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二十二、庭前芍药妖且毒
二十二、庭前芍药妖且毒



更新日期:2013-08-13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今日早朝,朝中群臣分为两派,一派弹劾李将军。一派据理力争维护李将军。经过激烈的争吵,李将军呈上家中资财,以示清白。皇上只得将此事暂时搁浅,命吏部调查。
  淑妃听闻宰相傅璇宗联名上书弹劾大将军,身为将军之女,心中万分着急。思来想去,便煲了一碗参汤去颐宁宫,顺便借机去探探太后的态度。
  一进正厅便瞧见太后斜倚在坐塌上握着佛珠念念有词的读着佛经,“臣妾淑妃,给太后娘娘请安。”
“淑儿来了,快快赐坐。”太后连忙吩咐坐下,询问道,“淑儿最近可好?”
   淑妃微微福下身,回道,“多谢太后娘娘挂心,臣妾一切安好。今日臣妾给太后亲自煲了汤,天气干燥,给太后娘娘润润肺。”说罢吩咐下人将参汤端给太后。
“你怀有身孕这种事情安排下人做就好,不必亲自亲为的。你这份孝心母后心领了,母后看着你为我劳心也着实心疼。”太后怜爱的说道。“不知最近腹中胎儿可好?”
淑妃垂眸,微微叹了口气,“最近臣妾每每到夜里便睡不好觉,臣妾倒是无碍,就怕这腹中龙子……”
太后心中有几分了然,便接着淑妃的话,问,“淑儿是为了何事无法安睡呢?”
  淑妃站起身,手撑着腹部,跪在了地上。太后被淑妃这一跪,吓了一跳,“淑儿这是做甚?你是怀有身孕之人,怎可行如此大礼?”连忙吩咐下人将淑妃扶起。
  淑妃推开下人,坚定的说道,“太后娘娘,臣妾身为后宫妃子,自知以皇上、太后为主。 对太后娘娘的孝心,望太后明鉴。”
太后见状连忙劝慰道,“淑儿有话起来慢慢说……”
   淑妃跪在地上,继续说道,“臣妾深知后宫不议政之说。只是……臣妾的确为臣妾父亲感到冤屈。太后娘娘,臣妾父亲身为将军,带兵多年,战功累累,为我朝倾洒热血,而今又有歹人诽谤父亲专权擅势,私门成党。臣妾深深为父亲抱不平啊。”说罢向太后磕了一个头。
  太后听罢,皱皱眉,“淑儿,此事……哀家也有耳闻。李将军身处要职,的确为国家立下不少汗马功劳。只是前朝之事,哀家也爱莫能助。淑儿还是先行起身吧。”
淑妃听罢,心中虽有几分不甘心,抿抿嘴,便起身坐下。
“淑儿,哀家只是想告诫你一句,最近皇上可为了此事费了不少心。你可万万不敢触着皇上的龙威。而今你怀着身孕,哀家只盼你能安安全全给哀家产下个龙子。前朝之事,还是交给皇上吧。”太后安抚淑妃道。
  淑妃听话的点点头,心里却有几分安心。看来太后还是颇为在乎自己和父亲的。和太后寒暄片刻便回长乐宫。
  对于父亲弹劾李将军之事,我也有耳闻,皇上虽有心想将李潇的政权夺回,只是而今时机尚未成熟,怕此次最多只能削弱李将军的势力。
  喜儿上前,打断了我的思路。“娘娘,静妃托人过来说,昕雪洲的牡丹花开了。邀请娘娘过去与众位娘娘共同赏花。”
  昕雪洲的牡丹素来以娇艳,艳冠群芳而出名。心想着牡丹花开,定是极美的景色,便随喜儿前去昕雪洲。
  一入昕雪洲,便由进入花的海洋的错觉。牡丹花开的颜色各异,花朵硕大,花瓣肥厚,花蕊也非常多。有红色的、黄色的、白色的、粉色的……红的似火,黄的似金,粉的似霞,白的似玉。一阵微风吹过,阵阵清香便扑鼻而来,让人心旷神怡。
“哟,瞧着谁呢?站在这花丛之中宛若仙子,原来是 柔妃妹妹啊,快快来同姐妹们一起赏花啊。”静妃在走廊处招呼我前去。
  我缓步走到走廊,便见静妃、端妃、容妃停在廊亭处欣赏着牡丹盛放的美景。端妃见我来,便热络的过来牵住我,“许久不见妹妹,今日前来赏花,瞧着妹妹越发美丽了。”
“姐姐盛赞,妹妹瞧着姐姐也着实美艳。”
静妃见我与端妃聊着正火热,便前来说道,“你们俩光顾着聊天,怕是将我和容妃忘了吧?”
 端妃笑着打趣静妃道,“我与柔妃妹妹关系好,怕是静妃妹妹吃醋?”
  静妃听罢,佯装气愤道,“妹妹我就是吃醋呢。呵呵”端妃闻罢,便同静妃笑了起来。
容妃走过来,向我邀请道,“我知道妹妹喜欢朵,正巧我也喜欢,听静妃说这庭院深处的花开得最茂盛。不知妹妹可否愿意陪姐姐一起去?”
   我自是点头随容妃向庭院深处走去。一进去,便被满庭院盛放的牡丹吸引的移不动步子,不禁感叹道,“惟有牡丹真国色,花开时节动京城。”
“哼,亏了柔妃有如此雅兴。”淑妃从庭院深处缓步走了出来,不知她也来此处赏花。
“妹妹不知姐姐也在此处赏花。姐姐也喜欢这牡丹吗?”
淑妃缓步走到我身边,低声说道,“这牡丹,是百花之王,艳冠群芳。可不是谁都能随随便便喜欢的。”
 听出了淑妃语气中的敌意,我淡定的回道,“妹妹不知姐姐此话何意?”
“呵呵,素问柔妃冰雪聪颖,怎会不知我的话意?”淑妃移了几步,与我正视,
“傅舜华,我看着后宫不日便是你的天下了吧?”
“妹妹不知姐姐何意。”
  淑妃冷笑一下,“哼,不知何意?朝前你父亲处处与我父亲作对。这后宫,皇宠你也要争。不过,我看这次,皇上是向着你,还是我!”
  说罢,淑妃转身走到花坛台阶处,“傅舜华,你信不信,如果我不慎从此处摔倒,别人会怎么想呢?”
我心中不禁一惊,“淑妃,你什么意思?”
  淑妃冲我笑笑,眼睛一瞪,“我什么意思?你马上就知道了……”
  随即一把推开我,我下意识的想抓住她是衣袖,谁知淑妃借我抓衣袖的力,顺势跌倒在花坛里。“救命啊,救命啊……”淑妃不停的呼喊,并用手抚着腹部,一脸痛苦的表情。
在远处赏花的容妃听到呼救声连忙赶过来查看淑妃的情况,静妃和端妃闻音也随即派人去请太医。
  太医来后吩咐将淑妃抬回长乐宫诊治,看着淑妃躺在步撵上,抚着腹部一脸痛苦的离开昕雪洲,所有人都随着淑妃离去,只剩我一人跌坐在花坛中。淑妃的步撵行至我的跟前时,我清楚的看到淑妃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仿若宣布她的胜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