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八、无心插柳柳成荫
十八、无心插柳柳成荫



更新日期:2013-08-08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睡醒时,天蒙蒙亮,心想着这个时辰昊天应该要上朝了,便回身想叫醒他。谁知等我一转身,便撞上了昊天的一双凤眼。
“怎的起的这般早?”昊天温润的询问。
“你起的也好早……”
“昨夜是我们真正的新婚之夜,我要守着这花烛,舜华可知其中的含义?”
“花烛?”我不解的问。
“何始花烛夜,轻扇掩红装。新婚这夜,新娘新郎通宵不睡,谓之“守花烛”。新人须时时进房察看花烛有无损漏,恐有不祥之兆。”说罢,抚着我的青丝,深情的看着我。
“若一处的花烛灭了?另一处的该怎么办?”我问道。
“有“左烛尽新郎先亡,右烛尽新娘先亡”之说,故如一烛灭时,即将另一烛熄灭。”听到这,我害怕的捂住了昊天的嘴说道,“不要,不要说这些迷信的话。”
“舜华莫怕,昨夜花烛燃了一夜安好,再说,有我陪着舜华。我不会让花烛灭了的。”昊天安慰的轻怕我的背。我的心被他安抚的柔软而温暖。
“时辰还早 ,舜华再睡会吧。”
   我听从昊天的话,点点头,复睡去。
   再次醒来,身旁早已没了昊天的身影,唯留丝被上的一缕龙延香让我无限眷恋。床榻上的丝丝鲜红,仿佛提醒着我昨夜发生的一切。
“恭喜娘娘。”元清和喜儿见我醒来,便过来道贺。
我羞赧的一笑。“快服侍我起身吧。”我让元清与喜儿伺候我起身洗漱。元清在收拾床榻,喜儿则在给我挽发。
“喜儿,皇上早上走的时候可有吩咐什么?”我问道。
  “娘娘,皇上只是说让奴婢们勿扰了娘娘安寝。说今日娘娘可睡至自然醒。嘻嘻……您瞧,皇上多疼您啊。”喜儿打趣道。
我被喜儿说的脸微红,略有些娇羞的抿嘴笑着。
“娘娘,兰心殿的安贵人来了。”福禄上前禀报。
安贵人?心想着素来与安贵人并无联系,此次前来……心里正在琢磨着,便到了正殿,看到安贵人端坐在那里,安贵人一看到我,便起身行礼。“臣妾安氏给柔妃娘娘请安。”
我示意她起身就坐。
“我与姐姐共同侍奉皇上,本应该早过来看望姐姐。今日前来,实在冒昧。”安贵人小心翼翼的说道。
“妹妹无须多礼。近日南方的梅子下来了,我吩咐喜儿给你们拿些过来吃。”我示意喜儿去拿梅子。
“素问姐姐容貌娇美,今日得以近闻,果不其然。”
“妹妹美目流盼,灵秀天成。让姐姐看着也着实着迷。”我笑着回道。
“今日……妹妹来……其实是有一事求姐姐帮忙。”安贵人说罢便站起身行礼。
我赶忙扶起她,“妹妹这是做甚?真是折煞姐姐了,快些起身,咱姐妹有事可以慢慢说。”
“姐姐,我父亲本是内务府总管,而今被皇上无故罢职……我是实在没有办法了。这后宫暗潮汹涌,而人情淡薄。我想着姐姐自幼心地良善,必定会救妹妹于水火之中。”
我拍拍安贵人的手,安抚道,“妹妹莫急,令尊为何而罢职?”
  安贵人将身子侧过来,低声说道,“姐姐是否还记得,前些时日,姐姐病重在床,皇上追查病因……终究  无果,最后……得出内务府办事不利而将父亲罢职。”安贵人顿顿,满眼含泪的继续说,“姐姐,我知道这事,只是因姐姐而起,结果却与姐姐无干系,可是……妹妹恳求姐姐……帮妹妹一次。”
我眉头微皱,说道“我知道此事皆有我起,却让令尊无辜连累……只是……此事皇上必须给大家一个交代……”我低声继续说,“除非妹妹帮姐姐找出真凶,姐姐必当帮妹妹的父亲还以清白。”
安贵人眉头微锁,思量片刻,抓住我的手,信誓旦旦的说道,“好,一言为定。妹妹自当帮姐姐查清此事。但希望姐姐信守诺言。”
   我拍拍她的手背,安抚道,“妹妹放心。”说罢,喜儿拿梅子进来。我与安贵人分别进食了些梅子,我继续说道,“妹妹刚刚说我自幼心地良善,不知我与妹妹年幼时是否见过?”
安贵人听罢,放下手中的梅子,笑着说,“就是说姐姐贵人多忘事。不知姐姐是否记得载熙五十年九月九日女儿节?”
  载熙五十年九月九日女儿节?那年我已十二岁,却不记得遇到过安贵人……
   安贵人见我一脸迷茫,接着说,“那日是女儿节,因民俗,那日要食花糕,京师花糕极胜,市人争买。却也有贫苦人家无法享用花糕,正巧那日我沿河湾畔畅游,遇到姐姐在河畔柳树下分发花糕给贫苦人家。那时便被姐姐的良善慈悲之心感动,过去帮着姐姐一同分发……那日姐姐还将发剩下的花糕与我同食,现在想想,也着实是很让人怀念的。”
听罢安贵人的诉说,我脑海中逐渐浮现一个身着绿裙,浅笑连连的明媚少女形象。
  “哟……看来是我记性太差了。那日与我共同分发花糕的少女原是妹妹你啊。”我笑着挽住她的手臂,“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啊,没成想与妹妹如此有缘。今日才与妹妹相认,实在是姐姐的不是。”
“其实,在姐姐入宫之时,便想来拜访姐姐,可是……我名分卑微,怕姐姐早就忘记我了……”
  我笑着摇摇头,“哪里的话?妹妹性格活泼,心地也如此良善。姐姐很是想与妹妹往来。今后妹妹可要多多来着清漪园,我常去妹妹的兰心殿叨扰,妹妹可别嫌我烦呐……”
   安贵人听后,抿嘴笑着点点头,继续说“其实,姐姐中毒之事,我也有耳闻,在父亲被罢官之前,我也有帮姐姐暗查过……只是苦于没有充足证据。”安贵人低声在我耳边说,“我只能告诉姐姐,此事与淑妃脱不了干系……”
   说罢,意味深重的看了我一眼,让我提高警惕。我听罢点点头。与安贵人寒暄不久,赠予我一张字画,我还以盆景。她便回兰心殿了。
送走了安贵人,我轻抚额头,心想,而今若有安贵人在宫中帮衬,望能将此事查明吧……
长乐宫内
   淑妃抚着微微隆起的小腹,斜倚在小榻之上。手里捻起一粒酸杏,放入口中,“常贵人,你我共同侍奉皇上,这身为妃嫔,身在后宫,这心,可别往外飞啊……”说罢,瞪了常贵人一眼。
常贵人被看的有些胆怯,低声回道,“臣妾不知娘娘所谓何事?”
“哼呵呵……很好。”淑妃笑着示意奴婢下去,慢慢坐起身,正色道,“那日太后盛宴,方乐师走后,妹妹也便不见踪迹,而我偶然经过后花园,却看到一场妾有情,郎无意的戏……不知此事……妹妹有何要 说?”
  常贵人一听,脸色惨白,连忙跪地求道,“淑妃娘娘饶命,我与方乐师并无干戈……”
  淑妃冷笑着说,“我不管你与方乐师有何私情,我也不想知道。我只要你帮我,让我知道这傅舜华与方梓卿……有私情……”
  常贵人听罢,震惊的瘫坐在地上,傅舜华她不在乎,只是这方梓卿……她实在无法下手。
  常贵人攥住淑妃的衣裙求道,“娘娘,我恳求您,梓卿他是无辜的……”
   淑妃一脚甩开常贵人,“一口一个梓卿……你想想,是你的命重要,还是方梓卿的命重要?”
    常贵人瘫坐在地上,摇着头,含泪不知所以。淑妃见状,接着说,“你说,这皇上要是知道,你常玉倩爱慕方梓卿,这皇上疑心重,可最恨不忠之人……这要命的可不止你一个。况且,你就算死了,这方梓卿怕是连滴泪都不会流,你何苦要连累家里人呢……我给你时间决定你做,或者不做。但希望常玉倩你,思量清楚!”说罢,拂袖起身离开。
   常玉倩瘫坐在冰冷的地板上,满眼泪痕,紧咬住唇角,若有所思的攥住衣角,踉跄的起身离开长乐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