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请 登录注册
当前位置:雨枫轩> 原创长篇小说 > 青春|言情 > 古装言情小说 > 一舜倾华 > 第一卷 > 八、笛声依约悠洲里
八、笛声依约悠洲里



更新日期:2013-08-06 + 放大字体 | - 减小字体 本书总浏览量:
“皇上,皇上……奴才有急事禀报皇上。”门外的太监的呼声扰乱了这幅唯美的画面。
“朕说了,今晚谁也不见。天塌下来了也别来烦朕!”昊天显然是被这个不速之客惹生气了。
“皇上……这……淑妃娘娘说她身体不适,要您过去看看……”
“朕又不是太医,身体不适来找朕有何用?”昊天松开我,打开门,冲门口跪着报信的太监吼道, “你回去告诉淑妃,今晚朕留宿清漪园。让她有病看病,没事别来烦朕!”
“皇上,奴婢是淑妃娘娘的贴身侍女,淑妃娘娘的确是身子不适,从今傍晚就嚷着腹痛,现在痛的都下不来床,皇上,您就去看看娘娘吧!”婢女拼命磕头祈求皇上。
   看到这场景,我也于心不忍,便劝昊天,“皇上,您就去看看淑妃娘娘吧。怕是她身子不适,即便叫了太医,没皇上您在身边,淑妃娘娘的心也不会踏实的。”
  昊天拉着我的手,不舍的说,“这……舜华。朕去去就回。等着朕,你若累了便歇息。”说罢,带着一群人往淑妃住的长乐宫方向走去。
   看到皇上的身影消失,我手扶着门栏,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想平复一下,心却还仍旧砰砰乱跳。是爱……说实话,昊天,我真的被你这两个字打动了。可是,你说的爱,是唯一,还是在后宫嫔妃平分之后剩下的?我真的分不清了……
   元清看人散去后,走过来给我披上一件外衣,“娘娘,入夜了,您快回去吧,外面凉。”
“元清,我想出去走走。吩咐下去,不用跟着了。我想一个人静静。”
“娘娘,皇上吩咐了,让您等着他,要是皇上回来,您……”元清担忧的问。
“皇上……今晚想必是不会回来了……”语气平淡。心,却痛了一下。
   从清漪园偏院出来,沿着小路一直走。抬头看着天上的月亮,前一刻还觉得圆月皎洁明亮,可此刻,却有几分凄清冷寂之感。心想着,不禁紧了紧身上的外衣。
    正在我思量的时刻,忽然听到旁边的园子传出几缕笛音。心想着,元清也没告诉我旁边的天一园有妃子居住,莫非是有其他人住在这了吗?
    带着疑问,我走入了天一园。顺着笛音,来到了依悠洲内的伊影阁。隔着浅浅的湖水,看到了坐在依悠洲湖畔吹笛的人。那人仿佛没有意识到有来客,依旧自顾自得吹着。也罢,依悠洲的风景秀美,不如借着月夜,坐在伊影阁,听听小曲也不错……
    笛声顺着微风,传入我的耳中。不得不叹服,这笛声简直是天籁,如此悠远,如此动听,在这周围清寂的环境中显得格外令人心神向往之。闭上眼睛,仿佛置身于美丽的梦境,让我沉醉。悠扬飘荡、绵延回响。萦绕着无限的遐思,缓缓地飞升、飘远……
    在我听得如痴如醉时,笛声却戛然而止。我睁开眼探寻究竟,却见吹笛人早已站在伊影阁门槛处。
 “夜半时刻出来偷听人吹笛子,这可不是什么好习惯……”吹笛人打趣的说。
 “我……是路过。”说罢,挑开珠帘,却撞上了一双明媚的双眸,一袭白袍,若仙人一般,让人心生敬畏。仿若世间在此刻定格一般,心也停止了跳动。多年之后,每每想起这番景象,仍旧如此心悸,当然这是后话了。
   “哦?只是路过?你是哪里当差的宫女?这么晚了不回去,不怕你家主子怪罪你?不过……”一挑丹凤眼,将我打量了一番,“瞧着你这身装扮,怕是那宫的娘娘吧?”
    被他猜中的我稍微有些局促,却依旧矢口否认,“我只是来宫中探亲的。”
“哪个园子的娘娘?据我所知,这西园只有两位娘娘…而且,这两位娘娘都没有姐妹……”他握着笛子,一步步走向了我。直至将我逼迫到阁中的一角。
 “反正我不会是坏人。”我狡辩道。
“喂,你靠这么近干嘛。”我急忙推住他越靠越进的身体。
“呵呵,没做亏心事,你心虚什么?”他笑着放开我,拿笛子敲了下我的头。
“痛……”我不满的白了他一眼,“我还没问你,半夜三更,夜闯西园。怎么说这里是嫔妃居住之地。你就不怕被人抓住,给你定个对嫔妃意图不轨的罪名?”
“我若怕便不来此地了……”他慢慢的往草地走,悠然的躺在草地上。“相逢不如偶遇,小姑娘,你不过来吗?”半晌,看我没动静,撑起上半身,打趣道,“难道你是害怕了?”
“我……才不怕你。”我走过去躺在他旁边。两个人静静的躺在草地上,看着天上的繁星点点。不知为何,心是从未有过的平静。
“你刚刚吹的笛子很好听。静夜的笛声,却是来自敞开的心扉……”我幽幽的冲他说。
“想学吗?”没等我回答便又吹奏了一遍刚刚的曲子。
一曲完毕,我仍沉浸在这曼妙的笛声中。
“学会了吗?”说罢就将笛子交到我的手中。
   我拿过笛子,想着刚刚吹奏的旋律,将依稀记住的吹了出来。一曲毕,心里自知技不如人,便将笛子递还给他。
 “还不错。这笛子送给你了。”
  听他说完,我愣住了。手放在我和他之间,伸也不是,收也不是……
  “我不喜欢用别人用过的东西……所以,送你了。”
  “你这话,几个意思?”我语气有些气愤。
  他愣愣的看了我一眼,扑哧一笑,“呵呵,逗你的。”他笑着看着我。
  我瞪了他一眼,起身想走。
 “明天我教你另一首曲子。”他悠然的说道。
 我看着躺在草地上的他,问“你怎么确定我一定回来?”
 他笑而不语。我冲他吐了下舌头,转身离开。刚刚没走几步,便被他拉住,一下子按倒在草地上。
 “你想干嘛?”我冲他喊道。
他按住我的嘴,“嘘,不想被发现就别说话。”
    不远处,查夜的禁卫军正从这边走过。“报告队长,这里一切正常。”禁卫军队长点点头,带着人往清漪园的方向走去。直至没了人影,他便放开了我。
   我连忙推开他,大喘了几口气,“你不是……不怕吗?”
 “那是唬小姑娘的话。”
 “哦。”我点点头。忽然反应过来,“你刚刚逗我玩?!”
 “呵呵……不然呢?”他笑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转身离开。
 “喂……”我叫住他。
“怎么?舍不得我走吗?”
“……明天我怎么找你?”
“这样……嗯……你明天站到那里,”他指着湖畔的一块大石头。挑了下眉毛接着说,“然后大喊三声,方梓卿大帅哥~,我就出现了。”
 我白了他一眼,转身就走了。
  接着后方传来方梓卿用无限风骚的声音喊道,“呵呵,明天见哦~小姑娘。”
  正如我所料,那夜,皇上并未回清漪园,留宿长乐宫。