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三十、薄幸轻浅无可耐
三十、薄幸轻浅无可耐



更新日期:2013-09-09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从澜夷洲回玉碎殿之后,我如释重负的坐了下来。喜儿连忙过来询问情况,“常在,怎么样了?” 我微微笑着点点头。喜儿和小庆子见后,相视一笑。 我吩咐元清道:“元清,将我的瑶琴拿过来吧。” 喜儿见状,不解的问:“常在,一会皇上说不定就来了,您不打扮打扮,怎还弹起琴来了?” 我笑而不语,元清将琴拿来之后,对喜儿说:“就依常在说的做就好了。” 我坐下,轻抚琴身,深吸一口气,素手在琴上开始撩拨,音乐流畅而倾,涓涓而来,我低首弹唱: 青楼春晚,昼寂寂、梳匀又懒。乍听得、鸦啼莺弄,惹起新愁无限。记年时、偷掷春心,花前隔雾遥相见。便角枕题诗,宝钗贳酒,共醉青苔深院。    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如今但暮雨,蜂愁蝶恨,小窗闲对芭蕉展。却谁拘管?尽无言闲品秦筝,泪满参差雁。腰肢渐小,心与杨花共远。 哀怨的琴声,听起来缠绵悲切,余音长短不一,盘旋沁入空中,点点愁情,化成一缕缕思念揉进每个听者的心中。 皇上昊天此刻正在往玉碎殿的路上来着,刚刚走至玉碎殿门廊处,细细碎碎的琴声,环绕天际,传到了他的耳中。随即,昊天停驻下步伐,负手而立。倾听着隔着高墙传来的相思哀怨曲。此刻昊天的心,如同我手下的瑶琴,被我的一双玉手拨弄的繁乱。思量片刻,便独自走进了玉碎殿。 刚刚踏进玉碎殿,环顾四周,原本荒草丛生的冷宫,此刻却一改前颜变得生机勃勃,荒草早已被新生的植物代替,园中还重新翻了土,种了些应景的花朵。这些都归功于小庆子的功劳。昊天在门口徘徊了片刻,深吸口气,下定决心般,推门而入。 昊天一进门,见我还在闭眼抚琴,便示意奴婢们下去。 此刻,屋子就剩下昊天与我相对而立。我双眸微闭,朱唇轻启,浅浅吟唱,似与世隔绝。昊天凝视着我,忽觉几分陌生。虽几日不见,却犹如隔了几个世纪般遥远。此刻的我与他,仿佛就如我们的情感一样,虽相隔不远,但心……却渐行渐远。 一曲完毕,双眸轻启,看着眼前的昊天,没有惊讶,也没有想象中的惊喜。只是静静的对视。此刻看着昊天眼眸中的情愫,我不知为何,别过了头。 “怎忘得、回廊下,携手处、花明月满……”昊天轻声说道,“舜华,这份情思,却引起了我无限的新愁。” “皇上可知,此处是冷宫。您,还是不便多呆。”我冷言道。 “舜华可是要赶我走?”昊天反问道。 “这皇宫上下都是皇上您的,要走也是我走。”说罢,站起来。径直走向了门口。手刚刚触到门栏,就被昊天大力的抱入怀中。 “舜华。”昊天挽留住我。 我在昊天怀中沉默不语。昊天继续说道,“一曲《薄幸》,你以为朕听不明白吗?怎能忘记,我们并肩携手漫步在曲折的回廊下,共同欣赏那明亮的满月、芳香的花朵。舜华的情、舜华的愁、舜华的怨。朕听得清清楚楚……” 昊天语未毕,我的泪水涌出了出来。回忆起曾经相守,相携漫步蝶舞洲的一幕幕,仿若又回到了从前。我还是刚刚入宫,天真烂漫的傅舜华,他在我心中,也只是我的夫君,我的情郎……如果没有后来的一幕幕痛彻心扉的回忆,也许,我们还是曾经的我们。 我轻轻拭干了泪水,强颜欢笑道:“皇上,不怪臣妾了?” 昊天一听,欣喜的拥住我,抱紧我的腰,“朕知道了,全知道了。这件事,是淑妃从中作梗。委屈舜华了……” 委屈?昊天,真的只是委屈吗?你给我的伤害,仅仅只是委屈二字吗?我冲昊天抿抿嘴,“臣妾受些委屈无碍,只要皇上明白臣妾的清白。还众人一个真相,还后宫一份清正。” 昊天点点头,放开我,承诺道:“朕定会还你清白。揪一揪这后宫的不正之风!舜华身子弱,瞧着近来又憔悴了许多。”昊天怜惜道。 “臣妾的身子养几日就好,皇上不必挂心。”我劝慰道。 昊天轻拍了我的手几下,点头道:“好……”昊天把我牵到坐塌上坐定后,环视了四周,说道:“这里颇为凄清,舜华这几日过的可好?” 我冲昊天笑着说道:“这地方清净,一来时,倒是有些荒凉,现下,种了些时下的果蔬与花草。倒也有几分情趣。” “朕来时也看到了,爱妃倒是很有生活情趣。甚好,舜华可有想朕?” 若是昊天原来这样问,我定会不假思索的回答他。只是现在……我伏在他肩上回道:“臣妾,确实有很想皇上。”的确,我很想,很想原来的昊天…… 昊天对我这个回答颇为高兴。晚上,昊天在玉碎殿用过了晚膳之后。在玉碎殿与我交谈了一会,我见天色已晚,昊天却丝毫没有离去的意思,我提醒道:“皇上,天色不早了,您该去休息了。” “舜华,今夜不留朕吗?”昊天诧异的问道。 我笑着摇摇头,“皇上的去留,哪是臣妾做得了主的。皇上要想留,臣妾自然不会拒绝。只是……这玉碎殿地方狭小,皇上要是屈尊此处,臣妾只得去找安贵人同睡。” 说罢,我就召元清进来,昊天见状,轻叹一声,道:“罢了,朕去养心殿看看奏折吧。舜华早些休息吧。朕,明日命人给你换个居所。回清漪园如何?” 我点点头,道:“臣妾听皇上的。只是,一事臣妾要征求皇上的意见。” 昊天问道:“何事?” “陪臣妾在玉碎殿的是元清、喜儿和小庆子。臣妾已然习惯了他们伺候。况且后宫事务繁杂,人手有事会不足,臣妾想若是回了清漪园,臣妾身边就要这三个侍从,可好?” 昊天听罢,点点头道:“舜华心思细腻,又颇为勤俭节约。好,朕依了你。” 送走了皇上,我与元清回了屋。我坐在床榻之上,想着刚刚与昊天相见的陌生之感,浓浓的爱意被宫闱情仇淡化的所剩无几,我还是我,他还是他,只是,我们不是我们了……不禁心头一阵悲凉之感油然而生。 “常在为何不留皇上?”元清不解的问道。 我摇摇头,道:“我累了,元清。” 元清无奈的点点头,退下了。 今夜的天空,夜色清朗,繁星灿烂。方梓卿站在玉碎殿的门廊处,遥遥望去舜华的房间灯火渐渐熄灭,心中不禁有几分苦涩。舜华,这样的结果,是你想要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