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六、凌波仙子,霓裳舞罢,愁绪点点扰心弦。
十六、凌波仙子,霓裳舞罢,愁绪点点扰心弦。



更新日期:2013-08-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古筝缓缓撩拨,音乐始于散起,玲珑剔透的按音将人带入一个意味深长的境界。一幅恢宏的水墨山水画缓慢的展现在人们眼前,冲淡高雅,韵味流长。纤细的身影渐近,画中的女子清颜白衫,青丝墨染,团扇飘逸,若仙若灵,水的精灵般仿佛从远古的梦境中走来。天上一轮春月开宫镜,月下的女子时而抬腕低眉,时而轻舒云手,手中团扇合拢握起,似笔走游龙绘丹青,玉袖生风,动作典雅而矫健。一颦一笑,自然清灵,丝毫没有矫揉造作之态。和着音调的起伏而变幻,与音乐的完美契合让全场宾客一呼一吸间跟着舞者与乐者沉浸于这场心灵与视觉的冲击盛宴。
   音乐清泠之声响在耳畔,旋律中出现大幅度的滑音,画面中又见墨竹斑斑,女子随着节奏将扇子“转”、“甩”、“开”、“合”、“拧”、“圆”、“曲”,一系列的动作让扇子蕴含了古典舞的无穷魅力。在她的手中扇子变成了笔,变成了弦,流水行云的音乐与龙飞凤舞的舞姿,让人欲罢不能,观不忍去,空气仿佛被冻结了。
    一曲过后,音乐的回音仿佛徘徊于耳畔久久不能消散。我站在台上,微微娇喘,回眸偷偷望向了乐师,方梓卿双眼微闭,一双素手抚在琴弦之上,一幅沉醉其中久久不能自拔的模样。
“舜华这一支舞真让朕大为震撼…真不知道你还有什么让朕惊喜的…”皇帝首先打破了沉寂,随即台下纷纷鼓掌以示赞叹。
   当皇上说道‘舜华’这个名字时,我清楚的看到方梓卿微闭的双眸忽地睁开,一脸震惊与质疑的看向我。我被他看的心里繁乱,便低首回道,“多谢皇上。”便想回席就坐。
“舜华丫头的舞姿让哀家也颇为惊艳,呵呵,还望舜华以后多多表演给哀家啊。”太后称赞道。
“太后喜欢,舜华便常常去跳给您看。”
   太后微笑点头示意我回席。我缓步准备下台。这时坐在妃嫔席的常贵人突然站起来福了个身,说道,“臣妾刚刚领略到了柔妃的舞姿,却未堵其芳容,深感遗憾。尤其是刚刚与柔妃共同演绎的方乐师,想必更想知道与你音乐造诣如此契合的柔妃的容颜吧?”说罢,略有不满的看向方梓卿,“不若柔妃将芳容以示众人,满足下众人的好奇心可好?”说完冲我微微挑了下眉。
   对于常贵人的做法我颇感意外,更加不解。难不成她与方梓卿有何干系?却为何要迁就于我?
   这时方梓卿站起看,冲皇上做了个揖,说道,“今日柔妃娘娘面部不适,遮了一块纱巾,不便示人。”我听罢,心里略略送了口气。谁知,方梓卿下面的话却让我的心纠成乱麻。
“素问娘娘曲艺精深,那便烦请娘娘与在下共和一曲笛子?不知如何?”方梓卿眼眸深邃的看着我。
“哦?舜华还会吹奏笛子?今日可真让朕大开眼界了。”皇上说道。
方梓卿接着说道,“这首曲子简单却偏僻,但是以柔妃娘娘的造诣想必会演奏吧。”
“臣妾只是略懂皮毛,还望方乐师赐教。”我福了下身,拿起一支玉笛。
   声音渐起,悠扬绵长,一听竟然是我与他相遇第一天他教给我的曲调。此时已经是骑虎难下了,不吹皇上便不满意,吹,我的身份就让方梓卿知道了。但……毕竟纸里包不住火,早晚得知道。随即和上了方梓卿的笛声。两股音符缓缓交汇,奏出一曲婉转悠扬的笛声,时而急促,时而缓慢,盘旋直上云际,开散在空中,此时一股笛声骤然停止,惊醒了众人的音乐美梦。
“微臣才疏学浅,无法与娘娘合奏。臣方才略感不适,望皇上见谅。”
皇上点点头,方梓卿便匆忙的离开席位。
我见此景,便知他对我的身份了然,心中不免愧疚。缓缓的走到我的位置。
“妹妹的舞艺和笛子,可着实让人开眼了。皇上都称赞妹妹了。”端妃称赞道。
“多谢姐姐夸奖。”
“哼,想抓住皇上的心不靠些实际的,就凭些烟花女子的技艺就想抓住皇上的心,想的倒是美……”淑妃幽幽的说道。
“妹妹自知技艺不如姐姐。还望姐姐赐教。”
“哼…技艺?柔妃说这话,我可不敢当…”说罢便起身离开了。
我坐在座位上缓缓的喘了口气。心想着这次方梓卿肯定恨极了我,可这常贵人又是何意?抬眸间却不见了常贵人的踪影。
后花园。
常贵人抓住方梓卿的袖子,厉声问道,“你到底什么意思?为何突然离席?”
“微臣与娘娘尊卑有别,还望娘娘自重。”说罢与女子保持了一定距离。
“方梓卿,你到底什么意思?尊卑有别?难道就因为我是贵人你就不理我了?你以为我想嫁给皇上吗?”常贵人上前抱住了方梓卿的手臂。
方梓卿甩开道,“还望常贵人自重。”
 “我就知道,你喜欢那个傅家舜华,而今她是柔妃,你是没有机会的!”
“这是微臣的事情,还望娘娘自重。”说罢,甩开常贵人快步向前走。
“方梓卿,我告诉你,我常玉倩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你等着吧,我肯定放不过那个贱人!”
   这时方梓卿突然转身,走到常贵人面前。常贵人见状立刻环住了他的腰,“我就知道,你放不下我,我就知道我们十几年的情谊,你不会离我而去的。”
方梓卿推开常贵人,捏住她的下巴,语气冰冷的说道,“我的人,只有我动的份。你常玉倩要是不想活了,便动一个试试!别怪我不留情面!”说罢甩开她的脸决绝的走开了。
常贵人从未见过如此冰冷骇人的方梓卿,心里确实惊吓到了,半响才回过神,缓缓的流下了眼泪,咬牙切齿道,“方梓卿……呵呵,我等着!”擦擦眼泪拂袖而去。
暗处目睹了这一切的淑妃,嘴角微微一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