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二十、入骨相思知不知?
二十、入骨相思知不知?



更新日期:2013-08-11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是夜,皇上依言,今夜未来清漪园,去探望怀孕的淑妃。吃罢饭,闲坐无事,便想着去兰心殿找安贵人聊天解闷。随即携着喜儿往兰心殿的方向走去。
   路过琴韵台,台阁中正演奏《湘江曲》,筝声哀怨,声声传神,如闻湘江绿波倾泻奔流之声。十三根筝弦,那纤细的手指尽情舒展,幽咽低回的乐曲,将那仇恨怅苦细细诉说。
  喜儿冲阁中人厉声道,“阁中何人?这般晚了还在此处弹筝,扰了柔妃娘娘该当何罪?”
  我连忙阻止道,“喜儿,咱们走吧,莫扰了他人情愫。”说罢就带着喜儿离开。
 “微臣不知是柔妃娘娘,今日一曲,柔妃娘娘意下如何?”
  方梓卿……我心里暗语道。“久闻方乐师音律精通,今日一闻,颇让人惊叹。”
“娘娘过奖,素问娘娘琴艺过人,何若不赏脸与微臣合奏一曲?也满足下微臣对娘娘的崇敬之心。”
“方梓卿……”我略有几分尴尬的清了下喉咙,继续说道,“方乐师,真是有雅兴……喜儿,你先回清漪园等我。我与方乐师合奏一曲后便回去。”
   喜儿离开后,我略有几分犹豫的向阁中走去。行至台阶处,却久久不敢挑开珠帘进去。
  方梓卿见状,打趣道,“小舜华为何不进来?难道还害怕我吃了你不成?”
  我轻挑珠帘,低首缓步进去,坐至方梓卿对面。
 方梓卿见我低首不语,问道“小舜华为何不看我一眼?”语气颇有几分幽怨。
  我缓缓抬首,对上了他的一汪若秋水般的明眸,满眼含情的望着我,直看着我有几分羞涩。
  我尴尬的移开目光,问道,“方梓卿,你这是何意?”
“何意?我还没问舜华是何意。柔妃,呵呵小舜华骗的我好苦啊。”方梓卿苦笑道。
面对方梓卿的诘责,我自是愧疚无言,支支吾吾道,“这……我知道,此事是我不对……我不该瞒着你。可……我这个身份……的确不可告诉他人。”
“呵呵……舜华倒是为他人着想。”方梓卿冷笑道。
   眉头紧皱,朱唇轻启,却无言。撇撇嘴,起身向方梓卿,行礼道,“此事是舜华不对,望方梓卿原谅。”
方梓卿见状,起身,走到我身边,微微俯下身子,在我耳边低语,“若我不原谅,舜华还会如何?”
我撇撇嘴,不语。
   方梓卿浅笑,在我耳边呢喃,“小舜华,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温热的气息扑向我的耳际,惹得我一阵酥麻,我不禁起身回避。哪知一个踉跄不稳竟跌入了方梓卿温暖的怀抱。
   此刻方梓卿和舜华的距离很近,他可以清楚看到她佩戴的珍珠簪,白玉耳坠。双珥照夜,煜煜垂晖。舜华微晕红潮一线,拂向桃腮红,眼睛明净清洌像是春天的一泓碧水,闪现出一种灿若辰星的光芒。完美的搭配,顾盼生辉。淡淡羞怯的笑容,缠绵在嘴角,让方梓卿难以控制想吻下的冲动。
  我尴尬的向方梓卿低语道,“方乐师,我该走了。”说罢便挣开他的怀抱,转身离开。
  然而没走几步,身体瞬间被束进一个有力的怀抱,引得我轻声惊呼,方梓卿泛着情欲的双眼盈盈如水闪着波光,渐渐凑近,将我未尽的语声淹没在满是情意的吻里面,微冷的舌滑入口中,贪婪的汲取每一寸的香甜。这一刻的悸动,使我们彼此忘记了周围的一切。
    方梓卿的吻饱含深情又带有几分霸道,几乎让我晕眩。我用仅存的一分理智用尽全力推开他,踉跄的后退几步,复慢慢站稳。抬起玉臂,使劲的扇了方梓卿一巴掌。然后仓惶的逃离……
   方梓卿看着舜华仓惶远去的背影,抚着泛红疼痛的左颊,摇摇头,轻叹一句,“小舜华,你何时才能看清自己的心?”
跑回清漪园时已经气喘连连,元清见状立刻过来扶住我去坐下,喜儿忙去斟茶。
“娘娘是怎个了?竟跑的如此急,可是遇到什么东西了?”元清不解的问。
 我喝了口茶,平复了气息,“只是见着天色黑暗,有几分怯意。就忙着赶回来了。”
 元清听后掩嘴轻笑道,“呵呵,娘娘莫怕,这四周禁卫军巡夜,不会有事的。”
我尴尬的点点头,便准备去歇息。
  躺在床榻上,想着今晚和方梓卿发生的事,心里甚是纠缠。我身为皇上的妃子,要忠于皇上一人,况且我是爱昊天的。可是,为什么,见到方梓卿,偏偏会有悸动的感觉……这究竟是怎么了?越想越烦,睡意全无。便想下床走走,“来人……”
喜儿掀开丝帐,询问道,“娘娘何事?”
“喜儿,给我倒杯水吧。”
喜儿端过水杯,我浅酌了几口,便给喜儿。“娘娘可是失眠?”喜儿关切的问道。
“喜儿,我睡不着。”
“奴婢斗胆问娘娘,此事可是与方乐师有关?”喜儿小心翼翼的问道。
我坦白的点点头。
“娘娘,此事奴婢劝您三思,您现在是皇帝的妃子,您的一举一动不仅关系咱清漪园而且也联系前朝……”喜儿欲言又止。
我叹了口气,“喜儿,我都明白。此事,我会斟酌的。”我冲喜儿笑笑,宽慰道,“有劳你了。”
“今夜皇上可是去了长乐宫?”我问喜儿。
喜儿点点头。我心里却涌上一股酸涩,明明是我让他雨露均沾,可心里仍旧是有些不舒服,又有几分思念。不由的叹了口气。
此时,房门突然打开,皇上缓步走了进来。我又惊又喜的连忙起身行礼。
“臣妾恭迎皇上。”
皇上扶起我,关切的问,“免礼。爱妃还没安寝吗?”
“臣妾今夜瞧着月亮圆润,便有些思念家中亲人……不知皇上突然驾到。”
    “舜华原来是思念家里了,也是……进宫一段时间了。朕过些时日让你家人来探探亲。不早了,快些歇息吧。”

    听到皇上允许父母亲可以进宫探望,我喜不胜言,“妾身多谢皇上。”
  皇上点点头,径自走向了床榻。
  更衣后,我与皇上躺在床榻上,我凑到皇上身边,低声问道,“皇上,今晚您不是去淑妃处休息?”
“看来舜华是不欢迎朕咯?”皇上听罢有些不满的反问道。
我连忙抱住他的手臂,解释道,“臣妾不敢。妾身也很思念皇上。”
 皇上环住我的纤腰,在我额间轻吻一下,略带疲惫的说,“不早了,朕累了。早些休息吧。”
    看着皇上疲惫的面容,沉沉的睡去。睡颜俊逸,眉头微锁,似乎在睡梦中还要为政务操劳。轻握住他的手,心想,这便是我爱的男人。心里安稳了不少。复合眸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