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三、净土尘缘险情间
三十三、净土尘缘险情间



更新日期:2013-09-24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次日破晓时分,我便被喜儿叫醒。昊天此时已经起身去早朝。梳洗妥当后,便和元清一起,坐上了去恩泽寺的马车。
  天色还早,昨夜又有些失眠,坐在车上,不禁有几分困顿。元清见我神色稍显疲惫,贴心的问道:“娘娘,昨夜可是没睡好?”
  我微微一笑,“无碍,元清,我尚且在这车中小憩片刻便好。”
  元清点点头,将一件披风披在我身上。我倚着她,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从皇宫到恩泽寺的路途大抵就半日,只是从山路前行尚多,不免路途上有些颠簸。马车行走至未时,便抵达了恩泽寺门口。我和元清便下了马车。
恩泽寺的主持和众位高僧因得知今日由我代太后前来祈福,早早便在寺门口等候。元清将我搀扶下了马车,一位身着袈裟,年纪大约四、五十,模样慈祥的僧侣便上前行礼,“阿弥陀佛,老衲缘静,是恩泽寺的主持。特来此处迎接柔妃娘娘。”
“主持大师免礼。舜华此行是代皇太后而来祈福的,因是初次前来,若有叨扰,还请大师海涵。”
“施主无需此言。请随老衲前来。”
   我点点头,便随着缘静进入恩泽寺。走到大院中央,抬头便是一望无际的天空,寺虽小,却有一种不衰的感觉。寺里若无他人,寂静的空气中,有几只莺啼婉转悠扬,听着就十分悠然。寺内的院子比较小,显得院中的几棵菩提树硕大无比。虽然已是深秋了,但它们还是那么挺拔苍翠。随着主持来到了寺庙的中央,前方便是“大雄宝殿”,我情不自禁进了大门,一位头戴黑珠、伸手张指的“如来佛祖”呈现在我的眼前。如此肃穆,我不禁和手,端静虔诚的行了一个礼。
   主持进入殿内,唤来一位和尚,吩咐他带我去厢房休息。
  寺内的厢房也是静雅十分,屋内有一张床,一个木桌。虽简陋些,氛围却安静,很适合修身养性。安顿好后,已是暮色西沉。
  吃罢晚膳,便动身去庭院中走走。那映在绿树丛中的寺院,杏黄色的院墙,青灰色的殿脊,苍绿色的参天古木,全都沐浴在玫瑰红的朝霞之中。一切都显得古朴静谧,古色古香。
站在菩提树下,仰头看着粗壮的菩提树,动荡不安的心也被涤荡的清新,安静。
“施主可是有心事?”淡雅如雾的暮色中,缘静主持缓步走向我,行了行礼。
我微微福了福身,不解的问道:“主持何处此言?”
   缘静主持微微闭上眼眸,幽幽的说道:“凡所有相,皆是虚妄。若见诸相非相,则见如来。施主,老衲只告诫施主一句话,今日的执著,会造成明日的后悔。”
“主持可知我今日的执着,可是被逼无奈?”
“每一种创伤,都是一种成熟。施主为何不把它当作一种成长。不要浪费你的生命在你一定会后悔的地方上。”
  听罢缘静的话,我不禁眉头微皱,为自己辩解道:“主持不曾知缘由,何故此言?”
“呵呵……柔妃娘娘莫急,您可知老衲的名讳从何而来?”
“缘静……缘静?”我默默的念叨,不解的摇摇头。
“佛曰: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一叶一如来,一砂一极乐,一方一净土,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
听罢,我恍然大悟道:“一笑一尘缘,一念一清静。主持乃是希望图个凡尘清净?”
主持缘静只是淡淡的笑着,指着园中花池中的莲花,“这一切都是一种心境。心若无物就可以一花一世界,一草一天堂。参透这些,一花一草便是整个世界,而整个世界也便空如花草。”说罢,缘静便行礼告辞了,留我一人在院中。
回想着缘静的话,我扪心自问,真的可以心若无物?真的可以抛却凡尘,做回最本真的我吗? 
繁华落尽,梦入禅声。月儿无语,照尽世间多少悲欢离合;莲花有情,普渡情海无数痴男怨女。莲花开过了,净土依然沉浸于尘缘未了的一方之中,追随着禅音而去,清清净净的世界也许就在前方。
  次日,当晨曦的第一缕光照入纱窗,我便起身,去佛堂之中,诵经祈福。一日的作息都被安排的有条不紊,诵了一日的经,暮色西沉之时,便又回到禅房之中休息。一切虽然单调乏味,却比在宫中悠然万分,多了些许安然。
  谁知这天夜晚,突然一阵北风吹来,伴着道道闪电,阵阵雷声,霎那间,雨大的像是天上的银河泛滥了一般,从天边狂泻而下。紧接着豆大的雨点从天空中打落下来,打得窗户啪啪直响。又是一个霹雳,震耳欲聋
 屋内一盏三支灯草的豆油灯飘忽不定,门窗被外面的狂风吹的吱嘎作响。夹着外面的雨声虫声树叶声合奏了一曲凄戾的乐曲。一片寂静的屋内,顿时多了些许诡秘气息。我在屋中心中隐约有几分恐惧,幽幽的低声念着晚经。忽地一阵轰鸣,吓得我将晚经掉落在地,惊声喊道:“元清!元清!”
 元清应声,从隔壁赶紧跑了过来,我见元清进来,一把握住元清的手,不断的大口呼吸着,平复我的惊恐未定的心情。
元清在旁,见我惊惶不定的模样,不断安慰道:“娘娘,没事没事。有奴婢在。”
我点点头,稍微安安心。“刚刚可真是吓煞我了。”
元清轻拍着我的背,道:“娘娘,这只是打雷而已,不用害怕的。”
与元清在一起,心里安心了很多,心情渐渐平复了下来。屋外突然传来一阵喧杂的声音,似乎有兵器打斗的声音。
“元清,外面是发生些什么?”
“我去看看,您坐在这里,莫要离开。”说罢,元清便推开门出去查看情况。
  我坐在屋中,心里却很是惊慌,似乎有种不安的预兆。来回在屋中踱步了一会,便决定去外面看看。一打开门,便见屋外有一群黑衣蒙面人与寺中僧侣打斗,主持缘静见我开门出来,冲我大声惊呼道:“娘娘快走!这些人来势汹汹,怕是意图对您不轨!”
   我听缘静这样说,惊恐的愣了一下,元清此时跑了过来,拉住我便往屋里跑。“娘娘快走,这些人怕是来刺杀您的!”说罢,便将屋内的小窗打开,“这里通向竹林深处,咱们一直顺着走,先逃出去再说。”说罢,元清帮我翻过窗户。
待我出去后,房门被一个黑衣人踹开,元清此刻还未出来,我着急的喊道:“元清,快些出来!”
   黑衣人见我意图逃跑,挥着刀就跑了过来,元清见状,迎着上前,挡住了黑衣人,“娘娘快走!别管我!”
   说罢,黑衣人一脚踹开元清,元清昏倒在地,我见状惊呼道:“元清!”黑衣人跑到窗口,准备翻过来,此时,缘静主持进入房内,一把拉住了黑衣人,冲我喊道:“快走!冲着西边走!”黑衣人急于挣脱主持,甩了几次还未摆脱缘静,情急之下,提刀,翻身,一刀贯入了缘静的胸腔,瞬间鲜血四溢。我跑了几步,听闻屋内一声哀鸣,回身一看,缘静主持应声倒地,看到此景。我踉跄了几步,攥紧双手,满眼含泪,紧咬着双唇,狠狠的说道:“缘静主持,元清,等我给你们报仇!”我扶着竹林的竹子,稳住身形,拖着身体,快步往前跑去。
 跑了不久,便听到后方传来嘈杂的声音,“快去!她就在前面,抓住她!”
   听罢,我拼命往前跑去,竹林山路陡峭,地势崎岖,一个不小心便会跌入山谷,命丧此处。满路的荆棘划破我的衣裙,碎石磨损了我的绣鞋,面颊也被竹叶刮伤多处。不顾身上的疼痛,我奋力前行。谁知,一个不小心,脚被一块石块绊倒,顺势跌下了陡坡,身体不断下落,我大声惊呼,滑落的时候,脑袋被一凸出的石块撞了一下,一吃痛,便失去了知觉……
  而此刻在山林中搜寻的黑衣蒙面人们,听到我的声音,应声来寻,却看到我跌落进了万丈深谷,往前低身看了看深谷,心想,若是跌落下去,定是必死无疑,于是只得反身回去复命,以待主子的下一步吩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