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一、言诺重重痴心陷
三十一、言诺重重痴心陷



更新日期:2013-09-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次日,宫中的人便来下旨,还了我的清白,回归妃位。
  在元清和喜儿的陪伴下,回到了清漪园。踏着曾经走过千万遍的石砖,看着四周的景色一如当初。从漪园的初遇、大婚、千瓣莲的诺言到中毒的心伤,诬陷被贬……一幕幕,犹如画卷一般,在我脑海里展现。一步一步,走的坚定而艰辛。
  由小庆子搀扶着,我缓步走到了皇上的身边,俯身行礼,皇上双手将我扶起,同他一起站在了清漪园的殿前,俯看着殿前的一切。
“柔妃娘娘万福金安。”众人行礼道。
  皇上昊天握住我的手,冲众人道:“免礼。前些日子,因淑妃一事,朕错怪了柔妃。而今真相大白,柔妃位归妃位,回清漪园居住。此后,后宫之内不得再论此事。”
“多谢皇上。”我行礼道谢。
  端妃走到我面前,笑靥连连,“姐姐只当今生难见妹妹一面,不想还有今日。”
  我微微点点头,礼貌的回道:“许久不见姐姐,姐姐一切如旧。”
  安贵人见我回来,难掩心中喜悦,“姐姐有今日妹妹甚是欢喜。”
  看着安贵人眼眶微红,泪珠在眼角打滚,我忙拿起手帕,擦拭道:“妹妹怎的哭了?”
  安贵人笑着,擦了擦泪水,“今日是欢喜的日子,妹妹这是喜极而泣,喜极而泣……”
“舜华随朕来清漪园瞧瞧吧。”
  我微微点点头,随皇上进了清漪园内。一入殿,便见满庭的芳香扑鼻,闻着煞是醉人。走进一瞧,园中种了多株桂花树,树姿飘逸,碧枝绿叶,四季常青,飘香怡人。
“朕连夜命人给爱妃移植了几株桂花树,如今已是秋日,桂花清可绝尘,浓能远溢,若爱妃一般,堪称一绝啊。”皇上笑着说道。
  看着园中的桂树,心中自是欢喜,谢道:“臣妾多谢皇上厚爱。”
  皇上见我欢喜,心中自是满意,“爱妃喜欢便好。这里有端妃和安贵人陪着舜华。朕先去前朝批阅奏折,晚些时候再来看你。”说罢,皇上便离去了。
恭送走了皇上,端妃热络的过来与我道喜:“恭喜妹妹。”
“多谢姐姐。妹妹能有今日,怕是让姐姐失望了吧?”我冷冷的说道。
端妃听罢,略有不满的问道:“妹妹这是何意?”
“姐姐自知妹妹的意思。姐姐若喜欢这,便在这多逛逛。妹妹身子疲惫,恕不奉陪了。”说罢,转身进入殿中。
  端妃见我离去,气的一甩手,带着随从离开了清漪园。
  安贵人见状,连忙过来询问:“姐姐,这是怎了?对端妃生这般大的气?”
  我拉安贵人入殿,坐下后,解释道:“妹妹,经过这些事,姐姐心里对有些人,有些事,自是明白透彻。端妃若是诚心对我,我怎会甩脸子给她看。”
  安贵人恍然大悟道:“姐姐是觉得,端妃她……有意对你不轨?”
  我点点头,不语。同安贵人寒暄片刻,安贵人见时候不早了,便告辞了。
华林园
  回到宫殿内的端妃心中很是愤懑难平。贴身服侍的静儿见状,连忙端茶道:“娘娘您别生气,气坏了身子可不值,喝杯茶压压吧。”
  端妃端过茶,看着茶碗里热气腾腾,心中的怒火也同热气一般翻涌。端妃一甩手,将茶摔在地上。此举吓坏了静儿,静儿连忙跪下惊恐道:“娘娘……”
  端妃看着地上的碎片,划过一丝阴冷,狡黠的一笑,道:“傅舜华,纵使你察觉到了什么,你又能奈我 何?我看到最后,谁先死!静儿,过些日子便是皇上的祭祀大礼了吧?”
 静儿连忙点头,回道:“再过半月,就是祭祀大典。”
 端妃眼睛一转,嘴角微扬,满意的笑道:“呵呵,祭祀大典,傅舜华,我可要送你一份大礼啊!”
  夜未央,清漪园内桂花香四溢,引得我停驻在园内不舍的轻嗅清香,轻轻抬起脚尖,鼻尖触到清冽的桂花瓣,“桂子月中落,天香云外飘。”
  元清见我近日来难得的惬意,笑道:“娘娘,您今夜心情倒是颇佳。”
我微微笑笑,冲元清道:“难道今日心情好,元清可否陪我去蝶舞洲一赏月色?”
元清点点头,“娘娘高兴,奴婢自是陪同。”
与元清相携来到了蝶舞洲,宁静的夜,月朗风清。月光倾洒在蝶舞洲之上,明净清澈,意蕴宁融。
“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舜华倒是好雅致。”
  我回眸望去,昊天正踏着皎皎月色,迎着飒飒清风而来。
我连忙行礼道:“臣妾不知皇上……”
  昊天走进,扶我起身道:“朕也是方才甚是思念舜华,便来蝶舞洲看看月色。没想,舜华也在此。”
  思念我,皇上不去清漪园,却来蝶舞洲?我甚是不解的问道:“皇上思念臣妾,为何不去清漪园?”
  昊天握住我的手,与我一起漫步洲上,娓娓道来:“朕觉着,舜华近日,有意躲着朕。朕当然不敢冒然的去清漪园了……”
听皇上昊天说的这般委屈,我也着实有几分心虚道:“皇上,臣妾……没有不让您去。”
“那是,我若去了,你便走。不还是一样?”昊天俯下身,轻点了我的鼻尖一下。
  昊天突如其来的亲昵动作,惹得我腮晕潮红,羞娥凝绿,“皇上……臣妾知错了。”
  昊天见我的天真娇羞模样,忍俊不禁道:“罢了,罢了。原是朕不对,此事朕不怪你。”
  我微微点点头,便同昊天流连在此处的美景之中。
  昊天微微侧侧头,轻声问我:“舜华可记得那日,荷花池下,朕对你说的话?”
  那夜的深情、那夜的誓言,那般深入骨髓的誓言,我怎会忘记?“‘两生花.并蒂莲。同根齐生长,生死共相依。’臣妾记得。”
  昊天凝视着我,坚定的说道:“朕许的诺言,朕会记得。”
面对昊天的许诺,我不知该不该再次相信,我已经伤了一次心,我不想错把春心付错人。昊天似乎看出了我的迷茫,紧紧拥住我的腰肢,在我耳边再次承诺道:“信朕一次,好不好?”
  纵使有千百种理由拒绝,可是我在此刻都无法说出口,宁愿沦陷在他给的温柔里,哪怕这仅仅是一个,温柔的陷阱。
  我肯定的点点头,应下:“好,昊天。我信你。”
  昊天微微颔首,满意的笑笑。抚了抚我微醺的面颊,在我耳边戏谑道:“—肌妙肤,弱骨纤形。爱妃真是妩媚纤弱啊。”
  听罢,我微微的皱眉,佯装生气的娇嗔道:“皇上,怎敢如此打趣臣妾。”
  昊天搂住我,笑道:“好,好。朕不对,爱妃不生朕的气,朕很高兴啊。”
  我冲昊天嫣然一笑。便携着昊天往清漪园回。昊天,这是最后一次,我把我的爱,全部交给你。望你不要让我从此无心爱良夜、任他明月下西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