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二十五、步步危机陷吉人
二十五、步步危机陷吉人



更新日期:2013-08-2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次日醒来时,天色微亮,我却无丝毫睡意,支起身子,缓缓挑开纱帐,唤来守夜的喜儿,“喜儿,喜儿。”
    喜儿急忙推开门,快步走近,睡眼惺忪,强打起精神询问道,“娘娘怎这般早就醒了?是不是睡的不踏实?”          
     “换了地方。第一夜是不习惯。”我起身让喜儿帮我换衣服。
    听到我这样说,喜儿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低下头,手里紧紧攥着我的衣角,来回搓捏着。见到喜儿这样,我略有不解的问,“喜儿是不喜欢我今日的衣服吗?还是,这衣服惹着我家喜儿了?怎与这衣服过不去呢?”
    喜儿抬起头,双眼湿润,泪珠在眼眶里打滚儿,语气委屈的说,“娘娘,喜儿这是为您觉得难受啊,娘娘您是冤枉的,您是被陷害的,为何皇上不信您?皇上他……”
没等喜儿说完,我连忙捂住喜儿的嘴,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讲下去。喜儿不甘心的哼了一声,走到一边低着头不说话。
     我拉过喜儿的手,轻叹了一口气,安慰道,“喜儿,我现在不是什么娘娘了,只是个地位卑微,在这后宫任人践踏的常在。你刚刚那番话,我知道你是为我着想,为我抱不平。可是,若这番话落到他人耳中,稍加歪曲原意,传给皇上,这意思可就全变了。我已然无所谓了,可是,我现在地位不如以前,怕是无法护佑你们。所以,我更加不能让你们因为我出事。以前,我在清漪园教导你们要忠心,如今在这玉碎殿,我要你记住,隔墙有耳!殿外的任何事,任何人,都有可能将咱们在吹灰之间,置于死地。”
喜儿听罢,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个头,自责道,“娘娘,喜儿谨记娘娘教诲。刚刚是喜儿莽撞了,望娘娘原谅。”
     我释然的点点头,“记得就好。快起来帮我换衣服吧。现在是什么时辰了?元清和小庆子起来了吗?”
喜儿推开窗户,探头看看天,回道,“娘娘,现在为卯时,元清姑姑和小庆子这时候一般都起来了。”
原来在清漪园,从未起的如此早,看来这睡眠质量真和心情有关。心里苦笑一声,吩咐喜儿道,“你和元清去准备早膳吧,早忙完今个就早歇着。在这里也没什么事情。”
喜儿点点头,便离开了屋子。
     吃罢早膳,坐在殿中也无事,便去庭院中逛逛。一走进庭院,便瞧见小庆子蹲在花丛中很认真的样子,我探寻的缓步走过去。近看,才看到小庆子蹲在地上拿着铲子刨土,我好奇的问道,“小庆子,你这是在干什么?”
    小庆子被我突兀的一问,吓得一哆嗦,回头一看是我,便抚了扶胸口,定下神。“娘娘,奴才是在种些应季的蔬菜。”
    看到小庆子脚边放着小葱的幼苗,还有些种子。我蹲下来,指着其中的一些种子,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种子?”
   “娘娘,您拿着的这是黄瓜种子。”随即,小庆子指着地上的种子一一给我介绍,“那个是辣椒的,那些是豆类的。对了,娘娘。”小庆子突然站起来,跑到花园的一角,指着一株草,兴奋的告诉我,“娘娘,刚刚我整理花园,竟然发现了几株益母草。奴才听闻娘娘身体自那次中毒后便大不如前,这益母草您可以摘下来煎服。”
    看着小庆子如此贴心,心中着实很温暖,身在冷宫,日常所需之物都少之又少。若不靠自己,怕是早晚会因食物缺少而饿死。随即,对小庆子点点头,由衷的说了声,“谢谢你,小庆子。”
小庆子一听,忙作揖道,“娘娘,奴才担不起的。这都是奴才应该做的。”
     我抬手示意小庆子起身,“小庆子,辛苦你了。这玉碎殿是空无一物,内务府发的月例又层层克扣,你做这些,我心里都明白。”
    小庆子听闻,感动的看了我一眼。
    “你去忙吧,要是需要什么跟我支吾一声。”
    小庆子点点头,转身去忙。此时,喜儿走过来禀报说,安贵人来访。随即便随喜儿来到殿中。
      安贵人一见我进门,便过来握住我的手,怜惜的问道,“姐姐可还好?妹妹甚是担心姐姐。”
     安贵人一脸真挚,看的我很是感动,点点头安慰道,“还好,妹妹无须挂心的。”
     安贵人轻叹了口气,“妹妹都明白,姐姐心里肯定不好受。今天我来,是想帮姐姐宽宽心,陪姐姐聊聊天。走,咱们到御花园里边走边聊。”
     想到现在自己是待罪思过的身份,我连忙劝阻安贵人,“妹妹,姐姐如今待罪思过之身,自知无法出冷宫。怕是无法陪妹妹去御花园了。”
     安贵人听罢,思量片刻,又提议道,“不若咱们就去你殿前的园子里走走,这可不算出冷宫吧。”
听安贵人如此坚持,我笑着点头应着。
      随着安贵人一起在花园中漫步,闲聊着琐事,安贵人也有意讲些有趣的事情逗我开心。这让我心情也着实好了几分。走到花园的拐角处,一转身,不料竟与他人相撞。
     “这是哪个宫的奴婢,冲撞了常贵人,该当何罪?”一位宫女上前训斥我道。
     我抬眸望去,常贵人站着面前,轻瞥了我一眼,一脸戏谑,“哟,这不是昔日皇上最宠爱的柔妃吗?哦,不对,现在该叫你傅常在了吧。”
    自知如今身份低微,向常贵人行礼道,“常贵人吉祥。”
     “傅常在走路怎么这么不小心啊?只是几日不见皇上而已,难道连宫中规矩都忘记了?想着以后你也难在见皇上一面,怕是连着规矩……”
     安贵人听闻,立刻为我不平道,“常贵人你这话是何意?”
    我连忙阻止安贵人,谦逊的道歉,“原是我不好,冲撞了贵人。”
     常贵人不饶人的继续说道,“呵呵,这宠妃走路都横行嘛,傅常在可真是莽撞啊。”
    我忍气吞声道,“望贵人原谅。”
  “呵,傅常在这句贵人可真是亲热啊。这傅常在在宫中向来是最讲究尊贵卑微的,而今见了我这个常贵人,却之论姐妹,不行跪拜大礼?”
   闻言,我缓缓的坐跪下,行礼道,“还请常贵人恕罪。”
   常贵人缓步走到我跟前,“恕罪?傅舜华,你说的轻巧。”
    “舜华自知有错,还望贵人得饶人处且饶人。”
    常贵人厉声问道,“你是说我蛮不讲理咯?”
    我低首,回道,“舜华并无此意。”
     常贵人轻笑一声,狠狠盯着我,“好,很好。你这个小小的常在都敢顶撞本贵人了。来人,打烂她的嘴。”
    听闻常贵人如此做,我跪在地上,赔礼道,“还请贵人恕罪。”
    安贵人立刻上前阻止道,“你怎敢打她?”
     常贵人并不理会一把推开安贵人,指着我对宫女厉声喝道,“你就放心大胆的给我打她,如今皇上都不想见她了,我常贵人惩戒小小的常在是理所应当的事。污蔑尊上,本就该重重的打。快给我动手!”常贵人将宫女推到我身边。
     宫女随即毫不留情的一巴掌一巴掌的打我。几下过后,我的双颊疼痛,嘴角也有撕裂般火辣辣的疼。宫女见状,停下来看着常贵人请求安贵人的指示。
   “打!”常贵人面无表情的吩咐道。
     宫女又继续打,一下比一下狠,我隐隐感觉嘴角已经留出了鲜血,而脸颊早已疼到麻木。
     “你倒是学乖巧了,知道这求情没用,看来淑妃娘娘这次可真是教诲了你。”常贵人说罢,轻蔑的看着我。
      安贵人见状,站起来推开掌嘴的宫女,挡在我面前,“常贵人,你我同为贵人,我劝你,做事不要太绝,还是给自己留条后路。”
     常贵人走到安贵人面前,瞪着安贵人,皮笑面不笑的说道,“多谢安贵人提醒。我现在也是看着累了,这傅常在也着实晦气,以后,还是有多远给我滚多远吧!走!”便携着宫人径自向前走,走到我身边,停住,低声警告道,“傅舜华,这只是个开始!”随即离去。
看着常贵人离开后,我瘫倒在了地上。安贵人连忙扶起我,招呼着其他宫人一起,将我送回玉碎殿。
长乐宫。
    一位太监伏在地上,向倚在太妃椅上的淑妃禀告道,“娘娘,昨夜奴才在玉碎殿碰到那待罪的傅常在与清音方乐师来往过甚。”
    淑妃听此,凤眸微启,“哦?果真如此。你再去多盯几日,掌握好了这两个狗男女相会的准确时间,地点。如果见到他俩有亲密行为,给我绘制下来。等掌握好了足够的证据,我便呈与圣上。”
    “是。”太监接到指示后离去。
     淑妃抚着隆起的腹部,一脸温柔,唯有那双凤眸,寒光四射,满含杀机,“傅舜华,我看你这次,还怎么逃!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