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五、太后生辰宴
十五、太后生辰宴



更新日期:2013-08-07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自那日与方梓卿见面后已隔三日,每每想起与他拥吻的场景,心中不免掀起无数涟漪。皇太后的生辰渐近,心想着到那时见到方梓卿,我将会以皇帝妃子的身份见到他,那时,我的身份他已然明了,我和他之间或许没有了秘密,但是否能像现在这般相处的愉悦却不得而知。想到这里,心里不免繁乱。
   这时,喜儿打断了我的思绪,“娘娘,后日便是皇太后的生辰庆典,您可有何礼物献上?”
   是啊,皇太后生辰,身为妃子,礼物是必不可少的。挑选礼物不难,可这个礼物是否合老祖宗的心意却是个难题……
“喜儿,你说,赠予太后老佛爷普通的礼物肯定不可以……”
“娘娘不若在这礼物心意上花个心思。让平凡的东西在娘娘手里变得与众不同。”
我点头称赞,花心思,我心中有了些想法……
两日后,太后的生辰便至。
    酉时,内外王、公、台吉等身着朝服集太和门前,文武各官集午门,台阶上的月台铺一张黄幔,将金器陈列在黄幔上,皇帝的仪仗队擎着青幔缓缓入场,设诸席。鸿胪寺官引百官入,理藩院官引外藩王公入。不久,帝及太后御太和殿,就座,“中和韶乐”奏起,王大臣坐入殿内,文三品、武二品以上官就坐于台阶上的月台,缓缓的放下青幔,文武百官磕一个头,就坐。宴席开始。
  傅宰相站起来举杯为皇后贺寿,“日落西夕良辰至,举杯同醉皆幸事。臣等恭祝皇太后万寿无疆。”
“傅爱卿有礼了,是故风雨时节,五谷丰登,社稷安宁。在座的百官功不可没,哀家敬各位一杯。”说罢,皇太后掩袖举杯。
众位大臣举杯说道,“多谢太后。”
大将军李潇道,“此乃太后厚福庇佑,皇上登基乃天命所归。臣等只是略尽臣子之道。”
“李将军谦虚了,而今天下太平,百姓安居乐业,和众爱卿也密不可分。然而,让朕唯一感到愧对于万万民众的便是那莱西国的屡屡犯境……”皇上忧心忡忡的说。
“臣认为,皇上,此事必先以攻取胜。方能保天下太平。”李将军言。
傅宰相言,“臣以为,攻不若智取。强攻不看眼下我国形势必不可……”
皇上摆摆手打断他们,“今日是太后生辰,战事朝前再议。望众爱卿多为国效力。”
“臣遵命,臣等必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众大臣齐声道。
皇上、皇太后以及众大臣举杯饮进。宴会开始,众妃嫔入席。
    首先进来的便是怀有身孕的淑妃,—曳地望仙裙引人注目, 裙上用细如胎发的金银丝线绣成攒枝千叶海棠和栖枝飞莺,刺绣处缀上千万颗真珠,与金银丝线相映生辉、贵不可言。头上配有鎏金穿花戏珠步摇,显得贵气逼人。列位妃嫔依次入席,舜华居妃子最后入席,一袭蝶戏水仙裙衫清新脱俗,裙摆缀有碎珠流苏如星光闪烁,光艳如流霞,透着繁迷的皇家贵气。臂上挽迤着丈许来长的烟罗紫轻绡,用金镶玉跳脱牢牢固住。一支玉石翡翠步摇斜倚在云鬓,衬得皮肤雪白,一双明眸目光流转,那份清新中透着几许妖娆,遮了一片薄薄的面纱,显得格外神秘而富有风情。
宴会开始。
    几曲歌舞之后,各位嫔妃便为皇太后献上各自的礼物。淑妃最先上前,“臣妾恭祝太后老佛爷福如东海,寿比南山。今日便送上一件孔雀氅,愿老佛爷喜爱。”淑妃说完,台下皆寂静,都望向了她手中的衣裳。
   孔雀氅,说是氅,实则尚有衣裙。据闻,一套皆是以孔雀初生细羽捻入天蚕冰丝织成,间又杂以极细赤金丝。叠领,广袖,裙摆有十幅宽,后拖一袭曳地大氅。织绣精妙,几殆鬼工。色泽肌理,皆与真正的孔雀羽毛别无二致。光线下角度转侧,有不同光彩。衣上罥以银泥,饰以明珰,缀以七宝。腰间束以四指宽的辟尘苍珮流苏绦。大氅展开,便是完整的一副雀尾屏;蜀锦向来被赞誉“贝锦斐成,濯色江波”,更何况是金错绣绉的蜀锦,蜀中女子百人绣三年方得一匹,那样奢华珍贵,一寸之价可以一斗金比之。
“淑儿这件礼物着实让哀家开了眼了,呵呵,哀家很是欢喜。”太后笑着冲淑妃说。
“太后欢喜便好。淑儿还怕这件衣服不合太后心意呢。”
“淑妃选的礼物朕看着都颇为心动,看来淑妃很是下了心思啊。”皇上称赞道。
 “淑儿怀有龙种,自是多加休养。今日这礼物又费了不少心思,朕着实有些心疼。”皇上接着安慰道。
“多谢皇上挂心。”淑妃娇嗔道,一脸娇媚的看向皇上。
    接着端妃献上了松柏常青的盆景,静妃献上了烧蓝镶金花细,容妃将一副大好山河的插屏献与太后。接着便是我上前献礼。
    我缓步向前,向太后和皇上行礼后说道,“今日逢太后五十大寿,正所谓,庭帏长驻三春景海屋平分百岁筹,婺宿腾辉百龄半度天星焕彩五福骈臻。臣妾便将幻彩天星的织锦赠予太后,以贺太后生辰。”说罢,便将织锦献上。
“这织锦有何讲究?”皇太后问道。
“传说天上的仙女日夜织锦,朝为锦云,晨为栖霞,当人们仰望漫天的流光溢彩时,惊叹于织锦像云霞一样美丽。臣妾便将织锦比喻太后,容颜永驻。”我笑着答道。
皇太后听后赞赏的点点头。
“柔妃的礼物颇为独具匠心啊。只是柔妃今日为何蒙着一层面纱?”皇上不解的问道。
“臣妾今日面部略感不适,虽不严重,但面貌稍有些瑕疵,不便以本貌示人,怕污了皇上和皇太后的圣眼。”我解释道。
“柔妃体弱,应多多注意休养。”皇上关切道。
我福了福身,“多谢太后,皇上关心。”准备回去就坐。
这时,淑妃上前说道:“素问柔妃德艺双馨,而今正逢皇太后寿辰,妹妹何不献舞一曲,为太后助兴?”
   我听后心里一惊,这淑妃明摆是和我过不去,而今当着皇上、皇太后和众位大臣的面,我必不能驳她,无奈之下只能点头道:“舜华才艺不佳,望不污凤眼。今日便为太后跳一曲扇舞丹青助兴。烦请乐师演奏一曲《高山流水》。”说罢,手持一把扇水墨团扇缓步走至舞台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