过,不许有下次。”
方梓卿轻笑,“我也不会让你再陷入危险了。”
他说的语气平淡,但是似是一种诺言,让我心里一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