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十、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断藕丝长。’
十、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断藕丝长。’



更新日期:2013-08-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一进正厅,福禄就跑过来说,“娘娘,您回来了。”
“福禄,慌慌张张的找本宫何事?”
“宫里发下来的月例,这是册子,请娘娘过目。”我接过册子,瞧着上面的东西,觉得都妥当便交给了福禄。
“还有一事,奴才恭喜娘娘。”
“内务府新进了一个块上好的翡翠,清澈透明,那“水头”是极好的。皇上就吩咐给娘娘制了玉石翡翠步摇。奴才给娘娘搁在桌子上了。”
    我打开放在桌上的盒子,映入眼帘的是一支约两指长的步摇,钗体玉色通透,簪身上雕有一瓣瓣绽放的莲花纹络,层层叠叠,做工很是细腻。钗头则以金玉制成千瓣莲状,莲心下垂有串珠,长长蔓延,上悬有颗颗金叶。凝神看着,精致的让人叹服。
“皇上可还说什么?”
“皇上吩咐说,今日可能不能陪娘娘了,说明日午膳要来咱清漪园用。”
 “你可知道皇上最近在为何事繁忙?”
  “主子,奴才听说边疆战事繁忙,对于出战莱西国大臣们以傅宰相和李将军为首分成两派,各执己见……这前朝的事,咱这后宫也没法干涉……”福禄搔搔头。
  “好了,知道了。”心想着皇上最近为战事繁忙,朝前,爹爹和李将军各成一派,这后宫,淑妃身为李将军之女,必将处处找我麻烦。哎……轻叹了口气。
   忽然闻着房里散发出淡淡的清香,深吸一口气,“嗯……,福禄,这是宫里新进的熏香吗?以前没闻过呢。”味道芬芳又掺有一丝清新。我不禁又深深吸了几口气。心情舒畅了几分。
“回娘娘,这是内务局分发到各个宫。具体的小的也不知道。今儿是小庆子运来的月例,要不我叫小庆子来问问?”
“算了,太麻烦了。不必了。辛苦你了,先下去吧。”我示意福禄下去。
“元清,你帮我拿些针线过来。”
“娘娘是要缝制东西?”
我抿嘴点点头,“皇上对我如此厚爱,我想为皇上做个香囊。”
“皇上要是知道娘娘的这份心,也会很高兴的。”元清笑着去拿东西。
不知过了多久,一抬头,天色已悄然变暗。
“喜儿,现在什么时辰了。”
“现在已是酉时,娘娘该用晚膳了。”
“原来这么久了。喜儿,我们去玉昭楼吧。”说罢,站起来,却突感全身乏力,头晕目眩。
“娘娘,小心。”喜儿顺势搀住我,将我扶到榻上休息。连忙询问,“娘娘,还好吧,要不要请太医。”
“许是坐太久了吧。不碍事的。”我安慰喜儿。押了口茶便和喜儿去玉昭楼。
   晚膳也没有什么胃口,便只喝了一碗粥。看着时辰差不多了,便告知元清要一个人出去散散心,拿着玉笛出了清漪园。
   缓步来到了天一园的依悠洲,环顾四周,环境清幽寂静,并未有任何人的踪迹。心想,可能是来早了。倚着旁边的柳树,折下一根枝条,闲来无事,便编了一个手镯,套在手上。正在欣赏着寂静月色的时候,突然想起来,昨日方梓卿说要站在湖畔的石头上叫他的名字他便出现。走至湖畔的大石头下,爬到石头上,环顾了一下四周,低声的喊着,“方梓卿,方梓卿……”唤了几声之后,还未见人影。心里不自觉的有几分失落,深呼吸一口,低声安慰自己,“许是忘了吧……”便准备回去。
  刚刚没走几步,便被一块石头打中了背部,痛的我一弯腰,“嘶……好痛。”
“还知道痛啊?我以为你笨的都忘了痛了。”
  不用想就知道是谁,“方梓卿,你来了为何不出来?难道你没看出来我在等你吗?”
   方梓卿慢悠悠的走过来,手上把玩着一块石头。“我不只来了,而且我比你早来了。说等,也是我等你。”说罢一脸戏弄的看着我。
“你这是什么意思?又是逗我?我不跟你玩了……”说罢拂袖离去。
“呵呵……你还记得我昨日离去时怎么告诉你的吗?”
“在湖畔石头旁喊方梓卿……”
“还有什么?”
  我轻轻敲了一下脑袋,“呃……还有大帅哥……”。
“刚刚的大帅哥呢?呵呵……”
  我转过身,便看到方梓卿笑的一脸公害的妖孽样。我走过去,撇撇嘴,“下次记得了……”
“不会忘了?”方梓卿反诘道。
我点点头。方梓卿一脸质疑的挑挑眉。
“把昨天给你的笛子给我。”我递给他。
    随即,音符随着微微的清风拨动我一根根神经,心为之一颤。优雅的旋律在耳边蔓延开来,声音盘旋而上,升上那有着星空与皎月的深空里,和着飘逸的云丝曼舞。世间的喧嚣在这一瞬间消散幻化,如抵天上的圣境。
一曲过后,我却久久不能回神。
“今日这曲如何?”
“此曲悠扬而起,清脆与静谧相绕,衬着夜色,倚叠萦绕。伴有点点眷恋与丝丝相思之苦。好不醉人……”我缓缓的说道。
    他将笛子递给我,我凭着点滴的记忆,再次回陷音乐的仙境……笛声悠远,散扬在这四月的柳絮中,方梓卿和着我笛声,轻启朱唇,“满城烟水月微茫,人倚兰舟唱。常记相逢若耶上,隔三湘,碧云望断空惆怅。美人笑道:‘莲花相似,情断藕丝长。’”
一曲毕,我俩相视会心一笑。
   我坐在草地上,凝视着方梓卿缓缓的说,“金垆焚宝烟,瑶琴鸣素弦,无非是流水高山调,和那堆风积雪篇。”随即笑着对他说,“刚刚那词是写给你心上人的吧?”
  方梓卿躺下来,摸摸我的发鬓,笑而不语……
  彼此沉默了半晌,“小姑娘,怎么称呼你?”
“你……称我舜华便是。”
“舜华,舜华。木槿花。朝开暮落,但每一次凋谢都是为了下一次更绚烂地开放。温柔的坚持……小舜华的名字倒是有意思。”
  “看来你也不是金玉其外 ,败絮其中。”
  “怎么?小舜华是在暗示我风流倜傥,学识渊博咯?”
  我撇撇嘴,表示很无语。
“最近可能没法来教小舜华了,在下事务繁忙啊……”说罢伸了个懒腰。
“咦……说的好像我很闲,我也很忙。很忙很忙的……哼”我傲娇的冲他挑了下眉。
“哟,那我们家小舜华在忙什么?”
“我可是日理万机……忙的很……”
“日理万机?呵呵……”方梓卿敲了下我的头。
   夜很静,风很凉,湖波荡漾……我却涌上几丝困意。临走前,方梓卿拿走了我编的柳叶手环,说是当作玉笛的回礼。道了告辞,我便回宫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