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二十四、冷殿寂寥锁清秋
二十四、冷殿寂寥锁清秋



更新日期:2013-08-1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娘娘,娘娘。您别坐在地上,快起来别着凉了。”元清急忙跑过来扶起我,搀扶着狼狈的我往清漪园方向走回去。
    回到清漪园身上已经淋透,喜儿服侍我换下衣服,元清端了碗热姜茶给我暖身。刚刚喝了几口,福禄便来禀报内务府来人吩咐让我收拾东西搬出清漪园移居玉碎殿。
“哼,这些人平时也没见有这么快的办事效率。”喜儿为我愤愤不平道。
“这也不怪他们,职责所在而已。”说罢,我默默叹口气,吩咐下人收拾了些简单衣物物件,准备搬去玉碎殿。
   站在清漪园门口,看着园中的一切,往事历历在目,遥想初入宫的惊惶失措,对一切陌生好奇的姑娘,而今已然换了心境。轻叹一句深门,寂寞了红颜,断送了铅华。
“娘娘,该走了。”元清轻声提醒失神的我。我点点头,随着元清前往玉碎殿。
    刚刚打开玉碎殿的门,扑面而来的陈腐气味惹得我不禁掩面后退。元清和喜儿先行进去将窗户打开,通风散味。我站在庭院中环视四周,颓垣碎瓦,荒草遍野,连井口都布满了蜘蛛网。想来玉碎殿已经很久无人居住了吧。
“娘娘,东西收拾妥当,您进去吧。”喜儿道。
    进了屋,环顾四周,屋中只有一张木桌,两把木椅,再无其他。而寝室也仅有一张木床和一张小小的梳妆台。我默默的安慰自己,这里环境倒是清净了。
   收拾东西时,只见小庆子来回忙碌,却不见福禄和小喜子,连宫女景儿也不见身影。便好奇的询问元清。“元清,为何只有小庆子在这,其他人呢?”
   元清抿抿嘴,轻叹口气,“娘娘,内务府说,您现在是常在,身边伺候的人也该减少……”
“明明是他们势利,瞧着咱娘娘现下不得意,便欺负咱们。”喜儿愤慨道。
“罢了,罢了……这玉碎殿以后也就咱们几个了。我这个做主子的也着实对不起你们。”
“娘娘,”小庆子跪在地上磕了个头,“小的承蒙您的恩,您是我见过最好的主子,这宫中的人都瞧不起我们这些地位底下的小太监,就您对我最好。从不拿我们下人出气,还常常关怀我们。小的着实感激您,小的自愿留在这服侍您……”
    我扶起跪在地上的小庆子,“好,我这个做主子的现在虽不得意,但是我定不会亏待你们。”
“娘娘,我倒是觉着这里就咱们几个也落的清净。”元清安慰大家道。
   我抿嘴微笑点点头,“元清倒是与我想到一起去了。这里规矩少了,大家以后就是一家人。”
   元清、喜儿和小庆子见我笑了,也开心释然了很多。见天色已晚,喜儿和小庆子便去做晚膳。
  由于玉碎殿可用的食材甚少,也很是简陋。晚膳也只是简单的白粥,吃罢晚膳,喜儿元清打扫房间,小庆子去收拾庭院。我也无事,心想着在周围散散心,便告知元清,“元清,我出去散散心,不用跟着了,片刻就回。”
“娘娘瞧着今天天气不是太好,怕是后半夜会下雨,您早去早回。”元清贴心的嘱咐我。
   我走后,喜儿不放心的问元清,“娘娘刚刚来,对这里周围都不是很熟悉,姑姑不怕娘娘迷路吗?”
“娘娘今天心情不好,让她一个人散散心吧。小庆子,你一会去门口守着,娘娘说她片刻回来,你瞧着娘娘就接着她回来。”
  小庆子点点头,转身去了门口。
  我从玉碎殿出来,沿着小路往前走,也没想走太远,只想着在周围走走。
   走了不久,便在一株杨柳树下停下,斜倚在树干上,抬头望向远处的天际,墨色的浓云挤压着天空,掩去了刚刚的满眼猩红,沉沉的仿佛要坠下来,压抑得仿佛整个世界都静悄悄的。阴天,总有种失落的感觉,心情也随之下沉。
    远远瞧去,有个人影在灰蒙的天色掩饰下,缓缓向我走来,我不禁心头一惊,怕是遇到他人,我这冷宫娘娘单身外出,更加不好解释了。便慌张的转身往回跑走。
   没跑几步,便陷入一个坚实的怀抱中,我以为被人抓住了,便惊惶的惊声尖叫。
   那人轻轻的捂住我的嘴,我更是害怕,下口就狠狠的咬住他的手,那人痛的轻哼一声,随即说道“舜华,莫怕,是我。”
   方梓卿?!我连忙松口转身,看着方梓卿一脸吃痛的痛苦表情,我不禁不好意思的搔搔头道歉,“对不起……”
   方梓卿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舜华可是用了吃奶的劲吧?怎咬的这般疼,嘶嘶……可是疼死我了……快给我吹吹。”说罢,把手伸到我面前。
   自知咬人不对,于是无奈的撇撇嘴,拿过方梓卿的手,轻轻吹了几口气,然后探寻道,“可还好?”
方梓卿皱皱眉,“哎……这就是小舜华赔礼道歉的态度吗?”
    冷宫为禁宫,看着方梓卿来此,我不禁好奇的问道,“方梓卿,这般晚了,你来这冷宫禁地要是被发现可是会被抓起来的,难不成,你专门来此处讨我咬你吗?”
“哎……”方梓卿无限风骚的扫扫刘海儿,一脸戏谑道,“莫不是得知某人被贬入冷宫,担心她的安危,我怎会夜里来这冷宫禁地。你说是吧,小舜华?”
    听方梓卿这样说,知道他冒险来此处是担心我,冷了一天的心里瞬间暖了几分,不禁对他抱有几分感激。“谢谢你,方梓卿……”
    方梓卿见我如此忸怩,不禁笑道,“呵呵,傻瓜舜华。”说罢,方梓卿两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俯下身,与我面对面说道,“傅舜华,你告诉我,你现在快乐,幸福吗?”
    被方梓卿这样突兀的一问,我愣了一下,入了这深宫,幸福岂能是我所祈求的?苦笑一下,无言以对。
    方梓卿见我无语,便继续说道,“那我替你回答,舜华,你不快乐,入了这深宫,自从太后盛宴之后,我便见你愈加不快乐,淑妃的刁难,其他妃子的妒忌,你真的应付的来吗?”
   方梓卿字字珠玑,戳中了我的心结,的确,我真的应付的来吗?可是,我又有选择吗?
   我挣开方梓卿的手,“方梓卿,这与你无关。别忘了你的身份,你是乐师,职位清音,而我……而我现在……是个小小的常在。哪能劳烦您为我操心。”说罢,转身离开。
   方梓卿见我离开,急忙跑过来,拥住我,我几欲挣开却无力逃脱。
  方梓卿语气激动的在我耳边说道,“舜华,现在你在冷宫,可知这一辈子便会对着清风冷月,苦茶瑶琴度过这孤苦的一生。很少有妃子入了此处能出去的。这后宫又是个人吃人的地方,你无害人之心,可是那些妃子现下谁不想早早除去你这个隐患?”顿了顿,随即温柔的在我耳边低语,“我不要你一个人,只要你跟我走,我可以带你走。远离这里,去天涯海角,我都随你。”
    方梓卿的话,犹如一粒种子,植入我的心,生根发芽,带给我希望,让我的心怦然跳动,无限神往。我转身凝视着他深情的明眸,里面满是期待与诚恳。
   方梓卿见我一脸犹豫不决,紧紧抱住我,说道,“舜华,我不逼你,你慢慢想。明日,此时我还在此处等你,等你给我答复。”
    我在方梓卿怀中木木的点点头。方梓卿见我如此不知所措的模样,不禁宠溺的笑了。陷在幸福中的方梓卿,哪知在转角处,这场浓情蜜意的告白被他人从头看到尾,一场危机,悄悄降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